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大陸 國際 封控抗議潮

要喊甚麼口號?訴求是誰的訴求?從阿姆斯特丹到台北,海外聲援者的困惑

「我覺得很矛盾,一方面害怕上升太過,應該把訴求限制在防疫方面。一方面又覺得,我們要科學防疫,這個政府,可能嗎?」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哥倫比亞大學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攝影:沉璧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哥倫比亞大學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攝影:沉璧

阿姆斯特丹水壩廣場:一場意料之外的衝突

住在荷蘭的大陸女生小寧(化名),在11月27日晚上七點多就到了阿姆斯特丹的水壩廣場(de Dam)。水壩廣場在阿姆老城區的中心,是王宮的所在地,不遠處就是紅燈區和唐人街。這裡是遊客熱門景點,也是荷蘭國內慶祝各種節慶,或是各種示威抗議的地點。這天晚上水壩廣場有烏魯木齊火災死難者的悼念儀式。雖然下著微雨,天色又早就黑了,廣場上仍聚集了二﹑三百人,大多是戴著口罩的中國年輕人,圍成了一個大圈。

小寧擠進人群裡,到了圈圈的中間,看到十來二十個看起來像維吾爾面孔的人,拿著應該是烏魯木齊火災死者的照片,前面是點燃著的白色蠟燭和「不要忘記﹑不要原諒」的標語。那時活動還沒有開始,背景播著哀傷的音樂,也沒有人喊口號。「就是很平靜的,默哀的氣氛。」小寧說。

人群中也有剛好身在阿姆,所以在Instagram看到信息後順便去參加集會的大陸女生木木(化名)。她那天比小寧更早到了廣場,看到維吾爾人在廣場上有集會,舉著一面她從沒看過的,淺藍色上面有個月亮圖案的旗幟。後來她看到維人也有參與默哀,以為他們是組織者之一:「我還以為他們跟維吾爾族人有solidarity(團結)。」維人和其他看起來像是漢族的年輕人都低頭在點蠟燭。點到差不多的時候,周圍的人都舉起了白紙。

2022年11月27日晚上,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出現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2022年11月27日晚上,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出現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網上圖片

至於後來的衝突,互不相識,站在人群兩個不同位置的小寧和木木,都看不清楚實際上怎麼開始發生。

大概是過了十多分鐘後,人群中的氣氛有些改變了。「旁邊開始有人喊口號,說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還有些聽不懂語言的口號,應該是維語的口號」。然後小寧看到有維人拿出了代表東突(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的藍底月亮旗,而且開始用手機直播現場情況,繼續喊了些維語口號。其他戴著帽子口罩,明顯不希望露臉的參與者看到直播有點慌,都在閃躲,前面開始有點混亂。

小寧指,在維族人拿出東突旗後,有些看起來像大陸留學生的年輕人高喊說要脫離這場活動,另起爐灶。「他們說活動性質變了,那些維吾爾人的訴求不是我們的訴求,我們這些要為烏魯木齊死者默哀的人,應該在旁邊另開一個場地。」可是這又引起了另一波衝突,有些人反駁說不應該分開,因為維人也在悼念烏魯木齊的死者,希望他們的死被徹查,那是所有參加者的共同訴求。場面逐漸混亂,雙方情緒都很激動大聲吵鬧,互相推擠。「後來警察來勸架了,場面才受控。」小寧說。

而木木看到情況有變時,已經是維吾爾人跟其他中國年輕人背對背站著。她以為這是組織者的安排,後來才知道是人群中起了衝突。「好像是維吾爾人中間有喊了個口號是『Fascist China』(法西斯中國),然後有些其他的大陸年輕參與者就覺得,我們反對的對象應該是中共而不是中國,不應該把中國跟中共綑綁在一起。 但同時又有人說,中共早就綁架了國族敘事,所以『法西斯中國』這個口號還是能理解的。」在雙方開始衝撞的時候,木木站得跟維族的組織者比較近。「他說要承認有genocide(種族滅絕)。」

警察來過後場面平靜下來,但哀思的氣氛也沒有了。參與者開始叫不同的口號,有些人叫「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因為參與者很多,叫甚麼口號都有人響應,但四通橋「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的口號響應最多,其他口號則都只有零零星星的響應。

