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中史教育系列3

歷史課就是照本宣科?美、德、台北、香港歷史課堂大比拼

原來有的歷史課堂,可以著重反思,並不強加觀點;甚至讓妳在真假新聞難分、觀點爆炸的當下,鍛鍊判別真偽的公民素養。


當大部分學生畢業後都不會跑去唸歷史系做學術研究,為甚麼歷史課在普及教育系統之中,還佔了一席之地?又,其他角落的學生,怎樣學歷史? 攝:Ian Waldie/Getty Images
當大部分學生畢業後都不會跑去唸歷史系做學術研究,為甚麼歷史課在普及教育系統之中,還佔了一席之地?又,其他角落的學生,怎樣學歷史? 攝:Ian Waldie/Getty Images

歷史科是基礎教育重要科目,而怎樣讓青年人學歷史課,則關乎教育實施者想培養新一代怎樣的頭腦:是死記硬背、被灌輸意識形態的?還是具備基本解讀、討論與思辨能力的?

「好可惜。若非近年的政治問題,中史科在香港教育體系中總是被學生及學校忽視、甚至鄙視的一科。」訪談期間,歷史教育研究學者、在大學培訓歷史科老師的簡麗芳這樣感慨。「連學校決策層也覺得『歷史』就是照本宣科,教育者也不必很多專業資格吧。哪位體育老師課節不夠,就給你塞一兩班初中『中史』吧。」製作今次專題過程中,訪談所遇的前線老師也都表示無奈:人們總覺得歷史教育是「小兒科」,不是一門專業;覺得憑常識就可以做歷史老師。

到底死記硬背、單向灌輸之外,歷史還可以怎樣教?不同的教法會有什麼不同的效果和意義? 我們就和來自美、德、台灣、加拿大的幾位歷史教育工作者和其歷史課的真正「用家」中學生聊一聊,關於歷史課的多種可能。

「連學校決策層也覺得『歷史』就是照本宣科,教育者也不必很多專業資格吧。哪位體育老師課節不夠,就給你塞一兩班初中『中史』吧。」

美國:歷史課可以讓你看穿真假新聞

史丹福大學歷史教育學群(Stand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 ),是一個著重發展教授學生歷史素養(Historical Literacy)、而非歷史資料的課程的組織。Sam Wineburg是這個組織的創辦人,他和同事們期望通過自己開發的課程,幫助學生建立如何探究史源(Sourcing)、將史料脈絡化(Contextualise)以及建立觀點的技能。他們開發的「像史家一樣閱讀」的教案,已經在美國許多高中的歷史課中試行,亦可免費下載。以下是Sam Wineburg對端傳媒講述的情況。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中史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