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不簡單的試題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zteng,回應圓桌話題《中國高考作文題被指政治化:「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你會怎麼寫?》

@常常66: 對。我想說的也是這個。這種命題就是在獨木橋上再給你釘上鐵絲網,非讓你把自己的心靈扭曲了,扭曲成對於價值判斷零感覺,一切以最急功近利的所謂「客觀」來像一個排字機一樣碼完一篇符合標準的東西。看起來只是幾十分鐘。但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就是這樣的輕輕的擰巴,一分一毫地把人訓練成那種「成熟」的人,那種自動識得大局的人,那種目標「明確」、對一切心靈的悸動都可以熟練地用一句「這就是現實」平復下來。最終就成了「社會需要的人」。大洋對岸的教育並非完美,但是對於「赤子之心」的呵護,不可謂不用心。最近行動起來的高中生只是這個大背景下應對特殊情況的一個必然出現的現象。我一直認為這種沒被扭曲的心靈才是社會(全世界,非僅限於某行政區域)最寶貴的資源。恭喜這位同學,這份噁心真的很寶貴。

2. 狗尾巴草,回應圓桌話題《中國高考作文題被指政治化:「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你會怎麼寫?》

「做個不知真史的糊塗蟲自然可悲,一個知史明理而口無遮攔、自貽伊戚的『聰明人』則更可悲。我有『兩個自由,兩個不自由』之誡,你須謹守。比如政治歷史考試,無論你作何想,都須按現行教材答題。國情如此,而你又『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如此,道義上並不虧欠。」又想起張老爺子的話。

3. Fai,回應圓桌話題《美利堅小姐取消泳衣環節:泳裝選美是物化女性,還是展示健康和生活方式?》

「選美比賽是否應當取消泳裝環節?」一如問

「西班牙鬥牛是否應當取消真牛上場?」

如果玻璃鞋換成球鞋,會不會改換故事的本質?不會呀,還不是拿着一套標準到處量度女人。泳衣環節物化女人,泳衣環節就是選美本身。

選美是要告訴我們「女人的美有標準」或者「美有標準」,這才是根本哩!要改,就要改根本——「女人的美沒有標準」或者「美沒有標準」,那麼選美的意義就等於被取消了。如果泳衣環節取消了,選美還有什麼勁?雖然它不好,看它不就是看這點不好?

取消倒假腥腥了。讓它擱着慢慢變老吧!

4. rhrm,回應《哈金:面對國家的神話,我們應當如何踐行「愛國」?》

今天很多中國人,特別是科學技術工程從業者,都希望中國能夠發展強大併為這個目標做着貢獻。他們中的許多人對中共的很多行徑並不認同,但是在中國現在的環境下,對國家的貢獻和對中共的貢獻是沒有辦法分開的,他們的事業可以說就是在為中共的統治添磚加瓦。這種矛盾,如何可以解決?

另外,「但弔詭的是,二戰期間,仍然有15萬猶太人為納粹作戰,其中甚至有十幾人晉升為將官。」實際上,這些所謂的猶太人都是像前文提到的保羅那樣的1/4猶太人。按納粹的標準,純種猶太人當然是要送進毒氣室的,1/2猶太人如果沒有信奉猶太教不以猶太人自居,一般可以活命,1/4猶太人表現好的話可以擔任軍職公職,1/8以下就不再視為猶太人了。這些人選擇將自己視為德國人,忽視掉一小部分的異族血統而為納粹服務,固然不義,一部分人也會有保羅那樣的掙扎與撕裂,但不能說弔詭。

5. Xiaowo,回應《科技公司開發功能以防止手機沉迷,你們會就此放下手機嗎?》

限制功能有用,目前在使用iOS12 Beta,這個功能還不甚完善,然而這幾天來給出的數據已經可以讓我知道平常時間浪費在了哪些APP上了,而且可以對此加以控制。雖然時間限制可以再次授權打開,不過如果單純的瀏覽諸如微博一類本來就是消遣的內容的話應該也會就此收手;另外 對夜間通知和APP使用的限制也可以更好的幫助早睡(尤其是對於晚睡強迫症aka夜貓子來說),夜間閲讀也不會看過頭。

對於目前而言「脱離手機」已經是一個偽命題,手機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所謂「移動電話」的事物,而更是個人終端:數據存儲,音樂播放,個人健身數據分析……手機本身是工具,使用是否得當是個人問題,對於一件工具而言,「脱離」並「聚焦」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沒有人會說「使人們脱離青黴素,重新聚焦明火消毒的生活」。因為我們的現實生活已經加入了個人移動終端,我們的生活因為它已經發生了變化,而如何找到正確的使用方法,是我們自己需要尋找的問題,目前的科技公司也正在幫助我們找到一個更理想的使用方式。

