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電影 風物

專訪岑珈其:有好劇本人人開心,但假如劇本不好呢?

電影,劇集,綜藝,試當真網片,岑珈其深信自己會將他把握到的機會做到最好。


岑珈其。  攝:林振東/端傳媒
岑珈其。 攝:林振東/端傳媒

岑珈其穿著西裝外套,單挎一個深色背囊,從側邊小心地邁過了伸縮隔離帶走進採訪現場,一邊輕輕地打了幾個招呼。

儘管他換了不同的裝扮,你還是可以將這個人與銀幕上的諸多角色聯繫起來,他們有相通的特質,是我們生活中的任何人。他不是那種販賣個性特質的藝人,不販賣「潮」,不販賣「青春」——他說自己已經31歲不再年輕了,也不販賣「演技派」這個標籤——有時候這種標籤也叫「戲骨」或「黃金綠葉」。岑珈其沒為自己的演員職業做過招徠。在拍攝或採訪現場遇見他,你會想起一個上班族的日常。

所以新片的由頭聽來是順理成章的:導演黃浩然想找一位演員,交代一個普通男孩如何認識五個女孩的故事。於是想到了岑珈其。「不需要一位高大靚仔的嗎?」岑珈其問。他一早認定了自己「不靚仔」。

2008年由《烈日當空》開始演員生涯,他往往是扮演一群年輕人中「不靚仔」的那位,甚至負責不少搞笑的戲份。但大家記住了這個「不靚仔」的普通人:《奇幻夜》中玩「天師捉鬼」嚇唬同班的叉燒,《非同凡響》中band 3叛逆少年,《金都》中的攝影師助手強仔⋯⋯《緣路山旮旯》是第一部他以「不靚仔」的普通人身份做唯一男主角,且有完整心路發展的電影。男主角阿厚不知為何認識的女生總是住在相對偏僻的位置,談情的過程中,就要開車到處去。

有一些巧合,岑珈其之前參與流動影像拍攝了麥曦茵導演的《不日常路線》,也是做一位司機。《不日常路線》用講故事的方式,一邊開車一邊帶大家遊走深水埗區,是一次與社區緊扣的影像拍攝。車程以大南街為起點及終點站,路經基隆街、南昌街休憩公園、海壇街及通州街臨時街市(玉石市場)。《緣路山旮旯》則是一套虛構的電影,相對於《不日常路線》在車內完成敘事,《緣路山旮旯》的駕駛多是串起各區的引線,在地風光才是戲肉。故事很貼地,但又很「虛構」,特地以故事主線帶領觀眾進入不少遠離市區的地點,像是一種另類的導賞。

《緣路山旮旯》電影劇照。

《緣路山旮旯》電影劇照。圖:高先電影提供

對十八歲即已考牌的岑珈其,駕駛難不倒他。他小時候看爸爸駕駛便已喜歡上開車,但不是經常開,「因為家中沒有車」。而對扮演過許多普通人的岑珈其來說,《緣路山旮旯》的阿厚也難不倒他。唯一他覺得好笑的,「導演竟然找我演一個不喜歡說話的角色。」他試著讓自己變成一個少講話,多觀察的人。他相信導演的意見,尊重電影是導演的作品,以此為準則調節自己的表演。

他看待表演便是這樣直接,對待自己的演員身份也是如此。幾年前在雜誌JET訪問中,他坦承自己從不同兼職再回到演員這條職業路很幸運。「在那個過程中,發現自己最喜歡的還是演戲,所以不想放棄這機會。」

約六七年前有一段時間,岑珈其沒有表演工作,為了生活,他就跟了哥哥做地產。這一段時間他做過不同崗位的工作,也簽過單,也受過客人的氣,還做過司機。一個多月以後,他接到試鏡的機會,明白自己始終還是喜歡表演,便辭職又再全力做演員。不知是否與這段經歷有關,在日後他於不同電影及劇集中都扮演過地產經紀。Viu TV的《地產仔》更令他收穫了很多觀眾。

