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深度

異鄉人—李梓新:38年之後,我帶知青爸媽重回海南

38年前,父母搭乘的那艘從汕頭出發的輪船,時間是刻意安排的,經過香港時一定是半夜時分,這樣即使有人跳海叛逃,生還機率也不大


當時分別只有23歲和20歲的的父親母親,從廣東省的汕頭港乘輪船到海南,被分配到不同的山溝,種植橡膠。一待就是十年。他們沒有「朋友圈」,只有割橡膠的鐵圈。 圖:Tsengly / 端傳媒
當時分別只有23歲和20歲的的父親母親,從廣東省的汕頭港乘輪船到海南,被分配到不同的山溝,種植橡膠。一待就是十年。他們沒有「朋友圈」,只有割橡膠的鐵圈。 圖:Tsengly / 端傳媒

海南省東方縣高鐵站,和中國所有新建的高鐵站一樣,到處嶄新卻缺少一些歷史的味道。周圍還有不少荒草和黃沙,正對着站前廣場的地方卻不出意外地豎立着高層住宅公寓。

2017年3月底的一天,我帶着父母和兩位姐姐,在他們離開東方縣38年之後第一次回來。父母是在海南相識結婚,生下了我兩個姐姐;我也在海南孕育,回到老家廣東潮州才出生。

1969年,108名潮汕知青(編注:知青,指從上世紀50年代到1977年到農村工作生活的城市知識青年)從廣東省的汕頭港乘輪船到海南省的海口,他們的命運也隨之被宣布。我的父親母親被分配到海南島西邊的東方縣。不過那時,他們還沒真正相識。

潮汕人在東方縣的八所鎮,並不算是新來者。在那之前,已經有不少技術人員在八所鎮工作。馬化騰的父親馬陳術當時正在這裏擔任八所港務局副局長。在我爸媽抵達八所的兩年後,馬化騰在這裏出生。據爸媽回憶,馬化騰的家境優渥,他小時候已經拿天文望遠鏡當為玩具,觀察星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