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黃麗群:金澤十帖.西茶屋街

一條路兩旁,一側是罪與死,一側是生與欲,圍抱它們則是暮鼓晨鐘。那是進不去的敲擊,還是已經脫出的鳴唱呢。


金澤市西茶屋街。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金澤市西茶屋街。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是日大雨。

下午往野町西茶屋街參加藝伎茶席體驗。古時西茶屋街與東茶屋街兩立並稱,但西茶屋街如今能見度小得多,範圍也僅有短短步行的一百公尺,多半是逛忍者寺(妙立寺)順帶一起去。

不過要說起藝伎茶屋,背靠卯辰山佔地頗廣的東茶屋街,目前剩下六家(其餘範圍當然是符應現代的咖啡店、茶點店、伴手禮店、買物店、工藝小物店),西茶屋街這一百公尺,倒是還有四家,人數也較多。

這一帶自古撩亂陰翳,西茶屋街旁的大馬路(國道157),是舊日兵馬倥傯行商往來的北陸街道其中一段,對面的野町郵局週邊是古刑場遺址,記載中,有過釜煎之事。刑場與花街以外,分布數以百計大大小小的寺院(稱為寺町寺院群),寺町寺院群一路伸展,宗派有大致分界,此區域以淨土宗為多。

一條路兩旁,一側是罪與死,一側是生與欲,圍抱它們則是暮鼓晨鐘。那是進不去的敲擊,還是已經脫出的鳴唱呢。

當然到了今天,一切跟西茶屋街一樣,被時間洗得很平淡了。

這間茶屋的茶席體驗兩小時5000日圓,很明確是面向觀光客的活動,席間多是日本人,觀光的大叔,獨身旅行的年輕女孩,一個三十出頭的母親大概是當地人,帶著穿著海軍藍小西裝溫文的四、五歲男孩,男孩口齒清甜如咬脆蘋果,非常可愛。另外有兩個金髮碧眼執美語口音的西方男子,一著淺紫,一著粉紅。

眾人入座後,四面暗燈,掌蠟燭,模擬入夜的遊廓。先是雅藝,很有情致,奏笛,三味線,舞踊,接下來燈亮,大家放鬆多了,藝妓帶起炒熱席面氣氛的傳統遊戲(我跟朋友偷笑,這就是古時候哄老爺們的方式吧),或是打座敷太鼓,當然也可以自由拍照,或與藝妓合影,等等等等。席上的茶與果子當然也不是重點了。

自始至尾,兩位藝妓與館內侍應行走之人,對兩名西方人有幾近出格的招呼。茶席結束後圍在西方人身邊執手依依,問他們玩得開心嗎,喜歡日本嗎,是從哪裡來的呢。其餘人紛紛安靜魚貫下樓。我以為當事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也就是說,並不是那麼刻意的,但或許正因為它的不刻意⋯⋯其他人有沒有注意到呢,或許有,也或許大多人理所當然能接受世界對白種人男性的種種慇懃,不以為怪。

這一份對於「外國來客」的周到眷愛並未觸及我們。但當然,持平而言,也並無無禮或冷淡怠慢。

離開時依舊是大雨。

如果天氣好,可能會去小小的西茶屋街資料館看看,早慧也早逝的作家島田清次郎風靡大正時期的名作《地上》背景即在西茶屋街,資料館中也有相關的常設展。旁邊淺蔥色的西檢番事務所也是殘留的大正浪漫,從前作為西茶屋街的練習場與管理中心,是日本的國家登錄有形文化財。從它旁邊穿過窄巷往外走就是公車站。

茶席上兩名西方男子站在窄巷中間,肩貼肩手並手撐傘,苦惱地捉住一張紙本地圖埋首研究,抬頭發現我跟朋友走近,認了出來,心無芥蒂,不見外地揮手微笑⋯⋯兩人柔和而有禮。給他們指了路。

搭公車回旅館,路面兩旁出現了安全人員。沿路一簇一簇民眾整齊引頸往同一個方向望,手執執白地紅太陽日本國旗的旗子,韻律地揮舞,玻璃上的水滴讓他們的臉全都模糊了。有人緩緩把寫著歡迎詞的布條拉開拉平整。手機上的新聞報導了,日皇次子文仁親王(秋篠宮)今日抵達石川縣,將往金澤鄰近的白山市出席活動,下午車隊將會經過這條古老的道路。

車在雨中逆對那些瞻望而行,一路回到市區,因為多少淋濕了些,就洗澡泡茶,感到精力全消,便打消下半截的行動計劃在旅舍隔空看雨。其實這半天,也沒做什麼,然而旅途的行走中,人所背負最重的一樣東西,經常是史觀。

端旅行與GLO Travel合作,將於2017年11月14日-2017年11月18日推出「清冷而美豔,哲行與匠道:金澤的文化散步路」深度遊,邀請作家黃麗群同行,從歷史、哲學、工藝、文學、藝術等角度,帶領大家體會這個北陸城市的清冷之美。

端旅行推出的文化深度遊項目專注於知識冒險和在地體驗,如果對我們接下來的旅行項目感興趣,請關注 Facebook 帳號「Initium Travel 端旅行」。

旅行 金澤學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