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2018沒有新聞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Tautou,回應《專訪社會學家李靜君:在非洲,中國是全知全能的「殖民者」嗎?》

怎麼我看下來,感覺只是:李教授在用一種很高級的方式再為中國/中國政府洗白?

1.現在民間或學界說中國“殖民”非洲,指的肯定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百年帝國殖民,而是在說一種新型殖民吧,利用國家資本在國家策略下的統一擴張,在非洲、一帶一路地區換取核心資源和政治、文化上的影響力;

2.李教授一邊說不能簡單說中國殖民,但她舉的例子,實際上不能消除殖民的陰影,例如她也承認,中國的國家資本追求的並不僅僅是錢方面的利益,它要的是另一個國家的礦產資源和政治、文化,甚至高層政治上的影響力;

3.李教授也說,私有資本和國家資本本質不同,如果只是中國老百姓自己去非洲、去一帶一路國家做生意謀生,那不過是人口和資本的自然流動,他國不會擔憂和反感,中國也不會被人家說成是殖民。

2. CollinsLatin,回應《白信:「定於一尊」的麻煩,與難產的中共四中全會》

裏面提到三十週年,我忽然想到,如果當年死在廣場上的人能活下來,也許他們現在孫輩都有了,他們的父母都抱上重孫了。而現在,他們的父母只能孤苦老去,如果是失獨家庭,晚景會更淒涼。不論死的是學生,是市民,還是解放軍,都是中國人,都是悲劇。每次想到白髮人送黑髮人都挺難過的。

前兩天袁木去世,他的名字也成了敏感詞,不能在微博上檢索,哎。

3. 塔森,回應《中國敘事在西方: 站在閉環外喊話的人》

同意亞裔——或更狹隘一點——中國人的 cultural underrepresented 需要被重視和改善(其實作者不知為何,在有意無意間已把「中國」和「亞裔」畫上等號),但現今中國敘事更大的挑戰恐怕是如何擺脫中國政府主導的敘事(尤其經過這年國際上一輪衝突,加上多年外宣,世界上許多人對中國政府版的中國敘事並不陌生)。

當中國政府主導的資本進入好萊塢,首先要求的是電影裡不可出現長城被爆破的場景,對於在西方或全世界做好中國敘事這件事,恐怕只帶來置臉面於藝術之上的負面印象。事實上,臉面高於藝術一直是中國政府對內對外的一貫原則,且已滲透到當今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艾未未在西方算是個有份量的「中國敘事」吧?但有多少中國人視其為叛徒、漢奸?

現在的中國藝術家,無論海內或海外,要如何代表這樣已經扭曲的文化發聲,如何擺脫中國政府領導的中國敘事,恐怕才是比引起西方受眾注意更艱難的問題。

4. 範鏘楠,回應《許章潤: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兼論啟動第四波「改革開放」》

老調重彈在大陸具有特別的意義,因為我們至今面對的問題,無不來自久遠的過去,簡而言之,現代化之前,我們能夠談論的只有現代化。後現代主義者沉醉於消解價值,並認為自己進入了一個新時代,但當他們睜開眼,所要面對的,還是現代性的問題。

5. 哎呀小姐,回應《鴻毛或泰山?蘇啟誠之死,無處顯影的真相》

台灣外交這麼難,到底怎麼難,要看前線的故事才能明白,端在這個話題上寫過不少的故事,都很值得一看。記者在努力的,除了讓大家看清楚事情的脈絡之外,也在重現這些鮮活的故事。這是人啊,活生生的人啊,不是網絡上的虛擬形象,不是我們從碎片的新聞資訊中得到的籠統感知,不是 poker face 走在大街上的原子化個人。我們在充滿道德感地、在鍵盤上空口辯論之時,可否也分配下精力,在咫尺文字間體會一個人的一生呢?

6. fanfanrat、Sunsung,回應《改革開放2.0=數字威權走出去?》

fanfanrat:互聯網這樣一個為了更民主和更自由的世界而誕生的工具,是不是會把全人類帶到相反的方向去呢?這個問題恐怕更值得民主世界的同學們深思:畢竟所有的賽博朋客小說都已經很清晰的表達過這樣的恐懼了。我個人的看法是,未來的社會學圖景恐怕是很黯淡的:啟蒙時代的光明會被侵蝕,因為人類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民主政治需要的理性思維和按規則辯論的能力,而把權力交給情緒和短篇閲讀,對被不知不覺中被植入的思想深信不疑。批判淪為空談,深刻淪為裝逼,共產主義可能也就實現了吧。

Sunsung:缺乏有效的權力制衡,反腐敗永遠處於「人治」狀態,沒有「法治」的保障,就好似一家人,父親偷了東西要指望兒子去舉報。就似朱鎔基一百口棺材這樣的豪言,也抵擋不了周永康徐才厚這樣後背人才,單靠某些領導者的個人意志,腐敗只會重滔覆轍。

