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台灣同婚法案 影像

圖集:9對台灣同性情侶,他們對婚姻的告白

「歧視有很多種形式,以前是黑奴的膚色,現在是我們的性取向,但我們同樣是人類,需為平權而爭取。」


2017年5月24日下午4時,台灣司法院將會宣布有關同性婚合法化的釋憲結果。

這宗備受矚目的亞洲首次同婚釋憲案,起因是「台灣首位公開出櫃者」59歲的祁家威偕同男伴申請結婚被駁回,他認為決定違憲,遂申請釋憲,台北市政府民政局也同樣要求憲法法庭作出解釋。

在法院頒布裁決前夕,路透社記者及攝影師採訪了九對在台灣生活的同性伴侶,記錄他/她們的日常、及了解他/她們的對同性婚合法化的期許。

32歲的 Daphne Chiang (右) 和伴侶33歲的 Kenny Jhuang 一起試穿婚紗。「當同性婚姻合法化後我們將擁有一切,包括我們未來的保障。」
32歲的 Daphne Chiang (右) 和伴侶33歲的 Kenny Jhuang 一起試穿婚紗。「當同性婚姻合法化後我們將擁有一切,包括我們未來的保障。」攝:Tyrone Siu/Reuters
32歲的王翊 (右) 和伴侶34歲的孟酉玫。王翊說:「我們跟父母的關係很複雜,為此感到非常糾結。若可以的話,我寧願我不是同性戀者,但我覺得在一個法治社會裡面應可容下同性婚姻這議題。世界可跟我們對著幹,但我們亦可抗衡反對聲音。」
32歲的王翊 (右) 和伴侶34歲的孟酉玫。王翊說:「我們跟父母的關係很複雜,為此感到非常糾結。若可以的話,我寧願我不是同性戀者,但我覺得在一個法治社會裡面應可容下同性婚姻這議題。世界可跟我們對著幹,但我們亦可抗衡反對聲音。」攝:Tyrone Siu/Reuters
平權運動人士祁家威說:「如果台灣拒絕改變,就算發動革命,我們都會繼續努力將台灣變成一個彩虹國家。」
平權運動人士祁家威說:「如果台灣拒絕改變,就算發動革命,我們都會繼續努力將台灣變成一個彩虹國家。」攝:Tyrone Siu/Reuters
30歲的校務文員黃誠汀 (左) 和伴侶28歲的私人教練林紀璇 (右)。林紀璇說他們跟異性戀者沒分別。「歧視有很多種形式,以前是黑奴的膚色,現在是我們的性取向,但我們同樣是人類,需為平權而爭取。」
30歲的校務文員黃誠汀 (左) 和伴侶28歲的私人教練林紀璇 (右)。林紀璇說他們跟異性戀者沒分別。「歧視有很多種形式,以前是黑奴的膚色,現在是我們的性取向,但我們同樣是人類,需為平權而爭取。」攝:Tyrone Siu/Reuters
42歲的 Hare Lin (左) 和伴侶47歲的 Cho Chia-lin。Hare 說當她在2003年首次舉行同志遊行時只有約1000人參加,幾年後參加人數達5、6萬,當中有藝術家、政客、立法院議員,還有位總統候選人。「我相信這個世界是可以改變的,我相信台灣是可以改變的。」
42歲的 Hare Lin (左) 和伴侶47歲的 Cho Chia-lin。Hare 說當她在2003年首次舉行同志遊行時只有約1000人參加,幾年後參加人數達5、6萬,當中有藝術家、政客、立法院議員,還有位總統候選人。「我相信這個世界是可以改變的,我相信台灣是可以改變的。」攝:Tyrone Siu/Reuters
37歲的 Daniel Cho (左) 和伴侶48歲的 Chin Tsai。「Daniel 為了工作要移居到紐約,但因為台灣政府在法律上不承認我們的關係,我無法申請配偶簽證跟他一起到紐約去。」Tsai 說:「如果在週三宣布的釋憲結果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話,我們肯定是週四早上第一對排隊註冊結婚的伴侶。」
37歲的 Daniel Cho (左) 和伴侶48歲的 Chin Tsai。「Daniel 為了工作要移居到紐約,但因為台灣政府在法律上不承認我們的關係,我無法申請配偶簽證跟他一起到紐約去。」Tsai 說:「如果在週三宣布的釋憲結果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話,我們肯定是週四早上第一對排隊註冊結婚的伴侶。」攝:Tyrone Siu/Reuters
32歲的 Solo Lee (右) 和伴侶25歲的 Lisa Cho。Solo 說:「我覺得愛就是美好的,會令人開心的。我們跟異性戀伴侶一樣,就只愛對方。」
32歲的 Solo Lee (右) 和伴侶25歲的 Lisa Cho。Solo 說:「我覺得愛就是美好的,會令人開心的。我們跟異性戀伴侶一樣,就只愛對方。」攝:Tyrone Siu/Reuters
胡勝翔 (左) 和伴侶潘世新 (右) 都是平權運動人士。胡勝翔說:「平權運動不止於同性婚姻,還有其他性小眾的議題需關注,譬如為患有精神病的LGBT人士和他們的伴侶提供援助。性小眾社群裡需要的不止是合法婚姻,還需要更多。」
胡勝翔 (左) 和伴侶潘世新 (右) 都是平權運動人士。胡勝翔說:「平權運動不止於同性婚姻,還有其他性小眾的議題需關注,譬如為患有精神病的LGBT人士和他們的伴侶提供援助。性小眾社群裡需要的不止是合法婚姻,還需要更多。」攝:Tyrone Siu/Reuters
35歲的餐廳東主 Leber Li 載著同齡的伴侶 Amely Chen 和她們的兒子 Mork。「養育孩子是我們的夢想,我們透過人工受孕誕下小孩,但只有跟小孩有血緣關係的一方能註冊成為合法母親,另一方卻無法在法律上履行作為家長的責任,這是不公平的。」Amely 說只要有愛,家庭如何組成都不重要,「有了我們兩個母親的愛,寶寶可以面對世界的一切。」
35歲的餐廳東主 Leber Li 載著同齡的伴侶 Amely Chen 和她們的兒子 Mork。「養育孩子是我們的夢想,我們透過人工受孕誕下小孩,但只有跟小孩有血緣關係的一方能註冊成為合法母親,另一方卻無法在法律上履行作為家長的責任,這是不公平的。」Amely 說只要有愛,家庭如何組成都不重要,「有了我們兩個母親的愛,寶寶可以面對世界的一切。」攝:Tyrone Siu/Reuters
19歲的 Huang Zi-ning (左) 和同齡的伴侶 Kang Xin-fang (右) 都是學生。Zi-ning 說:「反對同性婚姻的人說他們是為了保護下一代,但我就是他們口中的下一代。為何他們選擇去聽那些將離世的人而不是我們的聲音呢? 我們要為自己發聲。」
19歲的 Huang Zi-ning (左) 和同齡的伴侶 Kang Xin-fang (右) 都是學生。Zi-ning 說:「反對同性婚姻的人說他們是為了保護下一代,但我就是他們口中的下一代。為何他們選擇去聽那些將離世的人而不是我們的聲音呢? 我們要為自己發聲。」攝:Tyrone Siu/Reuters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