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Game ON Game ON

#Hacked:化身調查記者,深入敘利亞網絡戰場

在槍炮硝煙之外,敘利亞內戰也在網絡上蔓延,電腦病毒、惡意軟件和炸彈、子彈一樣危險。


hacked
#Hacked 遊戲海報

採訪進行到第三天,經半島電視台敘利亞製作人 Ziad 的介紹,深夜時分我與一名黑客在土耳其的某個角落見面。他一身黑衣,戴着一個白色面具,說話聲線似乎也刻意裝扮過。早在網上聯繫時,他已聲明會格外小心謹慎:「之前有個記者不夠謹慎,曝光了我的黑客朋友的身份,害他被敘利亞政府通緝了。」

「敘利亞內戰在2011年爆發時,支持敘利亞政權的『電子軍』(Syrian Electronic Army,S.E.A)曾招攬我,幫助他們盜取反政府民間組織的電腦訊息。」黑客續道:「他們給我開出豐厚的待遇,向我展示他們最新的、能每秒監控8000個 IP 地址的新設備,希望我能為他們效力。」

「但我沒有答應,他們等同犯罪集團。內戰爆發之前,Facebook、Google 等網站統統被敘利亞政府封鎖,內戰爆發後,他們反而容許人們訪問這些網站。這並非政權放寛網絡自由以換取民心,相反,只有民間行動者上網,政府才有可能追蹤和監控他們。」

「我們當黑客是為了正義,我們參與網絡戰是為了保護平民。於是我逃離敘利亞,更開始入侵敘利亞政府的網站、官方電視台,有時會協助反政府組織破解電腦程式。」黑客亮出一隻 USB(隨身碟),說道:「我有一套電腦病毒,隨時隨地準備就緒,就在這隻小小的 USB 裏,這是我走上網絡戰場所需要的一切裝備。」

hacked
#Hacked 遊戲截圖

以上的「採訪」,其實只是半島電視台製作的網上文字互動遊戲 #Hacked - Syria's Electronic Armies (以下簡稱 #Hacked)中的場景。敘利亞內戰持續逾5年,近月在俄羅斯及土耳其斡旋下,戰況才有緩和跡象,敘利亞政府與反政府派系也重新展開和平談判;據聯合國統計,截至2016年12月,內戰已造成約40萬名敘利亞人死亡、480萬人流亡國外、630萬人於國內四處逃避戰火。然而在槍炮硝煙以外,網絡上的另一個虛擬戰場則鮮為人知。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敘利亞的電子戰,#Hacked 讓玩家扮演調查記者,尋訪在敘利亞網絡戰爭中政府和反對派的黑客、網絡資訊分析專家等,並在5天之內完成一份調查報告。這份報告將在一個國際會議上發表,供各國領袖參考,他們正考慮是否要通過決議,禁止向敘利亞戰爭地區出口電子監控、電腦技術等設備。

我們希望玩家知道,這並不單純是個虛構的遊戲,這就是現實,是過去數年間敘利亞網絡戰爭中發生的真實事件。我們在遊戲故事中描繪人們所做的事,正是他們在現實中被捕的原因。

半島電視台資深製作人 Juliana Ruhfus

在調查採訪過程中,玩家必須格外小心,例如確保自己的通訊程式更新到最新版本、不時掃描電腦以檢查有否遭到病毒入侵,聯絡不同陣營的採訪對象時,既要確保通訊內容保密,亦要同時考慮如何保障對方和自己的身份。

「不要相信任何人。假如你被駭,你便輸了。」

於是我小心翼翼地進行調查,幾乎在每個步驟之間、每聯絡一個受訪者、每接收一個檔案,就會掃描電腦的安全狀態、檢查軟件更新等等。

當新聞變成遊戲

在遊戲中,玩家也有機會遇到真實新聞事件中的當事人。例如,我就在 Ziad 的介紹下,透過社交平台接觸到法國程式開發者 Jean-Pierre Lesueur。

2008年,年僅18歲的 Lesueur 開發了遠程控制軟件 DarkComet,原本是為了方便用戶遠程管理電子設備,然而敘利亞內戰爆發後,受敘利亞政府支持的黑客開始使用它入侵網絡用戶的電腦,成功追蹤、拘捕不少反對派和社運人士。而在這一事件被媒體廣泛報導後,Lesueur 立即停止開發相關程式,並公開表示:「我從未想像過 DarkComet 會被一個政府利用為惡意追蹤工具,假如我知道,我肯定不會開發這類程式。」