7. memo、beesiege、Cosmonau,回應圓桌話題《瑞典首個「女性專屬」音樂節被裁定歧視,你認同這項裁決嗎?》

memo:所謂「針不扎到肉不知道痛」,只有當普通男性被激進派歧視以後,才能體會少數派的感受。而瑞典比很多地方都先進的地方,就是它的反歧視已經制度化,被歧視的不論是普通人還是少數派,它都能進行裁定。

beesiege:所謂「針不扎到肉不知道痛」這種說法是單純地宣泄(很爽),將所有順性別男性視為潛在性侵犯不應該被視為理解力底下而是一種宣言,虛擬一種順性別男與其他非順性別男人類分開的世界。不說這種想法在支持性別平權人士內部的分歧(非代表硬核直男幸災樂禍),普普通通中庸想法的人生也只是無語吧。

上來就說別人女權表或其他的男性也該好歹知道女權從來不是鐵板一塊吧,除了暴露自己一貫性別歧視嘴臉與理解力底下的得意。

Cosmonau:歷史以來受到不公平對待的群體進行抗爭無非兩種方法:非暴力不合作和暴力對抗。非暴力不合作的前提是不合作。若是連不合作都不讓,難道受到不公平對待的群體就只能噤聲嗎?

8. 月亮假花與芒果,回應《2018年中國發生的那些大新聞,後來怎麼樣了?》

2018沒有新聞。

修憲。疫苗不合格,三聚氰胺十週年。非洲豬瘟,通過中間國進口高價大豆。沈夢雨和岳昕等學生失蹤數月,進步學生在北大校內被毆打綁架,學生馬會建立被阻撓。碳九泄露,虹鱒魚合法變成三文魚。各網絡公司大幅裁員,電商法即將施行,海關撬開每一個人的行李嚴查代購。政府向演藝行業追繳重税,並要求付滯納金。北京持續驅趕低端人口,菜市與花市不斷消失。塗鴉少年有罪而殺母少年無罪。遊戲版本號停止發放,天一因出版成人文學被判十年半。集中營的受害者被分期分批運往內地以躲避外媒耳目。半桶水「科學家」製造了轉基因嬰兒,然後他本人也消失無蹤。廣州女律師被警察暴力羞辱,該事件的目擊者被拘留。年輕的女報案者被警察膝蓋鎖喉,之後由警方控制其微博聲稱「受到了教育,狀況穩定」。年輕女性被變態糾纏多次報警無效被燒死在車中。85歲老人因上訪至今被關押得不到醫治,年輕農民上訪無門陷入絕望而無差別殺人。

2018沒有新聞。不,只有孟晚舟的新聞我還在等着,等着文明來揭開魔鬼面具的一角。

9. Adam_S,回應《2018年中國發生的那些大新聞,後來怎麼樣了?》

2018年,最令我震動的新聞,是大陸政府對媒體的全面封殺與控制,刪文、封號、抓人...其實這不止發生在2018,只是覺得2018年最嚴厲。

端的這篇文章中很多的事件,本來是可以由很多人跟蹤報導,但幾乎都成為了「敏感詞」,再也不會出現在網絡中。

可以說大陸政府從統治者的角度是明智的,封殺政治話題,只允許那些無關痛癢對自己毫無威脅的言論存在。民眾被培養成餵養什麼就吃什麼的豬,任由鐮刀的宰割。

誰該關心事件的後續?吃最大的瓜,喝最鮮的血。快點遺忘,不要記起。否則,老大哥在看着你。

10. 咸鱼姬,回應《2018年中國發生的那些大新聞,後來怎麼樣了?》

年初,根本大法憲法被幾乎全票通過輕鬆修改,法律界人士皆噤若寒蟬;年尾,一條20年前的惡法讓小說寫手面臨10年牢獄之災,紅色「沙里亞法」擁護者們紛紛叫囂十年不冤無期活該。竊鉤者誅竊國者侯,莫過於此。

這一年,買東西可能買到新疆集中營里被強迫勞動的人所製作的廉價產品,可能買到被碳九污染後的海產乾貨,也可能注射到完全無效的狂犬病疫苗。局域網里有人問集中營是指什麼事,也有人問劉曉波是誰。墻內什麼都有,就是再沒有找到網店替我代購港台版本的書籍。

這一年,剪輯基因的“科學家”全身而退,無辜女嬰卻生死未卜;華為公主的人權被官媒高度關注,墻內女性地位再倒退3位卻無人問津;年輕男星被戴上娘炮帽子口誅筆伐,戰狼則在細數哪些明星沒有在微博里說一點都不能少。港珠澳大橋沒有刻上工傷工亡者名字,卻唱起了基建狂魔的頌歌。建制派一家獨大,民主派窮途末路,墻內霧霾依舊繚繞,香港終歸走向沉寂。

這一年,墻內確實沒有新聞,有的只是宣傳和404、失蹤。有很多事件不明不白,唯獨明白這不是抗爭前的序曲,也不是黎明前的黑暗。長夜漫漫,且不知明天何時會來。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