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2018年中國發生的那些大新聞,後來怎麼樣了?

2018年,最令你震動或難忘的新聞是什麼?哪些新聞走向最出乎意料?你最想知道哪些新聞事件的後續?


一名富士康工人在以深圳高廈為背景的廣告板前。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一名富士康工人在以深圳高廈為背景的廣告板前。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8年是顛簸的一年。從年初燃起的MeToo運動,到貫穿全年的中美貿易戰;從令人揪心的65萬支不合規疫苗,到震驚全球的基因編輯嬰兒;從損失慘重的逾百萬P2P「難友」,到因偷稅被罰9億的女星范冰冰;在廣東,想籌建工會的佳士工人被強力鎮壓;在新疆,人數或達百萬的穆斯林被送進「再教育營」。也有令人欣慰的消息,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結束八年軟禁,到德國展開了新的人生。

因為嚴苛的新聞審查和大陸獨有的輿論環境,很多新聞有始無終,尚來不及細究緣由,便悄然退出了讀者的視野。忙碌著第一時間發稿的新聞編輯部亦要面對這樣的局面。於是,在年末回顧時,我們想要繼續發問:那些新聞,後來怎麼樣了?

2018年尾,端傳媒為讀者梳理了十餘條發生在中國內地的重大新聞事件,它們關乎公眾利益,也關於每個普通人的生活。在這一年當中,它們有著不同於人們想像的走向或結局。

請關注端傳媒,讓新聞有回聲。

#MeToo運動的火,燒到了「體制」這面牆

【新聞回顧】自2017年10月美國女演員Alyssa Milano在Twitter上使用「#MeToo」一詞,來鼓勵性騷擾或性侵受害者說出自己的遭遇之後,#MeToo運動正式開始並席捲全球。2018年,中國也開始了「米兔」運動。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陳小武被指控開始,截至目前,中國已有超過三十六例#MeToo案件,被指控者包括公益人鄧飛、媒體人章文、央視主持人朱軍、北京龍泉寺住持學誠法師、京東CEO劉強東等知名人士。

2018年,女性說出「我也是」的聲音此起彼伏,像一場連環式的爆炸,焰火從全國各大高校,直轟到公益界、媒體界,甚至宗教領域。越來越多的受害者站了出來,而#MeToo運動的去中心化、網絡曝光的特質,也在公眾輿論場引起熱烈爭議。

截至目前,在已爆出的三十多例案件中,有四名被舉報者遭到懲罰或實質上的影響。其中,學者沈陽因被懷疑二十年前性侵學生一事,被南京大學停職,並被上海師範大學終止其校外兼職教師聘任協議;學者張鵬因五名學生實名舉報性騷擾和性侵,被中山大學停止教學安排,但目前其作為教授仍未被除名;學者周斌因被舉報猥褻、性侵,被南昌大學免除職務;龍泉寺學誠法師因被兩名弟子實名代為舉報性侵,而辭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職,並被免去其在中國政協的職務。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生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性騷擾。翌日,女權主義者張累累發起「萬人致信母校」行動,呼籲高校畢業生或在讀學生向母校發出公開信——要求大學建立反性騷擾機制。圖為2018年1月17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名女學生在一個教室裏。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生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性騷擾。翌日,女權主義者張累累發起「萬人致信母校」行動,呼籲高校畢業生或在讀學生向母校發出公開信——要求大學建立反性騷擾機制。圖為2018年1月17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名女學生在一個教室裏。攝: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法律通常是舉報人和被舉報者雙方捍衛自己權利的武器。其中,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首席項目官周非起訴舉報人名譽侵權案,2018年12月14日在北京開庭,這是#MeToo運動在中國開庭的首例案件。此外,因在2018年8月代朋友發布《邓飛,沒有女生是你的「免費午餐」》指邓飛性侵犯女生未遂一文,媒體人鄒思聰被邓飛起訴名譽侵權,鄒思聰已應訴,目前等待開庭。

