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深度

《幸福路上》的台灣溫吞世代,如此走過四十年

動畫宣傳一直在強調「幸福」,但電影中的時代氛圍與細節才是編導的誠意所在。


《幸福路上》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幸福路上》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在台灣看電影,正式開演前除了即將上映電影的預告、各影城提醒關閉手機或禁聲、勿攜鹹酥雞臭豆腐等濃烈食品影響鄰座的觀影禮儀之外,通常有教育宣導片——這類短片雖不若威權時代電影開始前必唱國歌的肅穆,一般都乏味得緊。但最近兩年的電影分級宣導短片,卻讓人印象深刻:該片以流暢動畫呈現在幸福大戲院觀賞《大白鯊》的小女孩,發現母親瞬間化為猙獰的鯊魚,而自己夾在爭相逃命的小魚間不知所措,惡夢醒來床單已尿溼。父親一邊責備母親不該擅帶幼女觀賞過於血腥暴力的電影,一邊宣導不同觀眾可依照不同電影分級,選擇合適的影片。

若是關注宋欣穎導演曾於2013年台北和高雄電影節分獲最佳動畫獎和觀眾票選獎以及金馬創投首獎的短片《幸福路上》,必然認得這部宣導短片裏的人物便是《幸福路上》小琪一家,或也期待着籌募拍攝為長片的《幸福路上》早日推出。不熟悉《幸福路上》的觀眾,仍能欣賞這宣導片以生動活潑的方式,去包裝容易流於刻板化、毫不吸引人的議題,日後再有機會觀賞《幸福路上》,其中人物已然不陌生(甚至尿溼和惡夢的主題在《幸福》片中仍有延續)。無論如何,這部動畫宣導都為年初上映的《幸福路上》做了極佳的鋪路前導。

小琪一家的電影分級宣傳片

為迪士尼/Pixar 的主流好萊塢動畫、以及大師輩出的日本卡漫 anime 分割之後的動畫市場,沒有給獨立製作留下多少空間,在觀眾已經習慣3D電腦繪圖栩栩如生的精巧動作和細節,或諸如宮崎駿、押井守、新海誠各有所擅的動畫風格,宋欣穎要打造具本土特色而能引起共鳴的原創作品並非易事。伊朗裔導演莎塔碧(Marjane Satrapi)自傳體漫畫改編的《茉莉人生》(Persepolis, 2007)中2D手繪動畫模式,更接近宋導的想像—不那麼科技、較溫暖的手繪質感,同樣是從小女孩的成長去看歷史變遷,而在社會轉型過程那無可避免的魔幻感,以不可思議的夢境手法去表現。《茉莉人生》的家族史可溯及王室血緣和高知識份子的背景,繪製亦高度風格化,充滿藝術氣息,出身藍領家庭的宋欣穎,則捨去這樣的藝術風格,以更貼近草根庶民的視角,帶着鄉土味的平凡人物去講故事。

小琪的故事從她1975年出生於幸福路說起,直到與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擦身而過為止,經歷戒嚴後期、經濟起飛、民主化運動與解嚴、陳水扁的崛起與落馬、921大地震等歷史事件,小琪從少女到人妻,直到將為人母、與美國丈夫離異,生命歷程於故鄉的高雄六龜、台北、紐約之間流轉。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