雖然不是第一次去類似的集會,但木木說這次水壩廣場的衝突還是讓她覺得很驚訝。「覺得雙方了解太少了……有人說那支東突旗代表恐怖主義,又有人說不是。我之前根本沒看過那支旗,不知道有甚麼訴求。只覺得,大家尋找solidarity的過程,仍是長路漫漫。」「後來有人在群裡說,有人跟維吾爾組織者聯繫並道歉了,好像說,那個維吾爾人家裡有近二十個親人都被抓了,所以情緒很激動,他們在維權的過程中,也受過很多不公待遇……」

小寧站在圈圈外圍的時候,有個維族媽媽推著嬰兒車站在她旁邊。「她說她是維族人,但也不同意他們說的東西。我想她應該是指維族獨立群體的訴求。她又說很感謝我們幾個大陸人來了集會。然後我跟她說sorry about Urumqi(對烏魯木齊的事感到很遺憾)。」小寧跟維族媽媽在道別前擁抱。「我在想,關於漢族跟維族的問題,就還有很多的complexities(複雜性),是沒有表現在這場集會的衝突裡的。」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台北自由廣場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行動,民衆拿著白紙、手持燭光,並邀請在場人士分享。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台北自由廣場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行動,民衆拿著白紙、手持燭光,並邀請在場人士分享。攝:林振東/端傳媒

紐約河畔公園:把維吾爾人的聲音放在中心

紐約的聲援抗議在11/29週二晚上七點,地址選定紐約的中國大使館門口對面的河畔公園。抗議者需要從時代廣場地鐵站出來,向哈德遜河的方向逆着寒冷的河風一路向西,中國大使館就在哈德遜河的旁邊。

這不是第一波走過從時代廣場到中國大使館門口這條路的抗議者。2019年的炎夏,反送中的隊伍也高喊着「公民抗命」踏過這條路。今天一下地鐵,地鐵站的柱子上就貼着一張白紙革命的A4紙;使館門口的路上已經遍布清晰的「不自由,毋寧死」、「烏魯木齊東路」和「放人」的塗鴉,和已經被磨損的「Liberate Hong Kong」並排在一起。

跟着麥克風和鼓聲走進使館門口的河畔公園,大台周圍裏三層外三層站了千餘人。站在高處仔細閱讀手牌,除去無數張白紙和烏魯木齊路標之外,幾乎能讀到中文世界反對派的整個政治光譜裏所有的符號:北島的詩等大量六四時期的意象,四通橋等反抗封控的意象,還可以看到維族人的淺藍色旗幟、香港人的黃色雨傘和西藏獨立運動的雪山獅子旗,等等。同時,令人無法忽視的也是紐約中城這個地點自帶的階級性。相比於前一天哥倫比亞大學抗議者的年輕面孔,這次來的人口罩背後的面孔更加成熟,甚至不乏揹着繡着公司logo的書包的白領。

現場分發的傳單和在場人手中的標語上,都列出了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的四項訴求:允許公開悼念﹑結束清零政策﹑釋放維權同胞﹑保障人民權利。

小K和她的朋友們提前幾天做好了手牌。「反正也做不下去別的事情了,不如就做點手工吧。」 做手牌的行動感緩解了政治抑鬱帶來的癱瘓和無力,也提供了大家坐在一起討論、處理情緒的空間。小K的友人Y先生還做了「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的標語,並在下面寫了一行小字。對他來說,此刻的「辱罵」是必要的情緒出口。

2022年11月29日,美國紐約,人們在中國大使館外聚集,點蠟燭悼念烏魯木齊火災死者,並聲援中國反封控運動。
2022年11月29日,美國紐約,人們在中國大使館外聚集,點蠟燭悼念烏魯木齊火災死者,並聲援中國反封控運動。攝:Alexi Rosenfeld/Getty Images

