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散的人,流動的書:在歐洲開一家中文書屋,對抗「一代移民」的宿命國際

離散的人,流動的書:在歐洲開一家中文書屋,對抗「一代移民」的宿命

如果中餐是與故土的連結,那中文書也是。

瀨戶的田中綾:她的秘密書店裡,有一處秘密文庫

她緊張得低叫一聲,然後不禁失笑。平常跑慣這社區的營業車輛,都沒注意到這小書店⋯⋯

日本村落裡的隱世書店:不賣暢銷書但把冷門書賣到再版

「雖然庭文庫也賣書,但我最想做的是『你可以一直待在這裡』的地方。」

與香港道別:一家獨立英文書店的意外結局

擁抱流淚與道別後,Albert 在7時45分將所有人趕出書店,關門,在外面貼上「香港是我家」的字牌⋯⋯

在垃圾年代重新走進一家書店:香港崩壞時的獨立書店新浪潮

經歷亂世,能量流轉,如果一本書救一個人,那一間書店呢?

詹正德自述:有河書店重開,某些無限比另一些無限還要大

疫情大爆發,全球實體書店同聲哀號,闊別讀者兩年有餘的有河書店卻在這時重新開張了⋯⋯

敦南誠品:逝去故事的六面體,與一個問題

當書市衰落,閱讀行為習慣改變,人們不需去書店就能取得想要的書,獨立書店難道還要與誠品比較嗎?

中資書店淪為政治稻草人:經濟抗爭,你要珍惜的是什麼?

遠離對人最基本的關懷,把對極權的不忿發洩在錯的對象上,這是在可知的未來裡不斷操作的精神麻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