朱軍案最受關注。2018年9月,因舉報四年前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舉報人弦子和她的朋友麥燒(均為網名)被朱軍以名譽權糾紛為名起訴,弦子亦起訴朱軍猥褻。兩案均已進入法律程序。其中,朱軍涉性侵一案於10月25日在法院交換證據,但朱軍未現身。弦子的代理律師對端傳媒稱,尚無後續進展,他們仍在等待法院通知。

在中國特色的政治環境之中,#MeToo運動不可避免地與公民運動、言論審查等政治因素糾纏在一起。許多被舉報者在國家機關任要職,或與權力關聯密切。舉報人則需要面對刪帖、約談、封號……

有關弦子和麥燒的媒體訪問曾被刪除,此外,還有不少媒體平台因發布與#MeToo相關的文章而被封號,譬如性別平權媒體「女權之聲」和青年資訊平台「土逗公社」。另外,因涉及宗教事務,對龍泉寺學誠法師的指控被全網刪除,並不再被媒體公開提及。

2018年12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共晉晚餐,會晤超過兩小時。
2018年12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共晉晚餐,會晤超過兩小時。攝: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中國對美貿易順差擴大,但貿易戰只是兩國霸權戰爭的前奏?

【新聞回顧】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對中國價值600億美元商品征收關稅,以「懲罰中國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中國商務部很快反擊——向128種美國進口商品征稅,包括美國向中國出口最多的大豆。2000年,美國時任總統比爾·克林頓簽署了美國國會通過的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法案;2001年,中國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此後十多年裏,美國企業一直對中國的關稅壁壘、投資限制、強制技術轉移等做法頗多怨言,特朗普上任后,表示要「展開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談判以讓工作和工業重返美國」。雙方幾次談判未果後,美國啟動了301調查,以確定中國在技術轉移、知識產權及創新等領域是否不合理,以及對美國商業造成負擔,並於3月22日公佈結果。

4月16日,美國宣佈,禁止中國電信設備商中興通訊從美國市場購買零部件,為期7年,理由是中興違反美國制裁禁令、向伊朗等國出口產品,

轉機出現在5月17日至18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代表團赴美協商貿易爭端,由特朗普接見。19日,中美在華盛頓發表《中美貿易磋商聯合聲明》。隨後,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對媒體表示,美國將暫緩對中國征收關稅。6月5日,美國取消了針對中興的禁令。

但7月6日,特朗普再次對中國價值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關稅。中國旋即決定對美國部分進口商品加征關稅。此後雙方不斷「擦槍走火」:中國對數類美國化工企業征收反傾銷稅、美國發禁令限制民用核技術輸出中國……

端傳媒追蹤了被貿易戰「瞄準」的中國醫療器械製造業,儘管目前影響尚未彰顯,但整個行業從技術到產業鏈對美國嚴重依賴。

關於中美貿易戰的「導火索」之一,美國副總統邁克 · 彭斯10月8日的講話或可概括。彭斯指,中國迅速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很大程度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而中國卻採取關税、貨幣操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竊等手段,犧牲美國利益。他認為,中國正通過「中國製造2025計劃」控制全球90%的最先進行業,包括機器人技術、生物技術和人工智能,以佔據21世紀經濟制高點。

應對美方的「指責」,中國官方也做出了相應調整和讓步。據《金融時報》報道,官方6月曾下令媒體停止提及「中國製造2025」。7月,新華社發表習近平呼籲中國發展核心科技領域的報道,也未見「中國製造2025」的字樣。中國還宣布計劃減少或取消金融服務和汽車業的外資股比限制,並放寬了外國製藥公司的市場準入。

12月1日,習近平與特朗普在G20峰會上達成共識——舉行為期90日的談判,並在談判期內暫停新增貿易措施——這被視為貿易戰的轉折點。繼中國宣佈2019年前3個月暫停對美產汽車加稅後,美國宣佈推遲對中國2000億美元產品征收懲罰性關稅,從原定的2019年1月1日改為3月2日午夜12時零一分。