至於要不要像Y先生一樣喊出那些比較激進的口號、如何處理更加「極端」的觀點、是否存在書寫共同綱領的可能,都在這次抗議的電報群裏被反覆爭論。在金融行業工作的漢族女性M女士坦言在路上看到淺藍色的維吾爾旗幟的時候,心中一陣緊張。「烏魯木齊的火災與新疆集中營之間並沒有可證明的相關或因果,但你沒法否認這次情緒如此高漲,是很多人把心裏壓抑着的對新疆高壓政策、民族政策的不滿一起藉機抒發了出來。」 她非常擔心這樣的路線之爭會在現場引發衝突。「你可能覺得這兩件事情是同一件事情,但是他們覺得必須要分開,不分開就是綁架,這就很容易打起來。」

然而在現場,「烏魯木齊」成為了重要的關鍵詞。組織者架設了大型投影儀,將能夠蒐集到的11位遇難者的名單、照片,以及「烏魯木齊」字樣投影在大使館的外牆。在自由發言的環節,組織者也優先邀請維族人發言。維吾爾人的發言給參與組織的社群成員V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在她看來,組織者做出的最快、最好、也是最重要的決定,就是把維吾爾人的聲音和體驗放在中心。在維吾爾人發言者的帶領下,也有不少人喊出了End Uyghur Genocide(終結種族滅絕)和Close Concentration Camp(關閉集中營)。

對於來自大陸的流散社群來說,參與或者組織這樣規模的抗議活動,都是摸着石頭過河的體驗,而香港的抗議者走在他們前面。前一天晚上去塗鴉的抗議者發現香港人已經來過了—— 地上已經有香港人留下的黃色和黑色油漆的塗鴉。V也透露,香港手足指出了很多組織過程中的不周到,譬如沒有指定的安保人員來引導人群,組織者也沒有便於識別的反光背心。

W先生帶了一條數米長的巨幅「不自由毋寧死」來到現場。他表示,理解為什麼有人會不願意喊出「下台」口號,也理解為什麼這個口號如此有傳染性。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個體已經高度原子化,國際歌也好,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也好,這些符號都已經被剝奪,並沒有一個符號把所有人團結在一起。但在他個人看來,既然已經站在了街上,無論喊什麼都沒有本質區別。「喊習近平下台是最簡單,也是最有力的。」

喊口號有用嗎?有的受訪者認為能「把勇氣傳遞下去」已經很可貴。M女士認為,「從成本收入比的角度」考慮抗議對極權政府來說根本不合理,然而參與者都有賭一把的理由——「能夠有這麼多人站出來一起反抗,時間窗口可能是很短暫的,大家心裏可能都知道這一點。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向上send a message。而且大家在這裏奮鬥了這麼多年,比學生可能多積累了一點資源,也有抗議的自由,加上紐約這個地方也有他的象徵意義;大家願意儘自己所能把火拱大完全可以理解。」 M女士戲言,「組織的這麼大,希望在內參上能爭取到一整個bullet point!」

台北自由廣場:「你要習下台,之後呢?之後怎樣?」

陸籍學生朝薇(化名)收到朋友分享27日晚台北的聲援活動後,猶豫片刻,便決定出席支持。這是他第一次參與公開聲援活動。自由廣場碑樓前,朋友給他遞來蠟燭,他定睛看了幾秒才拿到手上。「有一種中國人的害怕啊,緊張啊。」

朝薇昨晚像過去半年一樣,滑了很久的手機;網上關於中國防疫的政策亂象,讓他焦慮,也擔心家人。他給端傳媒記者看自己的抖音介面,裡面一條接一條,都是網民諷刺清零、靜默管控的短影片,如「(在外國)與病毒共存後,雖然得到了快樂,但失去了煩惱。」他說,自24號烏魯木齊火災事件後,「網管已經刪不過來了。」

現場高峰時刻,有約100人參與。在空曠的自由廣場旁的碑樓,志工點燃蠟燭陣,佈置布條、以及有四通橋標語的紙牌,還有近日中國流傳的網上文章:「跳了樓的是我,在側翻的大巴車裡的是我,走路離開富士康的是我,被拒診的是我,幾個月沒收入的是我,死於火災的是我。如果都不是我,那麼下次可能就是我。」