6. Metamorphose,回應《70、80、90後歷史老師的六四自白:對我重要的事,對學生重要嗎?》

中二那年中史老師給全級同學播放六四記錄片,心感震撼,老師沒有任何評價,只道這應該是我們需要知道的事。作為90後,我會說毋忘而非平反,因為歷史並不是單由一個國家書寫,後世終會對一個歷史事件作出正確的評價。歷史這門學科,老師應該替學生塑造一個追求客觀事實的環境,「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老師將事實擱置於學生面前,由學生自己對歷史事件進行思考和判斷。可惜主流社會仍未做到客觀對待一切。個人非常認同「近代中國有很多知識分子用生命去希望改變中國⋯⋯當時的知識分子在追求什麼」,我認為讀書人應有責任去理解前人所追求的理想,至於是否「行動」,則應為個人的選擇。

7. Amuro,回應《許寶強:抗拒絕望,告別虛無──反思「不再紀念六四」的情感政治》

自己是學歷史的,看許教授的評論想起課堂上老師強調的一句話,「歷史是一個過程」。質疑集會的意義可能就像質疑讀歷史有咩用,知道了一個歷史事件有咩用一樣,墜入虛無和功利,如果是這樣,歷史就白學了。昨晚走進人群裏,我把自己當成一個觀察者,思考在這個場域中,這個持續29年的過程如何來到昨晚那一刻。看到一個老先生抱著自己孫女,手把手舉起燭光,我感到了一絲力量。這是一個傳承的過程,我相信這個場景對於自己就是一種意義。用腳投票,用身體參與和感受,就是「自我」這個個體價值的體現。我既認識到自己在歷史的洪流裏如此渺小,也曉得這一切的對於「自我」的意義,或許這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吧。I thought what I'd do was,I'd pretend I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s,or should I?

8. 才帥,回應《《英烈保護法》的意外出手,與「暴走漫畫」們中槍的意料之中》

身在台灣的我,看這事件其實有種熟悉感。升高輿論的層級,讓公權力的鐵拳制裁某特定人士,這運作方式不脱脱就是黃安舉報台獨藝人方法的延伸。

舉報有什麼好處?利用公權力整肅異己或許目前較有效的方法。而且只要帽子扣得好,不只重傷,對手甚至就「死透了」,再也無法翻身。對舉報的人來說,另一個隱含的好處可能是更顯得忠誠,或許可提高其地位(舉報這些不道德的頑劣分子,難道不算有功?)。

只是,如果不加上亂舉報的責罰,或者上位者不夠睿智,無法區分公權力執行的「正義」,是否被當成鬥爭的工具,那麼舉報的情形將會更亂(因為還要加上一些想加入舉報,想出頭,想獲得權力,或覺得好玩的人)。這舉報的結果最後(不管有意無意)都會將背後大頭們政治勢力的捲入。網路舉報情形只會更顯嚴峻。

但這對習大大的領導是有加分的,當他出手製止這舉報亂象時,就更顯其睿智果斷的處置,又是另一段值得歌功頌德的歷史。

9. Xiaowo,回應《一根竹棍走江湖,他們是快遞時代最後一批挑夫》

樓上,和傳統的紙媒一樣,報紙不是隻做當日要聞的,還要定期有專欄有特別策劃,甚至還有文學副刊,如果端上每天的內容只有兩岸三地國際政經要聞,那為什麼不去看其它的新聞網站呢,反正發生的都是那件事。

作為流浪在外的重慶人蠻有感觸,棒棒在近十年已經越來越難看見,而且曾經棒棒所依賴的生存環境已經完全變了,哪怕最近重慶以「3D城市」的噱頭火了,然而和以前依賴碼頭生存的重慶已經不一樣了,爬坡上坎也可以被其他的代步工具取代,現在很少還會有人以出行的名義帶着行李走下向河岸碼頭的梯坎了吧?

不得不說,每個舊事物的消退是值得關注的一件事情,但個人覺得不算遺憾,這是城市發展的必經過程,只要棒棒這個群體消失之後沒有完全被人遺忘,而是有所記載有記憶,他們就依然在城市文化裏有自己的位置。

再次感謝端發出的這篇稿子,希望每個人都能過上自己所期待的生活。

10. 半舊Iris,回應圓桌話題《當部分年輕人對六四冷感,六四對你而言又意味著什麼?》

我也是來自內地的大學生 這次到香港參加雅思考試 家人竟然也因為臨近6.4擔心我的這次旅程 千叮嚀萬囑咐要我小心 同行的夥伴也收到學校的公告通知說近期不要出境 特別是訪港。6.4號 在去往考場的的士上 聽到電台主播用温婉的粵語說 既然是歷史發生過的事 我們就不要忘記啦 好不好? 眼睛突然就濕潤了。我了解的這一切全都是靠着自己翻牆得知 在大陸沒人和我討論 我的父母更不可能 我的同學更知之甚少 自己好幾次看着這些新聞報導的文字暗自落淚和痛恨。或許我們真的等到平反那一天 大陸的我們 聽到的更多聲音會是 什麼是6.4 為什麼要平反 而不是 我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我不想在這樣的政體下當一個愚民。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