這一「和諧」景象並未持續太久。12月6日,華為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的消息曝光。加拿大應美國要求扣留孟晚舟時,正是12月1日。如今,這位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商的CFO正面臨被引渡美國的可能性。評論家們認為,華為事件揭露了中美貿易戰的深層次原因——美方擔心世界頭號技術超級大國的地位終將被中國趕超。

從單一數據來看,中國似乎正在「贏得」這場貿易戰。據中國海關數據,中國1至10月對美貿易順差1.69萬億元,擴大11.5%。其中,對美國出口2.56萬億元,增長8.7%;自美國進口8733.8億元,增長3.7%。

但高盛11月26日發佈的報告預測,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會在2019年上半年浮現,預計會影響經濟增長約0.4個百分點,加上大陸內部經濟因素,明年中國GDP成長將進一步放慢至6.2%,創20年來最低。

12月中,大陸多家國有企業訂購逾150萬噸美國大豆(中國此前對美國大豆加徵25%報復性關税的措施仍在實施),並在接下來的一周進行了第二輪採購。這些交易證明,中國正在兌現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承諾,這是習特會達成休戰協定的一部分。

距離休戰協議的截止日期還剩不到70天,中美之間還會有哪些新的互動?但正如蒂莫西 · 阿什為《金融時報》撰文指出,貿易只是美中霸權戰爭的一條前線,雙方有可能達成短期協議,但在很多領域都將面臨長期競爭甚至衝突。

天津「海河英才」計劃,引進人才、促進經濟發展。最低門檻是40歲以下和本科學歷。申請人不需要在天津有工作、有房子或繳納社會保險,只要拿着身份證、學歷學位證書就可以直接落戶。
天津「海河英才」計劃,引進人才、促進經濟發展。最低門檻是40歲以下和本科學歷。申請人不需要在天津有工作、有房子或繳納社會保險,只要拿着身份證、學歷學位證書就可以直接落戶。攝:Nicolas Asfourl/AFP/Getty Images

「人才爭奪戰」,新一線城市引進人才初顯成效

【新聞回顧】2018年,中國各大城市先後發起「人才爭奪戰」,以爭奪菁英人才。其中以西安、武漢、南京、天津、成都等新一線城市出台的人才引進政策最為矚目,送錢、送樓、送戶口,甚至有大學生零門檻落戶政策,實施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從五年前開始,中國就開始遭遇年輕勞動人口的「斷崖式萎縮」,有學者指出,為對抗經濟增長緩慢、老齡化趨勢加重等問題,「人才爭奪戰」會愈演愈烈,但更像是一場「零和博弈」——持續地培養人才、留住人才,才是最重要的事。

「人才爭奪戰」已持續半年之久,不少中國城市已经處在人口快速增長的階段。

根據獵聘大數據研究院在2018年的統計,長沙、西安、杭州這三個城市的人才淨流入比率已經超過9%,是「最大贏家」,成都、鄭州緊隨其後,分別為8.23%和7.7%。而北京、上海的人才流入在「人才爭奪戰」之後開始下降,分別下降了1.47%和1.13%。可以推斷,一部分人才從北上廣流入新一線城市。

例如西安,憑藉「史上最寬鬆的戶籍政策」在2018年引進66.5萬人,其中因學歷落戶的人才占到66%(統計數字截至2018年11月),從北京、上海來到西安的人才占比最高。目前西安的戶籍人口數已達到982萬,接近千萬。西安從2008年喊出「打造千萬人口國際化大都市」的口號,終有望在十年後實現。此外,杭州、鄭州也被指即將在2019年突破千萬人口大關。

中文媒體《新京報》評論認為,成渝、關中及中原、長江中游、山東半島等城市群進步神速。在「人才爭奪戰」中表現突出的成都、西安、鄭州等新一線城市,均處於這幾個城市群之中。