7點開始,在場有參與者輪流拿麥講話,包括分別手持「中國人的命也是命」、「中國人要自由」的民運人士王丹、周鋒鎖,也有來自香港、台灣和奧地利的講者分享感受,鼓勵正在抗爭的中國民眾。王丹說,中國示威者不只在爭取民主自由,更是生命的權利。隨後,有人帶頭唱起《國際歌》,呼籲彼此團結。

最多人呼應的口號,是北京四通橋的標語。不過,現場參與者,多數沒接上口號的頻率。活動不限制發言的特點,更加強了對事件各自表述的氣氛。在一名講者在高呼「不要核酸要自由」後,又喊了「台灣獨立」和「結束一黨專政」,引起一片沉默,也有人面面相覷。

朝薇感覺「這活動沒有很紓壓」,他的幾位陸生朋友也有同感。「這活動有點像大家各自有不同的話要說,但沒有一個行動綱領。比如說,你抗議官員對火災的回應,你要習近平下台,但之後呢?之後要怎麼樣?」他提前離開廣場,回家繼續滑抖音,也開始追蹤Twitter。看到當晚不同中國城市都有示威,他說,「這比自由廣場那活動催淚多了。」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台北自由廣場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行動,民眾拿著白紙、手持燭光,並邀請在場人士分享。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台北自由廣場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行動,民眾拿著白紙、手持燭光,並邀請在場人士分享。攝:林振東/端傳媒

在場的港生Dennis,因為想找同路人「圍爐取暖」,找到壓抑情緒的出口而參與,而不只是想聲援。「我覺得以前香港抗爭的回憶,又回來了。」他想起香港2019年社運時,眾人一呼百應的狀態,「這次中國的事情真的很難得,有超過一百個高校都示威!」

他坦言,因為始終不是自己家的事情,一直沒有特別關心中國的防疫情況。不過,自北京四通橋標語事件後,他陸續追蹤事態發展。從這次烏魯木齊火災事件,他看到在中國「as human beings (生而為人)的權利都得不到保護。」

活動不乏台灣本地參與者。任職廣告業的Claire,和從事設計工作的Mido就在Instagram、臉書看到圖卡後到場。

Claire發現參與人數比想象中少。「來這裡,是因為心疼受苦的人,我也想看看多少人、什麼人支持這次對岸的抗爭。」她形容現場的氣氛,和人們手上,有些在燃燒、有些已經熄滅的蠟燭很像,「有種寥落中堅持散發一點點光的感動。」

但Claire在聲援之餘,也疑惑中國的民主、自由,是的否真的對台灣好,「如果不放棄武統呢?」她說,台灣人支持中國抗爭是因為普世價值,不是因為「我們是一家人」。但她也感概,「在心裡深處,還是希望每個人、無論是哪裡人,都能自由而有尊嚴地活著。」

Mido則驚嘆「中國民眾願意站出來,甚至還喊出習近平下台、要選票要民主,我想這並不是一時片刻才發生,而是一直醞釀許久所爆發出來的行動。」她想盡力聲援,而到現場是身為台灣人的她能做的。

「我想對於被中國一直打壓的台灣,還有經歷血腥鎮暴的香港,再到中國現在發生的事,其實心情都非常複雜,但看見勇敢站出來的人們還是會忍不住敬佩,儘管彼此國家認同並不相同。」

對烏魯木齊,Mido說「不管結局如何都會記住」,正如她每年都會悼念六四事件,「要記住當年非常勇敢人們的事蹟」。

Claire朋友手持的蠟燭,在活動尾聲燒著了紙杯,燃成一團火球。她說,「雖然很快就被踩熄了,但那一瞬間爆發的火光還是很驚人的。我在想會不會是這場運動的某種隱喻。」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巴黎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現場有數十人手持白紙抗議。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巴黎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現場有數十人手持白紙抗議。圖:受訪者提供

巴黎龐比度中心:反對過度防疫,還是不合理政策後面的問題?

