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赤誠下的幼稚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錢錢、戰略大忽悠、RTW,回應圓桌話題《香港教育局將派發國情讀本作教材,科目將傳揚「重要價值觀」,你如何看?

錢錢:愛國永遠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形式。這個黨究竟允不允許不同的愛國方式,包括遊行,包括諫言,包括在愛國的基礎上可以表達我不喜歡這個黨?我想熟悉近現代史的人早已明白。當它只能做到間歇性反思,而長時間謎之自信,永遠認為自己即「中國」時,我想,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會如同吃了蒼蠅一樣難受。當然,讓自己麻木倒是一種免於痛苦的辦法。

戰略大忽悠:@錢錢:你說的話提現了一個認知差異:中國有很多既有良知,又有知識,又支持中國共產黨的人,而且這樣的人越來越多,遠比十年前多。

中國共產黨也許沒有得到多數香港人支持,但是它贏得了多數中國人的支持。

RTW2:@戰略大忽悠:我覺得在討論「越來越多有良知和知識的人支持共產黨」之前,也可以思考這些人有沒有選擇的權利。許多有改革創新抱負的人才想要透過進入體制內發揮影響力,但是在中國進入體制內基本上只有一種管道 (加入共產黨)。假設今天中國有多個活躍的、能夠公平競爭的政黨,人民有了選擇,那在這種情況下去討論哪個黨在人民心中的支持度較高可能比較有比較意義。

就像在某一偏鄉地區,假設只有A一間電信公司,而且這間電信公司還不許別的公司加入競爭,那當地人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只能使用A的產品、服務。以結果來說,A公司在這地區的市佔率很高,但這不代表這些人一定支持、滿意這間公司。

戰略大忽悠:@RTW:二三十年前希望搞改革的人更多,但是人民相對來說對於黨的信心和愛國熱情遠比現在低,愛國情緒是會被恥笑的,人們會在貼子下面回覆「樓主好人,下輩子美利堅」。 現在人民信心的提高,和肉眼看到的國家進步有巨大關係。

錢錢:現實情況我當然知道,真的不必同我科普。我想表達和感慨的是:現實情況如此,便該如此麼?沒有出路,擔心害怕也罷,而這裏也許是唯幾個可抒發情緒的地方。也請別說表達情緒無用。對我自己有無用處,我自己清楚。

2. 章天雲,回應《小端網絡觀察:北京16歲男生因性向遭校園霸凌,輿論為何容不下男性受害者?

讓我感到恐懼的是,在今天的越來越激進的國家民族主義下,很多直人乃至粉紅 gay 甚至多次發表要求性少數群體隱忍,相信國家,避免被所謂境外勢力利用的言論,其內含的明君聖主思維令人作嘔,掩耳盜鈴的對待不公,更不用說隱隱現出的異性戀霸權思維,和極端民族主義、經濟下滑交織在一起,不由得讓我想到九十年前的噩夢年代。

3. Anothermaverick、雨月,回應《跨國交互的種族歧視:Covid疫情中,發生在華人和少數族裔身上的多重傷害

Anothermaverick:我不覺得港台民眾使用武漢肺炎時,語境中是抱著歧視中國民眾的意味。對於中國民眾對於港台武漢肺炎一詞的使用有不舒服的感受,我的意見如下:

(1)華人圈中文的用法本來就存在很多歧異度,也有許多中性的詞語、而在其他語言使用範圍中為歧視。如上海的台巴子(魚)、台灣的大陸妹(蔬菜)因此各個詞彙的詮釋權是以當地為主,否則因單一語言圈使用族群感受便任意更改對當地人來說徒增困擾。

(2)武漢肺炎一詞為中國先行使用、後續各國媒體跟進。等到 WHO 更正新冠肺炎為 politically correct 用語時,港台因為地緣因素,已經對於此病症有非常多的討論,向民眾衛教時也都是以此詞語為主。突然再更改可能會造成當地民眾的疾病認知的誤解與恐慌。

(3) WHO 和中國定義地名加疾病命名方式,有污名化此地之嫌疑。但對於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香港腳等疾病卻沒有政策性一視同仁的更改。因此形成現在這樣,大街說新冠肺炎、小巷講武漢肺炎的狀況。