但引進人才之後,如何提供更多的就業機遇和更好的公共服務,仍是嚴峻挑戰。據《獵聘2018二季度大數據報告:搶人大戰中的人才紅利熱點及流向》的統計,北上廣深的就業機遇主要來自互聯網、機器製造和金融,而杭州、西安、長沙等城市為外來人才提供的就業崗位多集中在房地產和服務外包。

而受經濟低迷的影響,新一線城市的工作崗位有驟減之勢。據財新網報導,在2018年4月至9月間,中國內地的人力資源服務商「前程無憂」上的招聘廣告由285萬條減少至83萬條,消失的招聘廣告主要有68%都來自成都、長沙、南京等新一線或二線城市。這篇報導刊登幾小時後即被刪除。

「人才爭奪戰」的下半場,越打越難。

中國大陸國家稅務總局調查後證實影星范冰冰逃稅數億元人民幣,決定向范冰冰一方追收稅款及罰款合共8.83億元人民幣。隨着新華社公布消息,「失蹤」近四個月的范冰冰今天亦在微博發表公開信,稱完全接受稅務機關所作的處罰決定,並向公眾致歉。
中國大陸國家稅務總局調查後證實影星范冰冰逃稅數億元人民幣,決定向范冰冰一方追收稅款及罰款合共8.83億元人民幣。隨着新華社公布消息,「失蹤」近四個月的范冰冰今天亦在微博發表公開信,稱完全接受稅務機關所作的處罰決定,並向公眾致歉。攝:VCG via Getty Images

范冰冰逃稅被罰9億免刑責,掀演藝圈稅務風波

【新聞回顧】2018年5月,內地女星范冰冰被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曝光她曾經簽訂「陰陽合同」,隨後,中國國家稅務總局公開表示展開調查。至2018年10月,內地官媒新華社報導,范冰冰以拆分合同的方式偷逃個人稅款,其擔任法人的企業偷稅漏稅。江蘇省稅務局對范冰冰及其擔任法人的企業追繳稅款、滯納金和罰款共計近9億人民幣,其中罰款約6億元。按現行法律,若范冰冰如期繳清,則不會被追究刑事責任。之後,范冰冰在微博發布道歉信,她在微博上擁有6300萬粉絲。

范冰冰逃稅一事在演藝圈掀起軒然大波。中國國家稅務總局隨即開始規範影視行業稅收秩序的工作,稱在2018年12月31日前自查自糾並到主管稅務機關補繳稅款的影視企業及相關從業人員,將免於行政處罰,不予罰款,否則將依法依規嚴肅問責或追究法律責任。明星、導演、編劇及演藝經紀公司等,均在此次「稅務風暴」的目標之列。

2018年末,演藝圈補稅進入倒計時階段。一份名為《橫店工作室會議內容》的文件在網上瘋傳,文件稱,「需按照2016年至2018年三年總收入的70%(最少)按個人勞務計算稅款,需補繳費用和滯納金」,「總體來說,補繳稅款按照工作室總收入的20%左右計算」。同時,傳有17名藝人被稅務部門約談,其中包括因《戰狼》而爆紅的明星吳京。

雖然無論是文件或是約談,都未被官方證實。但包括導演高群書、王兵在內的數名影視從業人員,公開表示不要「一刀切」。

2018年,中國娛樂影視業發展蓬勃。電影票房已接560億人民幣(統計數字截至2018年11月),網絡視頻用戶超6億,短視頻月活人數超5億。影視劇《延禧攻略》、《如懿傳》等在亞洲地區熱播,《創造101》、《偶像練習生》、《奇葩說》等綜藝節目亦吸引千萬粉絲。

過去,為振興經濟,橫店影視城所在的東陽市及江蘇無錫市、新疆霍爾果斯等地,均由地方政府提供豐厚的稅收優惠政策,吸引不少明星前來註冊演藝工作室。以東陽市為例,影視文化企業可享專項基金獎勵十年,前兩年的企業營業稅等按100%獎勵,幾乎等於前兩年免稅。但一度傳言,此次補稅方式要將之前所享受的稅收優惠一併歸還,令從業人員分外恐慌,認為「寒冬」將至。

