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觀 深度 生死無盡

生死無盡:舞圈裏的秩序

台十一線的美,令人屏息,也令人心痛。記得那首模範青年的林班歌嗎?「第一個不要喝酒,第二個不要抽香菸......」這是被迫流浪的族人唱著不斷加諸在自身身上的標籤。


 攝影:林振東
攝影:林振東

【編者按】「生死無盡」系列文章延續「端」的生死觀專欄。園地作者群筆下的故事,呈現了你我或許熟悉、或許陌生,關於生老病死的場景。藉由不同敘事者所陳述的觀點、反思和批判,在有盡的生命篇幅裏,尋索無盡的意義光譜。

夏日時分,都市裏的原住民聚落紛紛舉辦各樣聚會,甚至是聯合祭典。對東海岸的原住民聚落,近一點的在花東市區,遠一點的則移民至台灣北部或西岸,甚至遠洋漂流,最後在都會裏建立新的聚落。載歌載舞之際,不免流露幾分鄉愁。半世紀以來的離散,其實是一篇篇的奮鬥史。付出勞力,也付出健康。走訪部落之際,往往聽聞原住民朋友「被酒打敗」的嘆息,為了思索這個難題,不禁啟程走訪各地原鄉。

位在秀姑巒溪口的港口部落(Makotaay),成為我駐足流連的一站。此地,百年多前曾歷經清兵「開山撫番」而幾近滅族的大港口事件。直至這個世紀初,當地族人仍為了石梯坪耕地,與東管處(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爆發抗爭。如今小村落看似恢復平靜,然而每一年的豐年祭(Ilisin),依舊為海岸線平添幾分熱鬧。

港口部落升階儀式,是每年夏季沿著東海岸、隨著小米的收成逐一展開豐年祭中,能保有相對完整的儀式細節並具備地方特色的祭儀。阿美族導演馬躍比吼曾經以紀錄片記錄這四年一次的升階儀式(註一),那些在廣場上揮汗舞動的青年,如今已是成熟的壯年。

升階儀式在午夜展開,由長老率領族人舉酒杯向天祈福開始,分屬不同階層的男性族人手勾著手圍起了大圈,以極有默契的舞步與歌聲,一邊跳著一邊唱和。旁觀者無法想像,那個腳步是如何知道要同時輕輕挪移或是奮力躍起,更無法參透那些反覆的吟唱與呼喊中,究竟如何帶動一組一組的旋律變化,像對話般的接應唱和。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生死觀 生死無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