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深度

中國電影青年圖鑑:在這工業中快樂與迷茫

如何確保創作自由?是否應該努力進入主流?身為獨立電影人難以定論的得失與悲喜


中國電影青年圖鑑 圖:Victoria Jin / 端傳媒
中國電影青年圖鑑 圖:Victoria Jin / 端傳媒

「是不是電影學院畢業的一點也不重要,我來這裏讀書是因為命運安排而已。胡波也是電影學院畢業的,我不認識他。但是我覺得這個行業就是這樣,他的選擇,可能也是命運使然。我周圍的人都想要拍商業片,我和他們沒有共同話題。如果拍片子,我只能是自己找錢。」——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北京電影學院在讀生

陳堯的紀錄片至今也沒有拍好,他一直在等一個合適的節點。

「你看過《災難藝術家》吧,也許我們都和那個電影一樣,繼續堅持拍出來的東西也是個災難。」陳堯自嘲道。

兩年前剛認識陳堯時,我們在台北參加文藝復興夏令營,是同一組的夥伴。他擔任副攝影和錄音師剛剛參與完趙亮《悲兮魔獸》的拍攝,開始籌備自己第一部紀錄片,也在考慮申請一些相關的基金。

趙亮《悲兮魔獸》劇照。
趙亮《悲兮魔獸》劇照。網上圖片

陳堯是北京人,大學畢業在電視台做了兩年紀錄片去了栗憲庭電影學校(以下簡稱「栗電」)學習,他在那裏結識了一批好朋友,這讓他決定把他們的經歷拍成一部紀錄片。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