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凱在2018年末發表演講稱,在稅收和內容監管等不確定因素下,影視公司會「蜷縮著不敢在內容的研發和製作商大體量投入」,「貓著過冬」。他做出預測:未來12個月會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公司退出或基本退出影視業。

11月29日,中國電視劇編劇委員會會長劉和平表示與國家稅務總局的領導溝通交流,「關於這三年補繳應納稅款未納稅款對編劇行業已明確答覆,按2002年國稅字52號文件繳納16%稅款,未足16%補足即可。」並稱,「國家對影視行業扶植政策不會變」。截至目前,針對明星、導演等影視從業人員的補繳稅款計算方式仍未出台。

中國電視劇編劇委員會副會長汪海林在接受中文媒體訪問時曾表示,「我認為國家稅總(即稅務總局)是嚴謹的」,「新的個稅法大家都應該關注一下,這是面向全民的稅法,只是影視行業最先執行了」。

2018年8月6日北京,P2P上訪者被警察和保安趕出公園,並帶上公共汽車。
2018年8月6日北京,P2P上訪者被警察和保安趕出公園,並帶上公共汽車。攝: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P2P成交額回溫,仍將有大量平台退出

【新聞回顧】6月起,中國大陸P2P網絡借貸平台大量爆雷。據《華夏時報》報道,48天內,超過133家爆雷,涉及金額逾3000億(人民幣,下同)。受波及用戶超百萬,他們少則損失數萬、多則上百萬。這些「金融難民」湧入杭州、北京、上海等城市報案、上訪,卻遭遇警方維穩。網友在推特上評論:「個體對個體」(Peer-to-Peer) 平台最終轉為「警察對人民」(Police-to-People)平台。

端傳媒梳理了爆雷潮的原因:在「去槓桿」的背景下,企業融資難度加大,需求流向P2P,一些未能如期發展的企業不能按時還款,觸發P2P平台資金鏈斷裂。另一方面,長期真空的監管導致整個行業無序發展,埋下重重「雷點」。

8月,監管部門發佈通知,要求各地對P2P平台開展合規檢查。整個檢查應於12月底前完成。預計會有大量P2P平台退出。目前,已有至少7個省市下發了退出指引文件。

爆雷潮後的P2P行業在震蕩中繼續前行。據「網貸之家」數據,截至2018年11月,全年出現問題平台2578家,11月新增21家。於此同時,經歷連續下跌後,P2P行業成交額在11月終於出現環比增長8.98%。

而數以百萬計的金融難民,依然在維權路上艱難跋涉,屢遭暴力維穩。有人不堪重負自殺,有人在維權過程中被捕、被警察上門騷擾。

大陸問題兒童疫苗引發民怨沸騰,值得擔心的是, 一些家長因為擔心疫苗質量而放棄為幼兒接種必要的疫苗。圖為2018年7月26日,一名兒童在中國安徽東部淮北一家醫院接種疫苗。
大陸問題兒童疫苗引發民怨沸騰,值得擔心的是, 一些家長因為擔心疫苗質量而放棄為幼兒接種必要的疫苗。圖為2018年7月26日,一名兒童在中國安徽東部淮北一家醫院接種疫苗。攝:Imagine China

問題疫苗企業被罰91億後,今冬流感疫苗產量十年最低

【新聞回顧】7月21日,自媒體人「獸爺」在微信公眾號發表《疫苗之王》,梳理了三位疫苗生產企業「大佬」不光彩的發家史,牽出此前兩個批次、65萬多支兒童疫苗被發現不合標一事,更令人憤慨的是——官方在發佈公告九個月後,依舊未公佈疫苗的生產記錄和召回情況。儘管很快遭遇全網刪稿,《疫苗之王》依舊掀起了罕見的關注和憤慨。端傳媒整理發現,中國大陸在近十幾年裏發生過多起問題疫苗事件