巴黎時間11月26日開始,一張有關在龐比度(Pompidou;蓬皮杜)中心進行火災悼念活動的海報開始在華人群體和社媒平台上流傳。沒有人清楚活動發起人是誰,但當地時間27日晚七點,龐比度門前的廣場上已經聚集相當數量的人群來參與活動。

距離悼念地點還有幾十米時,便可看到一片白色,在夜色中極為引人注目。這是人們手舉白紙,以示對網絡上相關事件不能被自由評論的抗議。也有些人在口罩上打上紅色的叉,或寫上「404」,隱喻無法發聲。同時,還有人帶著自製標語,包括「民主法治,言論自由」、「聲援正義,Nous revendiquons nos Droits De L’Homme (我們主張人權)」等。

現場的人群站成環形,在中心被圍繞的是鮮花與蠟燭,還有一塊打印的烏魯木齊中路路牌。在活動現場粗略估計有上百人,有參與者表示這是巴黎少見的華人群體的抗議活動規模。

來自深圳的Y對記者說,「我希望通過海外聲援的方式,去支持那些國內正在抗議的人民。讓更多受疫情或者其他形式壓迫的人得到自由,更大程度的自由。」而對於這場抗議熱潮的訴求,他認為除了「科學防疫」以外,還有更多需要改變的地方:「我覺得整個(抗議的)目標應該是科學防疫……也不是一味說取消防疫,也不是說加強防疫,更多是科學防疫。我覺得現在不管政府啊,或者人民也好,看不到一個科學的真相,或者說邏輯上的真相,所以我覺得首先是說如何去科學防疫這件事情。然後是把所有的這種不合理的制度,以及各種形式存在的壓迫感取消掉。是隔離也好,警察施暴也好,或者說社區人員的不負責也好。」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巴黎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現場有數十人手持白紙抗議。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巴黎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現場有數十人手持白紙抗議。 圖:受訪者提供

同樣來自深圳的Sandrine,也將這次活動理解為對防疫政策背後,針對公民權利不合理限制的控訴。「我覺得抗議最終目標就是獲得一個公民的權利。能夠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我覺得這是一個國家走向進步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標誌,如果沒有這樣的自由,你再喊打倒獨裁,讓習近平下台也沒有任何的作用。」已經三年沒有回國的她表示,其實家裡受到疫情的相對較小,「但是我仍然覺得這是需要去抗爭的,因為我很害怕有一天會落在他們頭上。」「我想做一個公民,我不想做奴隸。」

活動的主持者蔣不來自北京,他解釋自己的名字是「Dit Non」, 諧音「講不」。已經在巴黎生活了三年的他組織過幾次類似的活動。「因為我們法語好,我也希望向法國社會傳達中國不是都熱愛獨裁的,不是都甘願被奴役的。中國人至少有一部分是是渴望憲政民主,渴望言論自由的,也甘願為此付出代價。」他說,「在海外我們抗議是相對來說很安全的。」「今天站出來的人可能有200人,這200人裡我打賭99%,他們不會在未來的生活裡因此受到任何影響。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這點的時候,越來越多人能站出來的時候,可能這事情會有所改變。」

活動現場大部分人為了安全,還是用圍巾、口罩、帽子等做了面部遮擋。也有一些人持有更坦然的態度,認為即使害怕但還是要站出來。來自安徽的邵先生今年40歲,他站在人群靠前的位置,沒有戴口罩但面對拍照錄像的人群仍然很淡定。第一次來參加抗議活動的他說,「我來到這裡是想做些什麼,因為在過去的幾十年,心中一直被壓抑,但是我們什麼都沒有做。我覺得我一直很懦弱。我今天也不是勇敢的人,但是我覺得我今天必須要站出來,做一點什麼。所以參與這件事情就是我行動的開始。」

活動全程比較平和,未有發生激烈衝突。但也有人表示,這與自己預想的活動不一樣。來自湖北的田先生說,「我之前是在網上看到有朋友說這邊有一個悼念活動。」「但沒想到今天這個活動變得有點激烈,大家都在喊口號。好像沒有人真的去哀悼,覺得有點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2022年11月29日,哈佛校園地標「哈佛銅像」前,有數十名學生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2022年11月29日,哈佛校園地標「哈佛銅像」前,有數十名學生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圖:鹿鳴提供