做演員是他的夢想,能以此維生他就滿足且開心。這個夢想從十六歲即已存在他的腦海裡,即便之後做過許多兼職,也打消不了這個念頭。他不是在學校學習表演的「學院派」,岑珈其大部分學習表演的機會都在片場,他形容自己是「紅褲仔」出身,從什麼都不懂,在片場被罵,到明白怎樣工作,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

如今穩定的工作量已經讓他滿足,「我也不知道能否稱自己是樂觀。」但他又好像並不是一個很樂觀的人,他總是在擔心。

岑珈其一邊做著自己喜歡的表演工作,一邊也擔心無法再繼續當演員,身邊人察覺到他的憂患意識:「有的人會真的覺得拍戲沒有收益,也許放棄不再做香港電影,電視台也可能不再搞本地劇集,買其他地方的劇來播就算了。這樣演員就沒有工作可以做,最後可能只剩網片,自己拍攝,自己做完放到網上給大家看。」

岑珈其。

岑珈其。攝:林振東/端傳媒

工業北移和疫情雙重打擊下,香港的本地電影工業出產並不樂觀。岑珈其產量穩定,每年都有五六部電影或電視劇推出,試過自己做導演,也試過疫情期間完全零工作,「我最大的期望是希望能繼續做下去,因為現在我們面對著『適者生存』、不停被淘汰的一個時代,所以真的會擔心有一天別人告訴你,你不能再做下去了,這是我最擔心的。其餘的事情我都沒有太大的憂慮,現在能繼續做就先繼續做。」

沒人找他拍戲時,他就自己做導演拍短片,「導演和演員的崗位很不同,導演是講故事的人;而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做導演的,每個人都必然有自己想講的事,只是差在你覺得如何去講述才是最好,或者你想不想講出來。所以我覺得兩個崗位我都會做的,導演就是創作,講一些自己想講的事給別人聽,演員則比較多表演成分,以及事協助導演說故事的人。」

對於劇本,他也相信事在人為,相信演員能夠做好每一個角色,有機會一定會挑戰自己,「我深信總會有辦法能做好自己的角色,而不能夠(反過來)賴劇本寫得不好,說因為這樣而令我無法將角色發揮得好,這種看法我並不認同。」岑珈其將演員的責任背在了自己身上。這聽來像是自信,想多一層卻是將自己視作工業的一份子,有演藝追求,更多的是團隊精神。

有好的劇本人人都開心。在這個世代,岑珈其這一輩的演員越來越少演出機會,他加倍珍惜每一次邀請,「假如沒有好劇本的時候,難道代表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嗎?」當岑珈其說他什麼劇本都會接,去把每一個接到的角色呈現得更好,他是坦誠的。

網路上對新生代藝人的批評,他也知道。有人講現在的電影和演員不再精彩,他不介意,「這樣的話就是自己做得不好,只能接受批評,然後再去做好。」岑珈其不會刻意去討論區看別人對自己的批評,即使看到了,他也打算正面面對,「我覺得這是一個自己提醒自己(的機會),(我會知道)原來有人不喜歡這一種或那一種方式,我便再做好一點,我覺得這是好的。」

岑珈其。

岑珈其。攝:林振東/端傳媒

觀眾對他熟悉,也因為他參與了數個Viu TV製作的綜藝節目,同時也是網台試當真常駐卡司。加盟試當真,全因游學修邀請。岑珈其想嘗試拍網片,但沒有真的想要全身投入試當真,如同綜藝主持一樣,他覺得有趣,也願意嘗試新的拍攝方式。

試當真其中最膾炙人口的一集〈早晨,搭膊頭咁大件事唔准唔叫,多謝!〉戲仿了塔倫天奴處女作《落水狗》,一鏡到底,演員圍坐一圈,攝影機一鏡不停圍繞演員拍攝。同場演員們練習之後,找到節奏感,便立刻「試當真」地去拍下了這一條片,一共拍了兩條。參演的其他演員均以鬧劇或趣劇的表演方式交戲,岑珈其偏偏做不苟言笑的那位,表現恰恰又是一堆自嘲抽水對白中最惹笑的。這種強烈反差與他的節奏感令網友拍手稱快。他卻說自己並不擅長喜劇,「大家太抬舉我了」。