說明白一點,中國民眾對這個詞語感受到被歧視一事是值得被尊重的、但其他華語圈民眾對這個詞語的固著程度、詮釋權利也有被尊重的空間。

雨月:@Anothermaverick:(1)不同於台巴子、大陸妹這種使用過一段時間的名詞,武漢肺炎的稱呼在被指摘的時候也不過就使用了短短個把月,應該以新詞的標準來對待;

(2)「突然再更改可能會造成當地民眾的疾病認知的誤解與恐慌。」不明白會有什麼恐慌,試問有哪個民眾誤以為 Covid 是一種新病毒?以港台的資訊發達程度,這種調整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困難;如果不調整,反而跟國際上通行的正式稱呼出現不匹配,為何不擔心這種差異造成「誤解和恐慌」?

(3)「日本腦炎」據我在維基百科上看到的信息,中國大陸稱其為流行性乙型腦炎,簡稱「乙腦」,而港台地區將其譯為日本腦炎。個人認為,之前很多地域性的疾病稱呼並非當地人所樂見,但是相關國家缺少話語權,或所涉疾病影響範圍較小,不至於產生大規模歧視行為,或疾病沒有被高度政治化,因此沒有引發巨大爭議。

4. Kerry_01,回應《外國人離港潮:去留之間, 他們怎看黯淡的城市未來?

看到文章中提到香港的特色是多元和國際化,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不禁感到有點困惑。香港長期所謂多元的背後,是被長期漠視從未平等的階層差異和威權體制(無論是在英國殖民者,還是中國殖民者治下);所謂的國際化背後是不同種族的「外國人」從事着截然不同的工作位居截然不同的社會階層。

香港是繁榮的,因為它是 Asia beginner,一個充分可以滿足有錢有文化資本的外國人遊戲人生的地方;但它又是醜陋的,因為它同時是人均居住面積小於許多大城市、缺乏勞動保護、缺乏民主政治、人們為生活辛勤奔波的城邦。想到這件事,再想到正在撤離的外國人和正在湧來的中國人,香港的命運什麼時候能屬於它自己的人民?實在讓人唏噓不已。

5. 波波夫,回應《後疫情時代的購房者:錢拿在手上就是貶值,太焦慮了

難受啊,明年即將碩士畢業,坦率的說,很難把自己從學生的心態中調整過來。而身邊的大學同學,訂婚有之,結婚有之,我們談論的話題也大多開始圍繞投資、理財和買房子。 我的學校在上海,也暫時計劃着在上海找工作,也勢必會牽扯到購房的問題。對於即將步入的社會生活,我懷抱着非常強烈的恐懼——這篇文章中這些抽象的數字,即將被真實可感地實體化。接下來的十年將會是最艱難的時間,也是95後開始人生打拼階段的十年。我們會活出什麼狀態、社會環境會逼迫着我們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不敢想像,也覺得無能為力。

所有知識分子都在批評內卷、賽道的窄化、社會評價體系單一,是的,但是就算理解了這些,好像離真正找到出口也還太遠太遠了。

6. 雨月,回應《劉文:停止亞裔仇恨——尋求美國主流支持的無奈控訴下,亞裔正義到底是什麼?

Affirmative action 是一個複雜的議題。保障弱勢少數族裔的受教育權,應該從加強少數族裔的基礎教育入手,才是一個長期且根本的解決方案。但是要實現這一點需要對美國的社區治理、教師工會制度、公立學校體系的健全等領域全方面着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解決起來也絕非一朝一夕。然而AA在我看來是一種偷懶的做法。不去提升少數族裔的競爭力,而通過放水來實現教育平權,難以服眾。像中國這樣給少數民族加分已經讓很多人頗有微詞,但幅度不大且涉及人口比例小,不會有太大問題。然而AA搞配額制的話無疑會形成與戶口制度類似的公正性爭議,亞裔反對這項政策無可厚非,理論上反而可以倒逼官員認真解決前述的根本性問題(實踐上則很難實現)。此外,AA主要涉及的是高等教育,然而真正能夠顯著改善少數族裔生存境況的,我認為應該是基礎教育。AA政策也側面反映了美國高等教育世界絕頂而基礎教育一塌糊塗、積重難返的現狀。

7. 此賬號已不存在,回應圓桌話題《Intel眼光比我挑對象眼光高?楊笠代言廣告被指挑起性別對立遭抵制,你如何看?