兩個大學校園

29日中午12點左右,聲援人士開始在哈佛校園地標「哈佛銅像」前聚集,他們大部分是哈佛的學生。兩天前有哈佛學生建起網上群組討論活動細節,有數百名同學加入。

12點後,聚集學生逐漸增多,但許多仍站在較遠處觀望,猶豫是否靠近銅像。有三名學生在銅像前舉起白紙,隨後有學生號召更多人加入。12點30分,哈佛銅像前聚集了大約80人。

人群起初是安靜地舉著白紙。人數穩定後,開始有男生領喊口號。「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不要核酸要自由!不做奴才做公民!」隨後人群合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義勇軍進行曲》、《送別》。合唱之後,人群恢復安靜。有數名女生打破沈默,領喊口號。除了使用早前四通橋抗議者的口號,還喊出「民主法治」、「毋忘李文亮」等,並開始用中英雙語領喊。

2022年11月29日,哈佛校園地標「哈佛銅像」前,有數十名學生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2022年11月29日,哈佛校園地標「哈佛銅像」前,有數十名學生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圖:鹿鳴提供

當喊到「毋忘六四」、「聲援西藏」等大陸敏感詞,人群聲音較稀落。有人喊出「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起初未得到人群回應。但他多次嘗試之後,在集會尾聲,人群中約有半數跟喊這兩句口號。

哈佛學生王真(化名)在集會中領喊口號。她表示,自己不是一個聲音洪亮的人,也沒準備要領喊口號。當她詢問身邊男生是否願意領喊,得到否定回答,她才決定領喊。

「讓我意外的是,許多中國學生身在哈佛,卻比身在大陸的人更不敢發聲。當然,這不是他們的錯,這說明政府的壓迫讓他們難以走出恐懼。」王真說。

這是王真第一次參加抗議活動,但她帶著「豁出去」的決心。她在大陸見過朋友因參加左翼活動而受打壓,自己因此「已經沉默了很多年」。

除大陸學生外,聲援人群中也有不少台灣和香港學生。一位女生從波士頓另一所大學來到哈佛參加集會,她手裏拿著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卡片。她告訴端傳媒,自己是在香港長大的台灣人,她將2019年曾在香港使用過的卡片帶到了美國。

在人群外圍旁觀的中國籍學生小張對記者說,他認為參與聲援的同學是勇敢的,但他對行動的結果悲觀。「政府很快就能分化示威者。大家的利益不同,可能有些人有外國護照、有些人是中國被反腐官員的後代,他們帶著不同目的,很容易被分化。從群裡的討論就能看出大家的分歧。」

2022年11月29日,比利時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2022年11月29日,比利時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圖:陳鮑提供

同一天舉行悼念集會的,還有大洋另一岸的比利時小城魯汶。這座人口約十萬的大學城距離歐盟政治中心布魯塞爾僅30公里。29日晚上六時二十分,廣場上已聚集大約兩百多人。活動組織者號召現場所有人為逝者默哀三分鐘。

默哀結束之後,一名男子開始唱國歌,但只有零星幾個人加入。在現場的幾個香港人聽到國歌後相視一笑,迅速離開了集會。同哈佛校園内的人群一樣,集會參與者們也安靜地舉起手中的白紙。零星幾人甚至製作了自己的抗議標語。咪咪(化名)便是其中一人。他在前胸後和背都貼上了印有「境外勢力」的A4紙。「這是我主動貼的,就是想讓他們來看一看。」

今日正巧碰上比利時鐵路大罷工,僅有限車次仍在運行,但來自比利時其他城市的華人仍想方設法抵達魯汶。曉晨(化名)居住在比國另一座城市。她自社交媒體上聽聞這次燭光悼念活動,攜友人專程趕來。默哀結束後,她向記者說她不太滿意這次的集會:「太安靜了。改變是從聲音開始的,要變的話我們必須發聲。」

