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Whatsnew

發布首款「碳中和」產品後,蘋果仍遭遇「漂綠」質疑|Whatsnew

或許值得反問的是:碳信用項目是否真的有效?項目本身的環境價值是否有被誇大?

2023年9月12日,美國,蘋果公司園部內,參觀者試戴 Apple Watch。攝:Jeff Chiu/AP/達志影像

2023年9月12日,美國,蘋果公司園部內,參觀者試戴 Apple Watch。攝:Jeff Chiu/AP/達志影像

特約撰稿人 九月 發自阿姆斯特丹

刊登於 2023-10-30

#碳中和#碳抵銷#淨零#洗綠#apple#漂綠#蘋果

2023年9月的新產品發布會上,蘋果公司這家科技巨頭宣布將在全新的 Apple Watch 系列手錶中推出首批碳中和(carbon neutral)產品。發布會上還請到了奧斯卡獲獎女演員 Octavia Spencer 出演宣傳其實現碳中和努力的廣告片「自然母親」(Mother Nature):片中,「自然母親」生氣地向蘋果公司的領導層詢問他們為緩解氣候變化災難做出了哪些努力。直到蘋果 CEO 庫克(Tim Cook)親自宣布2030年讓全線產品實現淨零(net zero),才讓「自然母親」滿意。

蘋果的這套廣告發布後,在互聯網上好評不少。但其後仍然引發了批評。批評者認為,這條廣告仍反映出大公司在氣候議題上的「漂綠」(Green Wash)行為,即公司通過誤導方式誇大其產品的環境效果。(延伸閱讀:《專訪社會學家潘毅:離不開蘋果的我們,可以為富士康工人做什麼?》)

其中一個批評指向蘋果在廣告中頻繁使用的「碳中和」一詞。「碳中和」和「淨零」不同。後者指整個生產過程中幾乎沒有溫室氣體排放,而前者則可以通過「清除二氧化碳」來抵消。這其中就存在着不同的公關空間。

使用「碳中和」,不免讓人容易理解為產品沒有產生額外碳排放,並對地球沒有更多傷害。但夏威夷大學的氣候科學家大衛·何(David Ho)就在接受 WIRED 採訪時指出,更多產品總會對環境產生影響。「沒有所謂的完全碳中和產品……它讓消費者以為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而不需要減少消費。」他指出,除非這款新手錶被設計成可以直接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否則它實際上並不是碳中和的。

非政府組織「公衆與環境研究中心」的一份最新報告指出,蘋果的碳中和承諾讓人疑慮的一點是:在2023年,蘋果以技術理由,停止推動供應商向社會公開披露工廠級別的溫室氣體數據。

蘋果公司在報告中披露指,「碳中和」手錶的減排措施包括了在生產過程中100%使用清潔電力、減少航空運輸;最後每款手錶的生產仍然有 12kg 的碳排無法消除,需要企業通過碳信用購買解決。

而這一過程的諸多減排措施,都還缺乏嚴格的行業標準規範和數據公開。比如使用清潔電力這一項,「界面新聞」的調查發現,在蘋果的供應商中,大部分企業還未向社會披露可再生能源使用情況,而媒體通過不同渠道收集到的供應商碳排顯示僅有小幅下降。

蘋果公司官方網站指,Apple Watch Series 9或SE型號,只要配搭運動手環,即為碳中和產品。圖:Apple官方網站
蘋果公司官方網站指,Apple Watch Series 9或SE型號,只要配搭運動手環,即為碳中和產品。圖:Apple官方網站

而蘋果的另一項減排措施:購買碳信用(carbon credits)也是另一個近幾年來在行業內缺乏統一規範的行為。購買碳信用是當企業暫時無法減少碳排放時,通過購買他人減排成果,來補償自己生產行為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它只是一種補償,而並非減少或消除生產本身導致的二氧化碳。(延伸閱讀:《遠方的森林,注水的碳,以及起飛的氣候生意》)

在碳交易市場尚未得到嚴格約束的情況下,碳信用的質量也參差不齊。不少企業會通過購買便宜的碳信用來抵消自己大量生產製造的二氧化碳。而便宜可能意味着碳信用的質量問題。

影響碳信用質量的最重要的兩個特性,是外加性和持久性

前者用於驗證一個環保減碳方案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性。比如2019年 JPMorgan Chase&Co 購買了由美國碳登記機構( ACR)認證的 Hawk Mountain 森林保護碳信用,想用來抵消公司員工通勤造成的碳排放。事後卻發現,這片森林自1930年開始就是政府劃定的保護區域,砍伐風險原本就為零。因此對這個區域的碳信用購買效果為0。

後者同樣可以以植樹造林作為例子:許多碳信用項目如果在一片荒地開始種植樹木,它往往至少需要十年時間才能產生固碳效果,開發方如何在這期間控制可能產生的洪水、山火、蟲害等風險,讓項目最終產生如它最初承諾的碳抵消效果,也需要劃上一個問號,而上述這些,都是會影響碳信用持久性的風險因素。

放在整個碳信用的大市場上。據統計,目前國際上不同的碳項目方案達到了170種,包括森林保育、甲烷再利用、溼地保育等。但每種方案的計算方式都不同,尚未達成統一標準。

其次,國際機構認證項目也不見得靠譜。根據《衛報》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全球主要的碳信用認證機構「 Verra」的超過90%的熱帶雨林抵消積分(這是公司最常用的抵消措施之一)很可能是「幻影積分」(phantom credit),環境項目的抵消影響被無限誇大,並沒有實現真正的碳減排。而此前迪士尼、GUCCI、殼牌等大公司都在購買這家公司的碳信用,這很可能只會造成地球加速升溫。

我們可能也在這次的蘋果廣告中看到類似關鍵詞,比如廣告片那句「不是種樹,而是種一片森林」,以及公司在報告裏提到的各種認證標準。或許值得反問的是:這些碳信用的項目是否真的有效?項目本身的環境價值是否有被誇大的嫌疑?

一些看到廣告的反對者在互聯網上諷刺說,如果想更好地保護環境,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停止每年推出新手機,製造可讓用戶升級的手機。(延伸閱讀:《我和我使用的「物」:不依賴跨國集團與連鎖店的生活方式》)

放在歐洲的例子中,這其實很有道理。根據歐洲環境局(European Environmental Bureau)2019 年的一項研究,將手機和其他設備的使用壽命延長一年,在歐盟境內減少的碳排放量就相當於從道路上移除200萬輛汽車。可見,減少排放的最佳方法之一,首先是不排放。對消費者而言,延長設備的使用壽命目前仍然是減少環境足跡的最佳方法。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端傳媒的下一程,需要你的守護。今天就成為訂閱會員,支持我們走下去,支持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點擊了解更多會員計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