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七一,變幻的香港

自己香港自己修:裝修師傅想跟你談談民主

「社會是很不公平,但我可以怎麼辦?我們一介草民,怎麼和政府對抗?」三年來,「維修香港」義務服務許多基層家庭,裝修師傅專注工作時,義工詢問住戶的生活難處,普及政策漏洞,嘗試為住戶登記做選民,他們相信,民主從溝通開始。


「維修香港」是一支特殊的社區維修隊,每周四,維修隊伍會分隊上樓為街坊義務維修家室,恆常參與者有十、二十多人,往來重訪的不計其數。這天琛師父和文浩到一幢天台屋修理冷氣。 攝:林振東/端傳媒
「維修香港」是一支特殊的社區維修隊,每周四,維修隊伍會分隊上樓為街坊義務維修家室,恆常參與者有十、二十多人,往來重訪的不計其數。這天琛師父和文浩到一幢天台屋修理冷氣。 攝:林振東/端傳媒

裝修師傅松哥,每周四傍晚下班後,風塵僕僕趕到香港舊區土瓜灣,在茶餐廳填飽飢腸後,便趕去會合一支社區維修隊伍的夥伴,一起上樓為街坊義務維修家室;任務完成後,再拖著疲憊的身體,乘夜返回深港邊境的家。

這支特殊的社區維修隊名叫「維修香港」,其中和松哥一樣的義務裝修師傅,共有10多名。逢周四傍晚,一群師傅和探訪義工各自分隊出發上樓,或挨家挨戶洗樓叩門。年月如一,風雨無改。修的是廁所、水喉、電器、門窗,也是互助精神和民主參與。

這一室伙伴,萍聚於三年前。

「雨傘運動差不多完結時,我們問:係咪咁就完啦(是不是這樣就完啦)?」師傅大梁道。2014年12月11日,「It's just the beginning」的橫幅在金鐘被拆除,持續79天的佔領運動被迫散場。離場前夕,數個參與者每晚在金鐘「煲底」(立法會大樓對出有蓋位置)聚首,構想完結後的開始;有人提出,要把民主理念栽植到佔領區之外,必須「落區」----逐戶拍門,正面對話。傘運始時,已有年輕人試行,然而門閉的多,門開的少,因此他們另闢蹊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九七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