總理李克強在第二天表態,要徹查所有疫苗生產和銷售流程。第四天,涉事企業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長生生物」)董事長高俊芳等15人被捕。第五天,之前遲遲未公佈的問題疫苗流向全部查明。這件醜聞導致七名涉案的省部級官員被問責。長生生物被吊銷藥品生產許可證,並處以91億元人民幣罰款——創下中國對藥企罰款的最高紀錄。

中國對疫苗的監管亦趨向嚴格。據內地媒體《人物》騰訊棱鏡報道,截止11月中,獲得上市許可的流感疫苗數量僅為2017年的一半左右,疫苗產量為10年最低水平。除卻曾佔據15%市場的長生生物外,幾家流感疫苗主要生產企業也因各種原因「斷供」,造成市場嚴重短缺。

問題疫苗曝光後,內地掀起赴港注射疫苗的熱潮,相關攻略更是火遍各類母嬰論壇。今冬內地流感疫苗出現緊缺後,亦有不少家長帶孩子去香港接種,據大公網報道,有診所的內地客人比去年增長3成左右。這導致香港疫苗供應緊張,據《人物》報道,如今去香港打疫苗,也需至少提前一周預訂。

佳士工運團隊的成員合照。
佳士工運團隊的成員合照。圖:岳昕Twitter

佳士工運後,相關工人和學生仍然下落不明

【新聞回顧】2018年7月,上市公司深圳佳士科技的員工要求自主籌建合法工會,卻遭資方、上級工會和警察打壓,30名工友與声援者被拘捕。北京大學2018屆本科畢業生岳昕等人公開發表《北大学生就「深圳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包括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多所大學的師生紛紛聯署聲援,不少學生前往深圳支持。8月中旬,聲援團的核心成員、26歲的中山大學統計系碩士畢業生沈夢雨遭不明人士帶走,之後,逾50名工友及聲援團成員,包括岳昕均被警方帶走扣查。

2018年8月末,深圳警方強力鎮壓了佳士工運。同時,官媒發表調查報告,將佳士工運定性為「境外勢力」干預下的結果,並點名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和香港勞工團體「勞動力」。

之後,馬克思主義在大陸幾乎成為「禁忌」之詞。因牽涉佳士工運一事,北京大學和南京大學等高校的馬克思主義社團都不被獲准註冊。許多位於廣東的勞工組織,都不再公開提及他們在教授工友馬克思主義方面等內容,或自行將此類內容從互聯網上刪去。

10月,美國康奈爾大學因中國人民大學懲罰參與聲援佳士工運的學生,壓制言論和學術自由,宣布中斷雙方學術合作關係。康奈爾大學「工業及勞工關係學院」國際項目主任弗萊德曼表示,人民大學不讓談論勞工問題,令雙方的合作研究無法進行下去;外國大學應當重新評估與中國大學的合作情況。

11月,諾姆·喬姆斯基、約翰·羅默等30多名左派學者共同呼籲抵制在中國舉辦的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喬姆斯基稱世界各地的左派學者都應該加入抵制此類大會和活動的行列;羅默則發表聲明,相關行為暴露出中國政治領導層是假馬克思主義者。

直至2018年末,多名工人被捕,參與運動的學生被軟禁和監視,其中沈夢雨和岳昕均已失蹤超三個月,還有多名學生在北京大學的校園內遭到黑衣人毆打或帶走。但佳士工人的最初訴求——組織工會、提高工作待遇和條件等,依然未得到解決。

2018年7月10日,劉霞在芬蘭赫爾辛基機場。
2018年7月10日,劉霞在芬蘭赫爾辛基機場。攝:Jussi Nukari/Lehtikuva/AFP/Getty Images

