深度 逃犯條例

專訪朱凱廸:利用黑社會成為鎮壓機器會成為香港常態嗎?

「關鍵不是黑社會存不存在,而是你除不除草,如果香港的警察都壓不住,那就死定了。」


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2019年8月初在立法會接受端傳媒訪問。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2019年8月初在立法會接受端傳媒訪問。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最近十分警惕。他故意脫離固定的作息和出入時間,不返回原本的住所,借用朋友的車,在夜晚的香港街頭打起十二分精神,留意身邊人的一動一靜。

不過防不勝防———朋友的車才開了幾天,一條WhatsApp信息發來,報出他車牌的準確號碼。

這是2019年8月的香港,恐懼和警惕快速滲入日常。拐點自7月21日夜晚開始,大批涉黑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附近無差別襲擊路人,有人被打得頭破血流,多人受傷,兩輪襲擊中,警察不知所終,而影片拍到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和白衣人握手道謝。兩天之後,何君堯宣布自己家墳被毀,網絡謠言傳出:是長期在元朗鄉村深耕的朱凱廸派助手毀壞何君堯家墳。

2019年7月27日,元朗西邊圍村外,示威者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
2019年7月27日,元朗西邊圍村外,示威者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攝:林振東/端傳媒

8月1日,朱凱廸召開記者會,公開自己收到四條死亡威脅信息:何君堯直接在臉書上讓朱選擇「生路」或「不生路」;有信息說江湖「暗花」要抓朱的助手;也有朱相熟的鄉士人士和政府人士告誡他,江湖上已有暗花,找一個身患絕症的人暗殺他等。一切只是開端,元朗襲擊事件之後,過去一個月,在北角、荃灣、將軍澳等地,來歷不明的紅衣人、藍衣人和白衣人用棍、鐵通甚至刀襲擊途人、黑衣人,甚至記者,而警方繼續消極執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界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