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梁俊彥:這些年,激進何君堯如何收編元朗鄉事力量

這些義和團式操作,能否催谷民情、並將其轉化為激進建制派選票,挽救何君堯選情?


2019年6月30日,何君堯在金鐘添馬公園發起撐警集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30日,何君堯在金鐘添馬公園發起撐警集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7月21日晚上在元朗西鐵站發生白衣人向市民作出無差別攻擊,事件震驚全港,輿論以「恐怖襲擊」形容事件。事後,元朗區議員黃偉賢表示,這次事件涉及元朗六鄉,包括屏山、十八鄉、八鄉、廈村、新田、錦田,加上屯門鄉共7條鄉,參與行動的白衣人大都有黑幫背景;而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拍到與白衣人握手打氣,被認為有介入事件嫌疑,事發當晚他更在個人FB專頁作直播,大讚鄉紳行動有備而戰,「做得好」,形容他們只是「鞏固原居民陣地」和「保家衛族」;此外,警方當晚表現被指有故意放水;更有跡象顯示,事件涉及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

值得注意的是,事件發生翌日,建制派、鄉議局、由建制派與鄉事派主導的元朗區議會,都陸續針對當晚事件或是針對727元朗遊行有過表態,而這些記者會上均未見何君堯參與。更耐人尋味的是,鄉議局與元朗區議會的表態,比如元朗區議會主席沈豪傑呼籲,應該和平、理性地進行示威及表達訴求,又呼籲鄉民保持克制。而鄉議局主席三日內兩次對傳媒表示,對元朗的暴力襲擊不知情、責成元朗六鄉勸村民不要出街等,與白衣人劃清界線之意更為明顯。(註1)

除卻事後姿態仍然強硬的元朗六鄉,這些態度上的細微分別足以印證,目前元朗鄉事派內部有不同陣營的分佈:一邊是想要「息事寧人」的,包括劉業強、侯志強、梁福元等鄉議局主流派,以及元朗區議會主席沈豪傑等;另一邊是721闖下大禍收不了場的元朗六鄉領袖及與之連結的幫會。

要明白中聯辦、六鄉鄉黑、何君堯的權力結構,要從過去八年,何君堯如何依賴中聯辦走進立法會開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梁俊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