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權傾天下從當選村長開始?解構香港村代表選舉

香港村代表選舉左右27名當然區議員、1名立法會議員,以及26名特首選委的產生;原居民村長擁有簽發丁屋的生殺大權。這些權力,卻源自漏洞百出的選舉制度,以及不透明的鄉事架構。


作為全港投票率最高的選舉,村代表選舉表面上只是「新界鄉村人」的事,實際上卻左右全港27個當然區議員、1個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以及26個特首選委的產生。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作為全港投票率最高的選舉,村代表選舉表面上只是「新界鄉村人」的事,實際上卻左右全港27個當然區議員、1個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以及26個特首選委的產生。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海下,一個位於香港東北角落,以水質清澈而聞名的地方,有一個曾在英國皇家空軍駕駛戰鬥機、現為國泰資深機師的「鬼佬」(外國人)—— David Newbery。今年,他將第四度在村代表選舉挑戰當地原居民,角逐村長一職。

作為全港投票率最高(通常6成以上)的選舉,村代表選舉卻鮮有出現在公眾視野。直至去年年底,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村代表被指「隱晦支持港獨是港人選項」而喪失參選資格,「選村長」一詞頓時成了搜尋關鍵字。不過,朱凱廸原來提倡的鄉事改革願景,卻被這件DQ事件遮蓋得無影無縱。

這個村長選舉,表面上只是「新界鄉村人」的事,實際上卻左右全港27個當然區議員、1個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以及26個特首選委的產生。劉皇發、何君堯、侯志強、梁福元等響噹噹的人馬,也不過是從一個小小的村長做起。若作為「原居民村長」,更可操核實原居民身份、簽發丁屋的生殺大權。

提起鄉事選舉,很多人馬上聯想起丁屋政策,更把選舉視為非原居民挑戰原居民權益的舞台。不過,Newbery 反對的並不是丁權:「我條村曾有三個原居民申請建丁屋,我覺得沒有問題,我完全支持,這是他們應得的。」去年,Newbery 與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區議員司馬文等人推出了《綠色鄉村約章》,希望推動村選民主改革。對他們來說,設計漏洞百出的鄉郊選舉,加上整個毫不透明卻掌握重大權力的鄉事架構,才是他們心中需要撼動的制度。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界 香港政治 丁屋 香港村代表選舉 原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