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協議 觀點 國際關係

沈旭暉:教廷北京關係暖化,中梵台有否三贏空間?

有分析人士就指出,連北京都對梵台斷交感到顧慮,擔憂這一舉措將徹底把台灣推向大陸對立面,屆時兩岸關係就是「死棋」。


圖為2014年8月15日,北京天主教徒排隊輪候領取聖餐。
圖為2014年8月15日,北京天主教徒排隊輪候領取聖餐。攝:Kevin Frayer/GETTY

自2013年梵蒂岡新任教宗、來自南美洲的方濟各就任後,梵蒂岡與中國大陸政府之間的往來就一直是國際社會,尤其是台灣社會關注的焦點。目前,梵蒂岡是台灣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亦可被視作台灣為數不多的邦交國中分量較重的一個。

梵蒂岡雖然國土面積世界最小(0.44平方公里),但它是全球天主教會神職人員的行政中樞所在,12億多天主教信徒(約佔全球六分之一人口)奉梵蒂岡教宗為精神領袖。另一方面,在中國大陸,雖然因地上、地下教會發展情況複雜,但保守估計大陸天主教徒也有900萬人,這是教廷不能忽視的信仰群體。然而,中國大陸政府與梵蒂岡之間,經歷了60多年坎坷仍未建立外交關係。早前香港天主教教區主教湯漢撰寫長文披露,梵蒂岡與中國大陸政府之間的往來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各界隨之預計雙方「建交在即」。梵蒂岡與台灣的外交關係何去何從,引發眾議。

中梵關係的隔閡

在分析台灣 — 梵蒂岡未來關係走向之前,我們有必要對梵蒂岡與中國大陸之間長期存在的隔閡做一番梳理。

天主教在中國的流傳已經有數百年歷史,梵蒂岡亦於1942年與中華民國政府建交;而近代大陸共產政權建立前期,雙方意識形態矛盾尖銳,梵蒂岡的駐華使館亦在1951年遷至台灣。中國大陸政府雖然名義上聲稱「保護信仰自由」,但強調對宗教事務絕對的管理權,以防止信徒「顛覆政權」;具體到天主教,中國大陸政府就採取「三自模式」(自治、自養、自傳),表現形式為「一會一團」(「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基於此的教區治理模式受到中國政府的完全控制,包括「主教任命」等宗教事務都與梵蒂岡聖座沒有直接聯繫。相反,直接效忠梵蒂岡的教會組織在中國屬於非法,長期受到打壓,又被稱作「地下教會」。然而教會組織聯繫和主教任命權,乃是天主教聖座權威發展至今所仰賴的根基,對此梵蒂岡自然也難以妥協。

在上世紀80年代,梵蒂岡曾與中國大陸主動接觸,尋求在教會團體和主教任命權等議題上,於實踐層面達成默契。雙方互動一度順利發展,然而到了2000年,中國大陸突然單方面任命八名地區主教,觸怒梵蒂岡,後者將中國擅自任命的教區主教驅逐出教會,中梵關係跌入冰點。

中梵正式建交料還需時日

時過境遷,2013年新任教宗的方濟各一直對改善與中國關係抱有濃厚興趣,而2012年就任中國領導人的習近平,也對梵蒂岡釋出的善意每每作出積極回應。綜合各方分析,現時阻礙梵蒂岡與中國大陸建交的原因,主要包括如下三方面:主教任命權、「一會一團」與地下教會關係、台灣問題。而其中前兩點,在北京與梵蒂岡業已進行的多輪談判中,幾乎已經就實踐層面達成了共識。根據前述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披露的信息,中國官方「一會一團」,將可能與「地下教會」共同組成中國主教團,自行選出主教人選後,呈報梵蒂岡,由教宗任命;如若中國政府與教宗未能就任命人選達成一致共識,則雙方都不強行任命主教。