我就是楊笠口中普通可能還不那麼自信的男人,我來說說我為什麼要反對楊笠。

前兩年美國拍了一個紀錄片叫《紅色藥丸》,是一個女權主義者講述底層男性受到不公正待遇的紀錄片,這個紀錄片展現了一個清晰的事實,廣大中低層男性同樣是這個父權社會受壓迫的對象,可能比女性更甚之。

我作為一無權二無錢的普通男性,我得在這個城市有房有車,賺出比女方多一倍的工資,才有機會在和女性交往的時候抬起頭來,不然根本沒有女性會鳥我這種普通男性,這時候突然有人跳出來和我說:是的,你很普通,你最好別自信。

而與此同時,坐在台上大笑的她的老闆,不普通且十分自信的李誕先生,有着十分漂亮的女朋友,前些時候被拍到在夜店摟抱小姐,她有去吐槽他一句話麼?就揮刀砍向更弱者唄。

楊笠面對採訪居然還能說出:我是為了讓大家的隔閡變少?這種純粹情緒發泄的笑話會讓大家更加對立還是更加融洽,現在的場面已經給出答案了。

所以為什麼我要容忍一個資本捧起來的笑星一邊鼓動大家互相攻擊,還要瘋狂代言在我們身上收割韭菜?

我們首先是一個人,其次才是男人、女人,黑人、白人、亞裔等等……我希望任何玩身份政治,製造仇恨與衝突,還妄圖從中獲利的人都會失敗並灰頭土臉地被踩上一萬隻腳。

我反對楊笠。

8. Minagi,回應圓桌話題《Intel眼光比我挑對象眼光高?楊笠代言廣告被指挑起性別對立遭抵制,你如何看?

楊笠的那段脱口秀的確能夠代表當今互聯網上大多數活躍的女性用戶。但恕我直言,我無法認同說即便你的情緒是消極負面的,我也應該要去迎合你。

舉例來說,她在脱口秀裏提到,她看到閨蜜在看男友的前女友的朋友圈,立馬就開始罵起對方來,甚至把所有叫「瑤瑤」的人都罵了一遍——即便當場就有一位男性的女友也叫這個名字。對於她來說,這樣的做法稱得上是與女性相處的典範,值得被男性效仿。可是這真的是最好的做法嗎?一個人在仇恨到視奸對方朋友圈的時候,她的正常生活已經被打擾了,而你卻告訴她「恨得好」,還要幫助她繼續仇恨下去。長此以往,對方到底是會繼續受到負面情緒的困擾,還是就此煙消雲散了,我相信就算不懂心理學的人也看得出來答案。難道你有情緒想要發泄的時候就應該任由自己發泄嗎?難道我說一些聽起來能讓你感到「舒服」的話出來就能夠換取你的好感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你的情緒也未免太過於廉價,太過於容易被他人利用了吧。我相信有不少男性真的這樣做了之後,反而會有負罪感,感到自己說了一些違心的話出來玩弄了對方的感情。

反過來說,真的會這樣做的男性不一定是對你心懷善意的男性,也可能心裏根本就毫不在乎你,甚至打心底裏瞧不起女性(這樣的事情在我身邊發生了不知多少次了)。如果硬是要堅持認為這樣的做法才是最好的,那麼將來的結果與你預想的有偏差也就不足為奇了。

9. 第十一個觀察者、EricChan,回應圓桌話題《香港教育局將派發國情讀本作教材,科目將傳揚「重要價值觀」,你如何看?

第十一個觀察者:「和平的政治討論遠遠不達政府限制人權的邊界,你如何看?」問題是,在政策實行者的視角來看國安法和國安教育真的是「可討論的麼」?之前說過,愛國不愛黨或者討論黨和國家的關係在國安教育的「政治正確」上理論是不可能實現的,我可以講下大陸對國安法在高校政治課的解釋(僅提供官方說法,不代表我的看法)

1.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高度自治權,但這個自治權不是自我授權的,而是中央政府授權,所以特區要接受中央領導——派生:自治是相對的,接受中央領導是絕對的

2.愛國者治港——派生:愛國者的定義:熱愛祖國,熱愛香港;衷心熱愛國家,不反對中央政府

  1. 黨委和政府是什麼關係?黨委和政府的關係是領導和被領導。黨委是共產黨的組織機構,在我國,幾乎所有事務都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

