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協議 深度 中梵協議

聖座下,揮不去的斷交陰影——專訪前駐教廷大使杜筑生

杜筑生推測,一旦雙方對主教任命達成協議,就是從對話進入「談判建交」階段了。他又說:「這之間有很長的過程,也許十年二十年。」


2004年,杜筑生出任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隔年便遇上蘇達諾上述的「大使館晚上可搬北京」事件,「關係上的轉變」彷彿旦夕就要發生。 攝:蕭茜晴/端傳媒
2004年,杜筑生出任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隔年便遇上蘇達諾上述的「大使館晚上可搬北京」事件,「關係上的轉變」彷彿旦夕就要發生。 攝:蕭茜晴/端傳媒

編者按:教廷於9月22日宣布與中國政府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堪稱北京和梵蒂岡雙邊關係的重大突破。儘管台灣國安、外交官員屢次對外表示,梵蒂岡在與北京交涉過程中,曾再三保證談判不涉及對中華民國的邦交問題。台灣政府內部也評估認為,主教任命協議簽署後,對台梵邦交並不會有立即性的影響。但台、梵外交關係的前景,仍然因為這一紙主教任命協議,再度引發各方關注。

教廷是中華民國在歐洲唯一具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兩位前任總統陳水扁、馬英九都曾藉出席教廷活動,走上國際舞台。如若教廷邦交不保,對台灣的外交將又是一記重擊。前外交部次長杜筑生曾於2004到2008年(陳水扁任內與馬英九上任初期)擔任駐教廷大使,日前他接受端傳媒專訪,回憶派駐教廷期間親歷的兩岸外交戰。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時間退回20年前,1999年2月,時任教廷國務卿蘇達諾(Cardinal Angelo Sodano)樞機主教出席義大利駐教廷大使館的一場酒會,媒體問及教廷與中國建交議題,他語出驚人:「教廷駐華大使館,只要可能,不必等到明天,今晚就可以遷往北京。」

2005年10月,蘇達諾在主持宗座額我略大學(Pontifical Gregorian University)利瑪竇中心開幕典禮時,再度被媒體問及與中國建交進展。當時他答:「我說過很多次,如果我們和北京接觸,我們在台灣的代辦就會到北京去,不是第二天早上去,是當天晚上就去。」不少媒體將此視為教廷「隨時可以捨台投中」的徵兆。

但歷史,並不只是簡單的重複。1970年代,杜筑生剛進入外交部、負責教廷相關業務,資深同事提醒:「要小心,別在你處理教廷業務的時候發生『關係上的轉變』。」2004年,杜筑生出任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隔年便遇上蘇達諾上述的「大使館晚上可搬北京」事件,「關係上的轉變」彷彿旦夕就要發生。杜筑生急著拜會蘇達諾,希望證實這段談話的背景與內容,卻得到國務卿辦公室回應:國務卿很忙,安排一週後見面。

梵蒂岡聖彼得廣場。
梵蒂岡聖彼得廣場。攝:Jeff J Mitchell/Getty Image

「豈能再等七天!」急得想闖國務院,同時得守住外交禮節的杜筑生,洗漱時習慣一邊聽義大利文廣播,當日從廣播中得知蘇達諾一早要前往教堂主持彌撒,立刻記下教堂名稱,帶上一名大使館人員,兩人就守在那座教堂門口。蘇達諾主持完彌撒,才步出教堂,便不可避免地撞上杜筑生。杜筑生說明了來訪緣由,蘇達諾答覆:「杜大使啊,我昨天說:『如果中國大陸人民可以享受宗教自由的話,我們如果早上達成協議,大使館不要等到第二天,就可以遷到北京去。』大使,我請問你,中國大陸人民什麼時候可以享受宗教自由啊?」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梵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