具體而言,北京與梵蒂岡的外交聯繫,發展或將仿照「越南模式」:梵蒂岡與越南在2007年建立了「聯合工作小組」,用來組織兩國以建交為方向的雙邊會談,對話制度從不定期轉變為定期,兩國在教區行政、主教任命等政策實踐上,都進行了多輪溝通,但兩國至今尚未正式建立外交關係。如果梵蒂岡與北京的建交模式,也以此為藍圖,那麼根據《端傳媒》披露的信息,「中梵聯合工作小組」於今年1月才設立,那距離中梵兩國正式建交,就還需時日。

台梵斷交,兩岸恐成「死棋」

目前中國大陸和梵蒂岡方面都未對上述信息作出肯定回應,但都表示對對方抱有積極態度。然而在「台灣問題」上,目前媒體披露的談判信息就極為有限。尤其是,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兩岸關係出於持續緊張的狀態,面對蔡英文政府始終不按照北京意願重申「九二共識」的姿態,外界就猜測,北京可能以壓制台灣外交空間作為反制措施,而梵蒂岡就是北京可能的目標之一。

對於「中國大陸即將與梵蒂岡建交」的傳聞,台灣外交部方面就回應稱,台灣與梵蒂岡「邦交穩固」,並表示「不反對梵蒂岡與北京對話」。9月初,曾被教廷奉為「聖墓騎士」的台灣副總統陳建仁,還專門赴梵蒂岡出席德雷莎修女封聖儀式,而這一舉動,就被普遍視為蔡英文政府試圖鞏固與梵蒂岡雙邊關係的舉措。

然而,正如高雄文藻外語學院助理教授梁潔芬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的分析,對梵蒂岡而言,「與中國大陸建交」是「大勢所趨」,目前雙方的分歧,集中在具體的原則解讀和實踐操作層面,但至少從教廷的角度來看,它自始至終從未放棄與中國大陸當局進行溝通對話。因此,台灣始終要為教廷與中國大陸政府建交的一刻做準備。

在這一過程中,台灣尚可以繼續保持,甚至進一步發展與梵蒂岡的雙邊關係。然而,一旦教廷做出決定,正式與中國大陸政府建交,「一個中國」的原則,就成為梵蒂岡與台灣關係繼續維持的阻礙。需要指出的是,早年共產中國重返聯合國大會前,梵蒂岡曾對「兩個中國」方案表示支持,試圖同時發展與兩岸的關係,惟因北京和台北均反對而作罷。今天,梵蒂岡如果在外交上選擇北京,甚至與台北「斷交」,那麼對台北的國際空間來說不啻是沉重打擊,甚至可能引發「雪崩式」外交災難。有分析人士就指出,連北京都對此心存顧慮,擔憂這一舉措將徹底把台灣推向大陸對立面,屆時兩岸關係就是「死棋」,再難有政治斡旋餘地。

台梵關係新定位?

然而,我們同時需要看到,近年來梵蒂岡在與北京持續進行對話的同時,也不忘積極發展與台灣的聯繫:2013年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夫婦是教宗方各濟就職大典的座上賓;2014年,教宗專屬西斯廷教堂合唱團首次訪台演出;2015年,教廷還專門提出運送60件從未對外展出的聖器,到台北故宮博物院展出。凡此種種,無不是在社會文化層面加強梵蒂岡與台灣的聯繫,而這正可能是梵蒂岡對台外交政策轉移的前奏:一旦與北京的正式外交關係建立,梵蒂岡就可能把對台關係的定位,從「政治外交」,轉為「文化社會外交」。

畢竟,梵蒂岡在歷史上還從未與一國「斷交」,就算最終要面對「一個中國」的挑戰,相信教廷、北京和台北三方仍舊會努力達成一個「三贏」的政策表述:屆時梵蒂岡將可正式就中國大陸境內數百萬天主教信徒的利益對中國發聲,中國政府也可將國內宗教事務納入更符合國際社會標準的管理軌道,從而在天主教世界贏得更為廣泛的國際認受性;台灣則需爭取維持現有的國際空間,並使台灣天主教會進一步發揮「橋樑教會」的作用,增進大陸教會、信徒與梵蒂岡之間的聯繫。只是,要將上述種種目標予以實現,仍需要極高的政治和外交智慧,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沈旭暉,國際關係學者)

中國大陸 梵蒂岡 中梵協議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