邏輯上整理一下:愛國者治港:前提是不反對中央政府——中央政府由黨委領導,那麼愛國者治港的定義應該也包括不反對中國共產黨。在這個層層嵌套保險鏈條裏,國安教育不可能出現「反對中國共產黨」的內容,而且國安法如果有考試,想必也是一道背誦題或者論述題,而不會問作答者「你怎麼看」,我想大致情況就是如此。

作為大陸人在某種程度上我承認愛國教育是必要的,國安法的普及是有原因的,校園要接受它也是既成事實,但是另外我又怕它變成一個 untouchable 的存在。何為 untouchable?我舉個例子就很容易理解。比如某人想在大陸大學校內舉辦一個「批判六四中學生運動的幼稚」的研討會,這看起來很「政治正確」,畢竟批判的是參加六四的學生,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是校方肯定不會同意,這是因為「六四」就是一個 untouchable 的議題,這個問題不在於你站在事件中哪一邊,而是在於這整個事件都處於一種「被封包」、「被黑盒子化」的無法觸及無法討論的狀態。

而我擔心在於如果國安法進校園的問題也 untouchable 化了,變成了Yes/No的問題而不是 Right/Wrong 的可討論話題,在這種情況下「教師雖可從不同角度協助學生理解事件」到底還有怎麼樣的可操作空間呢?

葉建源先生所希望「國情教育屬全面認識,即要包括國家發展好與不好的各個方面。」中「不好的方面」會不會因為議題被 untouchable 化而難於進行討論呢,諸多問題還有待未來觀察。

EricChan:@第十一個觀察者:之所以 untouchable 是因為心虛,一個議題可以被公共討論代表著其詮釋權在公民手上。而更重要的事,六四參加的學生的「幼稚」正正是對政府攻擊的立基點:既然學生是一片赤誠下的幼稚,那麼中共的鎮壓又算什麼?換言之,「成熟」的反抗是不是就應該被歌頌?

10. qowowo,回應圓桌話題《日本小學禁止學生穿內衣上體育課備受批評,你有遇過哪些「特別」校規?

此次事件是小學以校規的方式禁止學生穿著內衣服裝,可以從三個面向逐步審閱。分別是「校方可否規定學生服飾?」以及「內衣是否在可規定範圍內」,和在「施行前有預先避免的可能嗎?」因為不熟悉日本當地的法規,所以用台灣的角度淺簡的切入,並且補充自己的看法。

首先,校規可否規定學生服飾?校規在台灣法律位階上屬於行政規則,這樣看起來校方是可以直接規定學生的服裝儀容。而內衣是否在規定範圍內嗎?參考教育基本法,「學生的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這件事很明顯已經逾越國家所保障的人格發展權及身體自主權,在法位階上就可以打回去了。

在施行前有預先避免的可能嗎?自從北一女和台中女中的短褲事件後(西元2016年),台灣也修正了輔導與教育學生辦法,對學生服儀除了要開公聽會,也要廣納家長、學生的意見,這樣好像可以提前避免,關於前述直接規定服裝的可能。

為什麼會說好像呢?正是還沒脫離國民小學的教程內,和剛進入青春期的緣故。這階段是兒童轉變青少年的模糊地帶,教師很難拿捏自己的位置,相同的家長也是,是要盡力的矯正扶持?還是帶有保留的協助改進呢?最後敘明。

回歸此次事件,日本教育委員會的說法是「怕學生流汗著涼」這麼正當的理由出了什麼問題?我的想法是出了「性或性別有關之意識」的問題,到了五、六年級進入了青春期,學童多少都會對性產生好奇心。就算因此萌生情愫,接著私下交往,也都不是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而學校教師仍然用一體適用的態度,明顯有很大的問題。

說回小學老師對自己位置的選擇,我認為是要更有耐心,至少要意識到小孩成長階段的迷惘,不要任何事都一概的以一句叛逆期的小孩,來硬碰硬的強勢對待,不試著引出他內心的不安,這樣不是會產生很多令人惋惜的事嗎?

也許有人會有疑問,為什麼不討論老師是變態的可能?「無聲」滿好看的。

讀者十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