「我希望大家儘量不要標籤我是一個喜劇演員,」不是嫌喜劇演員不好,而是這標籤令他害怕,「我覺得『喜劇演員』是一個很專業的位置,如果真的要去探討喜劇的話,其實需要演員的戲劇根底很深才可以做到,所以我覺得自己並不是如此的專業。」他不夠膽叫自己喜劇演員,說自己「只是一個演員」。

面對任何誇獎他都立刻會提起他人對自己的幫助,「在場其他演員叫我試了其他效果,結果他們哈哈大笑。所以我便做了。我並不是(在片場)便能很果斷地分析到自己那些舉動可以達到搞笑的效果,我需要大家一起創作的時候,別人給予我意見,我才會知道哪一種表現是搞笑的。」

《緣路山旮旯》電影劇照。

《緣路山旮旯》電影劇照。圖:高先電影提供

雖然謙稱沒有喜劇演員的根底,岑珈其出現在鏡頭前,在每一場戲裡,總有些不一樣,他的眼神或台詞會調和過於嚴肅及正經的氣氛,令整場戲輕鬆,有生活氣息。曾經共演過的凌文龍評價岑的演技很自然很活,不會有表演的感覺。

這種表演讓岑珈其的演員身份和角色變成一體,本地觀眾或許會好奇在生活中他是怎樣的人。經過公共形象的塑造,本地藝人總是向公眾交出一種很清晰的想像。但如果走入岑珈其的社交平台,他並不是那種將生活360度展開的人,或者該這樣說,岑珈其的帳號沒有展示那種數字時代的「社交生活」。平台上的絕大多數照片他都在工作,或者拍照片本身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偶爾有家人,與太太未結婚前的約會相片,也都不是刻意要展示私人生活,簡單紀錄,點到為止。岑珈其沒有一個網絡人格。

直到2020年8月他宣布求婚成功,他才開始多放出一些家庭生活,從這以後,岑珈其彷彿多開放了一些些職業背後的,不做演員時的岑珈其本體。

「很坦白說,我是因為身處現在這個世代,所以才使用社交平台。」岑珈其喜歡直接面對面的溝通與玩樂,過去他甚至不用這些平台,「我想知道你的近況,我就會打電話,約出來吃飯,而不是翻看 Facebook 或者 Instagram 去了解對方的生活。我覺得這樣好疏離。」

只是現在社交平台已成為這個世代不可或缺的事物,公眾人物不能倖免,甚至是工作必須,這大概也解釋了他的日常貼文與照片,那只是生活中他的小小碎片,要想知道他的生活,你就要面對面來聽他怎麼講。

想到朋友,他就會約對方外出,即便是打電動遊戲,他也喜歡一班人一起連線,「我也可以一個人在家看戲,看書,但待太久就會想要找人聊天。」他說他隨時都會找人聊天,只要見到對方就會開講。一起合作的演員也是朋友,多次在訪問花絮中笑他很多話講,是那種朋友之間親切的「取笑」。

疫情期間沒有工作時,他有和朋友去做兼職,閒來也看劇,考了電單車牌,跟著去學攀石和潛水,「可以增值自己」。找到東西可以學,他很開心。

「這是世界上有太多事可以學,又難得太太也有興趣,能一起去玩,」除了電單車之外,有很多東西兩人一起學,一起做,「做運動,踩單車,跑步,還有保齡球⋯⋯」這應該就是他們的相處方式,只要一人有興趣,提出來,兩個人就一起學,一起玩。原本計畫在三十歲結婚,碰巧太太懷孕,他覺得這是一個上天的禮物。如今以丈夫和父親的身份工作,岑珈其在想法上更踏實了。

岑珈其。

岑珈其。攝:林振東/端傳媒

Makeup: Carmen Chung
Hair: Nickienick
Styling: Jo.meh.ah
Knit: THEORY
Suit: HARRISON WONG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港產片 專訪 香港電影工業 演員 香港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