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馬嶽:「反送中」風暴─目中無人,制度失信,殘局難挽

特區政府自製完美風暴,不少死因有跡可尋,而集中一次大爆發,造成的破壞難以收復。特區管治已成難以挽救的殘局。


2019年6月16日,民陣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大遊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6日,民陣發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反送中」大遊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成為震驚全球的社會運動,令香港繼雨傘運動後在全球運動的史冊上再記一章。特區政府自製完美風暴,不少死因有跡可尋,而集中一次大爆發,造成的破壞難以收復。特區管治已成難以挽救的殘局。

我會用四點總結整個風暴:一、鴕鳥政策;二、目中無人;三、制度失信;四、世代崩裂。

真的鴕鳥

「鴕鳥」一度是個關鍵詞:特首林鄭月娥說過往廿多年香港都沒有處理引渡,是做了鴕鳥。

由200萬人上街至今天,特區政府還沒有承認自己是錯的,只說執行有問題,國內喉舌的基調仍是法例本身沒有問題。這倒是貫徹始終的,整件事的致命傷,就是特區政府不肯承認很多在香港以至國際社會都確認的事實。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馬嶽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