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深度

異鄉人——在剛果金的中國人家宴上,聽他們是怎樣將「淘金」過成了生活?

「每個人出來的原因不一樣,但目標都一樣,都是奔着掙錢來的。」他們的下一個問題是,如何在陌生的世界裏構築安全港灣。


也許因為剛果金的政局逐漸陷入不安,很多中國人都離開了,餐館也關了門,好客的老韓決定在家招待。飯桌上既有非洲的魚蝦蟹,也有中國的烈酒二鍋頭。  圖:Tsengly / 端傳媒
也許因為剛果金的政局逐漸陷入不安,很多中國人都離開了,餐館也關了門,好客的老韓決定在家招待。飯桌上既有非洲的魚蝦蟹,也有中國的烈酒二鍋頭。 圖:Tsengly / 端傳媒

在剛果金第一大港口城市、中剛果省省會馬塔迪短暫停留時,我約了當地的中國商人老韓去中餐館吃飯。在大多非洲國家,中餐館都是最貼近中國社群的地方。但也許因為剛果金的政局逐漸陷入不安,很多中國人都離開了,餐館也關了門,好客的老韓決定在家招待。

老韓家市中心的「省長大道」上,路的盡頭便是省長家,是這座城市治安最好的地方。兩邊有許多在建的銀行和酒店大樓,施工隊都來自中國。說是大道,其實是一條土路,路上沒有行人,偶爾有幾輛車子駛過,一些樓房門口有門衞守着。他們翹着二郎腿坐在昏暗的路燈下,我加快了腳步。

原本我不應該在天黑後再出門——幾天前,我在首都金沙薩的時候,即便白天結伴出門,入住的旅社也會堅持讓一位當地人陪行,在街上攔出租車更是明令禁止。還好酒店也在這條路上,略為忐忑地走了五分鐘之後,老韓在半路接上了我,走進一間三層小樓。這棟樓是他自己買地建的,鐵門裏,四條壯實的狗朝我這個陌生人用力大喊。有幾位當地人(也許是他的保安)過來和他說話,老韓把他們三言兩語打發走,把我帶到門廳裏坐下。

飯桌已經擺好,就在進門後第一個小廳裏,緊挨着廚房,用一個拱門隔開,兩旁的木頭架子是中式的,擺滿了來自國內的小物件,一時彷彿身處中國鄉間的村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