劉霞結束八年軟禁,赴德開始新生活

【新聞回顧】刘霞是著名中国异见人士、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刘晓波的遗孀。她是詩人、畫家和攝影師,並一直支持、陪伴丈夫的行動。2010年劉曉波獲諾獎之後,劉霞就一直處於軟禁之中,行動範圍僅限於她在北京的公寓,並在這期間患上抑鬱症。2018年7月10日,在劉曉波因肝癌逝世近一年之後,劉霞乘坐芬蘭航空抵達柏林。中國外交部稱,劉霞是「按自己意願出國治療」。她的弟弟劉暉未能同行。

根據當地媒體援引德國政府發言人的聲明,劉霞已經獲得在德國的居留許可,不需要再申請政治庇護,可以不受限制地在德國生活和工作。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安德森再次邀請劉霞,希望她能親自到挪威奧斯陸代表丈夫劉曉波領取諾貝爾和平獎。

2018年9月26日,劉霞與作家朋友廖亦武一起美國紐約出席由哈維爾圖書館基金會舉辦的座談會,並在會上談及劉曉波。期間,她多次抹淚,並感謝所有幫助過她和劉曉波的人。這是劉霞離開中國後首次在公開場合露面及發言。

居住在美國的異見作家余杰和家人也前往紐約,與闊別近9年的劉霞見面,並一同前往普林斯頓拜訪歷史學者余英時。余杰向傳媒轉述,劉霞說「可能明年來台灣辦攝影展」。

滴滴是中國最大的網約車平台,2017年完成74.3億次出行服務。
滴滴是中國最大的網約車平台,2017年完成74.3億次出行服務。圖:Imagine China

兩名乘客接連遇害後,滴滴強推全程錄音

【新聞回顧】8月24日,浙江省樂清市一名20歲女乘客在乘坐滴滴順風車時遇害。據媒體披露,乘客向朋友發送「救命」訊息後失聯,親友旋即向滴滴客服反映情況,遲遲得不到回應;親友報警後,警方兩次向客服索要嫌疑人信息遭拒。在案發前一天,嫌疑人被另一位乘客投訴,也沒有得到及時回復。

僅僅3個月前,河南鄭州一位21歲的女性空乘人員同樣在乘坐滴滴順風車時被司機殺害。滴滴順風車平台當時宣佈停業整改一周,但這些整改並未能阻止悲劇再次方式。

8月27日,滴滴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於全國範圍下線順風車服務,同時免去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黃潔莉、客服副總裁黃金紅的職位。順風車每日訂單數占滴滴平台總訂單數的8%,曾被黃潔莉定義為「一個非常有未來感、非常sexy的場景」。

9月8日,滴滴推出整改措施,對乘車全程開啟錄音功能。乘客必須授權同意錄音,才能正常使用滴滴各類服務。每次行程,司機端會自動開啟錄音,並實時、加密上傳至滴滴服務器,車主和乘客均無法下載或播放。據滴滴介紹,錄音會保存7天,若無糾紛將自動刪除。

此舉引發大眾對隱私的擔憂。有評論指出,錄音和保護乘客生命安全並沒有必然的邏輯聯繫,而滴滴在上線錄音功能時也沒有給予乘客應有的選擇權。

滴滴是中國最大的網約車平台,2017年完成74.3億次出行服務。有乘客說:「如果滴滴有權錄取並分析每年70億次行程中的錄音,那麼滴滴將是最強大的輿情分析公司、情報分析公司、以及語音處理公司。光想想都不寒而慄。」

12月18日,滴滴針對11月28日交通部安全檢查,推出27項整改方案,包括在未完成隱患整改前將繼續無限期下線順風車,並去除順風車社交功能。

2014年7月31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武警在一間清真寺附近巡邏。
2014年7月31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武警在一間清真寺附近巡邏。攝:Getty Images

中國政府回應新疆「再教育營」:是「培訓機構」,能清除恐怖主義的土壤

【新聞回顧】8月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審議中國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報告,美籍委員、人權律師蓋伊·麥克杜格爾(Gay McDougall)指出,據可靠情報,中國涉嫌將百萬名維吾爾族穆斯林,送到秘密「政治再教育營」扣留,以打擊當局所謂的「宗教極端主義」。8月30日,委員會公布報告,呼籲北京終止在沒有合法指控、審判和定罪的情況下進行拘留。

