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職業教育的困境:強制性的分流安排,與被污名化的職校學生評論

中國職業教育的困境:強制性的分流安排,與被污名化的職校學生

職業教育同時面臨着「政治上拔高」和「社會上污名」的迥異處境。一方面倡導「製造強國」,一方面是技能型人才嚴重的年齡斷層。

數說台灣經濟:人均GDP超三萬美元,為什麼薪資漲幅跟不上?

雖然製造業的附加價值提升不少,但近年吸收就業人口的,主要還是附加價值率成長緩慢的服務業。

中國工廠遭遇用工荒——「我們幾乎招不到工人」

中國年輕人擇業態度的轉變讓工廠主們遭遇了用工荒,從中或可窺見未來隨著勞動人口老齡化和日益萎縮,中國將面臨的更大挑戰。

許輝:中國製造業的「機器換人」,會如何影響勞動力市場與工人就業?

機器人怎麼換人,機器人換掉什麼人,被換掉的人去哪了?

挺過貿易戰和國內疫情,這些工廠卻倒在歐美疫情下

「一個來得快,看誰身體好能熬到天亮;另一個要慢慢治療,不停調整。」

不做世界工廠,「中國製造」將走向何方?

作為全球唯一擁有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中國有過早去工業化的風險,製造業發展不夠深不夠廣的話,附着在製造業上的服務業也會萎縮。」

GDP增速跌至40年來最低 ,深圳怎麼了?

民營經濟消沉,地價飆升,企業外遷,用「高端」產業替換「低端」產業走得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