hacked
#Hacked 遊戲截圖

DarkComet 程式如何被挪用,是反映敘利亞網絡戰爭的重要一環,但我卻未能成功訪問 Jean-Pierre Lesueur。原因卻正是我過於「小心」,在社交平台與 Lesueur 聯絡時,他開出條件,要求拍攝面談採訪過程、以讓他保存一份記錄,以確保日後發表的訪問稿不會錯誤引用他的說話。然而,置身網絡戰場的我卻成為驚弓之鳥,由於擔心資料洩露,一口拒絕了他的要求,結果寶貴的採訪機會就此斷送。作為調查記者,你需要盡可能多地訪問不同的人,寫出最翔實的調查報告,一旦採訪被拒,就註定無法蒐集到100%的調查報告材料了。

這款遊戲的製作人 Juliana Ruhfus 並非第一次將偵查報導製作成遊戲。早在2014年,她就曾將塞拉利昂非法漁業貿易的報導轉化成遊戲,「我認為,將偵查報導轉化成遊戲,有着極高的可玩性,因為調查採訪就像解決拼圖難題。作為偵查報導記者,我們想知道事情如何運作、其來龍去脈,而這些採訪經驗非常適合設計遊戲。」

在製作 #Hacked 的過程中,為了確保內容訊息準確,她還專門諮詢了親歷這場網絡戰爭的黑客 Ali Haidar。「Ali 是我們這個項目的顧問。在戰爭中,他一直致力保護敘利亞民間運動人士,確保他們的社交媒體帳號安全,還會反追蹤黑客、尋找網絡攻擊的源頭。」

遊戲之外的敘利亞電子軍

2010年末「阿拉伯之春」於突尼西亞、埃及等國陸續爆發,隨後在敘利亞引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繼而爆發內戰,持續至今更演變成美國、俄羅斯、土耳其等大國的角力場。現實工作關係,我不時會閲讀、整理和編寫相關報導、分析和評論。但我並非置身當地的記者,依仗的資訊、數據、影像等,多來自其他媒體、聯合國及當地民間組織、學者評論等,總自覺對敘利亞內戰的觀察「離地」,而對像網絡戰這樣較少被媒體報導的另類戰場更相知甚少。

受這款遊戲啟發,我去翻查了「敘利亞電子軍」的歷史。早在1989年,時任敘利亞總統的長子、修讀軍事科學的巴塞勒・阿薩德(Bassel al-Assad)組織起「敘利亞電腦協會」(Syrian Computer Society),並由其弟弟、現任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領導。當時,巴塞勒・阿薩德被廣泛認為將接替其父出任總統,但他卻於1994年一場車禍中喪生,終年只有31歲。

圖為2011年2月14日,一個男孩在示威中手持敍利亞總統阿薩德的肖像。
一名男孩在示威中手持敍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肖像。攝:Uriel Sinai/GETTY

英國劍橋大學及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一項調查研究指出,後來冒起的「敘利亞電子軍」的不少成員,就來自當年的「敘利亞電腦協會」,也是巴沙爾・阿薩德政權的堅定擁護者。2011年,這批「電子軍」針對反政府勢力、西方媒體、人權組織等發動網絡攻擊,揭開了敘利亞網絡戰的戰幔。

起初,「電子軍」在社交媒體大量發布親政府帖文,甚至攻擊奧巴馬等外國領袖的社交媒體帳戶;至內戰全面爆發後,「電子軍」開始駭取反政府武裝組織的軍事資訊,以及監控、追蹤民間運動者。同時,民間也出現支持反政府派系的黑客,廉價甚至義務協助他們擺脱政府的網絡攻擊和追縱等等。

至此,現實和虛擬的戰場已經完全整合,就正如 #Hacked 的遊戲介紹所言:「我們將要求你深入一場戰爭。這是一場類型嶄新的戰爭,電腦病毒、惡意軟件如同炸彈、子彈一樣危險。」

Game ON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