曉晨話音未落,一個女子首先念出四通橋口號,慢慢地過半集會參與者也加入了。喊過一輪四通橋的口號後,女子再次高聲道:「同胞們我們要的是什麽?是民主!是自由!」

「習近平下台!」曉晨吶喊道。

「習近平下台!」人群的另一邊有人重覆了回應。同樣的字句曉晨又重覆了一次,更多人回應了。又一次,約莫半數人加入了她的行列。

但此時,一對男女突然向人群喊話:「這不是我們這次活動的本意!我們只想悼念我們逝去的同胞。」

人群最後方的一位女子立即回嘴說:「那你自己悼念去吧!」人群中也有人附和,氣氛一度變得很緊張。爲防止事態升級,一名參與者對所有人説:「我們不要割席,要團結!」

大約夜晚七點,魯汶火車站前廣場的人群開始散去。同一時刻,距離悼念現場500米開外的魯汶大學主圖書館奏響了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演奏者是大學的一位音樂教師,他說希望以此曲來鼓勵中國及國際的抗爭者們。《月》的旋律響徹了魯汶城。

2022年11月28日,英國倫敦,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對面擺放著鮮花和蠟燭,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2022年11月28日,英國倫敦,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對面擺放著鮮花和蠟燭,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攝:Toby Melville/Reuters/達志影像

倫敦中國大使館:「科學防疫,這個政府,可能嗎?」

來自福州,今年26歲的李婷(化名)居英八年,但11月27日晚,是她第一次出席在中國大使館門階前的烏魯木齊死難者悼念行動。她在Instagram專頁北方廣場 @northernsquare 看到抗議的訊息,叫上了室友,同是26歲來自浙江的沈思(化名)一起來參加。二人前一天晚上花了十多個小時看Instagram上的上海烏魯木齊路抗議直播和各種新聞,也刷了一個晚上的微信和抖音。雖然知道國內對嚴密封控怨聲載道,但抗議潮仍然出乎李婷的意料之外。「我沒想過會有這樣的場面出現,在國內這是不能想像的事情。在某種層面上來說,中國是個只有個人,沒有集體的地方。」

李婷十八歲來英國北部唸大學,之後一直在倫敦工作,跟同學沈思一起在克拉珀姆區分租一個房子。她有個國內中學同學的群組,最近都在討論這場封控抗議潮。李婷給記者看她的手機信息:「我的中學同學很多都不住國內了,有不少是大學後直接留美的,歐洲也有。但這些人,有些還覺得國內的封控一點問題都沒有,對於中國的清零政策還充滿自豪。」沈思說:「問題是,他們自己都在國外不戴口罩不做核酸不用健康碼了。就有點,怎麼說……有點虛偽吧。」

晚上七點左右,雖然陰雨綿綿,倫敦中國大使館門外已經聚集了幾百人,許多人帶了自製標語,有四通橋示威者的二十八字口號,有「不自由﹑毋寧死」﹑「我不是境外勢力」﹑「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我們的自由﹑我們的權力」﹑「#A4Revolution」等等。有中國留學生把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路牌印了出來,造成大型橫幅帶到現場。有示威者拿著習近平的照片,但上面放了希特拉的招牌鬍子。有人把香港歌手謝安琪「家明」的歌詞寫成標語:「誰願意為美麗信念/坦克也震開」。

現場有人向參加者派發白紙。很多人跟李婷和沈思一樣戴著口罩,用外套帽子把眼睛也蓋了一半。「主要是家人在國內,不希望被拍了。」沈思說。

李婷自言一直認為自由是最核心的價值:「不然我就不會在十多歲的時候就決定留英,不再回國長住了。」但她和沈思依然會擔憂某些口號「說得太過」。「不是說不同意誰下台,而是怕根本沒有到那個程度,這些是做不了的事情。是不是應該要求科學防疫,放棄Zero COVID policy就好了呢?這些好像才是合理的訴求。」

「我也覺得很矛盾,一方面害怕上升太過,應該把訴求限制在防疫方面。一方面又覺得,我們要科學防疫,這個政府,可能嗎?」沈思說。

2022年11月28日,日本東京,中國駐日本大使館附近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
2022年11月28日,日本東京,中國駐日本大使館附近有聲援中國反封管抗議的行動。攝:Kim Kyung-Hoon /Reuters/達志影像
封控抗議潮 每週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