早在報告發佈前,各大國際媒體和人權組織已陸續披露再教育營相關信息,引發國際社會猛烈批評。綜合各平台信息:再教育營於2014年開始推行;2016年,原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調任新疆一把手後,再教育營得到強化並於2017年達到建設高潮。新疆先後增募3萬多名警察,全境設立7300個安全檢查站。總部位於美國的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稱,新疆用於保安有關的建設費用在2017年增加了200億人民幣,增幅213%。

如今身居海外的維吾爾人接受BBC採訪時表示,他們曾被拘禁於再教育營,在裏面必須會唱共產黨的歌曲,還要凖確地背出法律條文,否則就會被打。其中一名男子說,2015年他因為被警察發現他的手機裏有一張披面紗的女人照片而被拘禁。端傳媒亦曾撰文細述高壓下的新疆,包括高校要求學生上繳護照,有專人檢查手機、電腦內容等。

10月17日,對相關指控否認一年多的中國官方打破沉默,由官方喉舌新華社發佈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的專訪,重點介紹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機構」:「學員們」通過集中培訓、寄宿學習、實踐培養等形式進行免費培訓,考核達標後頒發結業證書。培訓內容包括中國通用語言文字、法律和職業技能。雪克來提·扎克爾說,這些機構可以“從根本上消除滋生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環境和土壤,將暴恐運動消除在未發之前。”

2018年11月6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在日內瓦對中國的人權狀況進行的第三輪普遍定期審議會議上,再次表達了官方對「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機構」的肯定:「設立教育機構就是要通過教育、幫助少數受極端主義侵蝕和影響的人,擺脱恐怖和極端思想,早日回歸社會」。

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科學家賀建奎。
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科學家賀建奎。攝:Mark Schiefelbein/AP

創造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後,賀建奎「失蹤」了

【新聞回顧】11月26日,人民網發佈《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宣布,他的團隊將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類受精卵並植入母親子宮,「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消息公佈後,國內外學界圍繞實驗涉及的倫理、安全問題發出廣泛質疑和譴責。許多科學家指出,有更簡單的方法可以保護新生嬰兒不從受感染的父母身上感染HIV病毒。人民網迅速刪去了此前報導,《人民日報》之後的社評則對賀建奎進行了嚴厲批評。

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資料顯示,實驗實施負責單位是南方科技大學,主辦單位和實驗地點均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莆田系醫院之一),經費來自深圳市科技創新自由探索項目。但事發後,三方均否認與這項研究有關。

11月28日,賀建奎在香港第二屆基因編輯國際峰會上稱,對「基因編輯嬰兒」這項醫學上的突破感到自豪。端傳媒對事件進行了跟進報道,分析了倫理議題及監管短板。

此後,賀建奎再未露面,亦未按之前承諾公佈有關實驗的原始數據。

11月29日,中國科技部要求暫停賀建奎的科研活動,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取消了賀建奎第十五屆「中國青年科技獎」參評資格。

12月17日,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宣布,由於賀未提供相關數據,加之未回覆倫理審查知情同意過程、研究設計、經費來源等方面的質詢,決定駁回其補註冊申請,從11月30日起,該實驗的進行狀態更新為「中止或暫停」。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由世界衞生組織(WHO)管理,屬非牟利學術機構,於2004年被政府指定,代表中國參加WHO國際臨床試驗註冊平台。按學術研究慣例,在該平台上註冊,是研究人員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臨床研究文章的基本條件之一。

12月18日,《自然》(Nature)公佈了2018年度十大科學人物,賀建奎入選,被稱為「基因編輯流氓」(CRISPR rogue)。

實習記者 何璐瑤 楊冰清 對本文亦有貢獻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