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小端網絡觀察

小端網絡觀察:北京16歲男生因性向遭校園霸凌,輿論為何容不下男性受害者?

「你很勇敢,你是個男孩子」


北京朝陽定福莊水利水電學校。 圖:網上圖片
北京朝陽定福莊水利水電學校。 圖:網上圖片

「小端網絡觀察」主要處理網絡熱議事件,簡析事件原因、始末、經過及相關的網友反應,主要發表於端傳媒臉書平台,為端傳媒社媒組特色欄目。

「我是一名同性戀,舍友對我施行性侵犯,校方及老師非旦(但)沒有去懲罰施暴者,反而卻讓我容忍,讓我退學……」

上面這段文字出自一個北京的男生小豪(化名),16歲的他就讀於北京水利水電學校。3月13日,他通過匿名投稿平台「學生牆」發布數張截圖,披露了他因自身為同性戀而在校內遭到嚴重欺凌、施暴者辱罵、教師姑息處理及患上嚴重心理疾病的痛苦遭遇。

小豪的發聲在微博上快速引發大量關注,不少網友紛紛轉發聲援。然而,網友發現相關詞條很快被微博平台撤下,並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話題頁面未予顯示」,且事件相關截圖全部被快速屏蔽。此舉引發網友不滿,有網友憤而質問:「詞條封了一個又一個,你們到底在害怕什麼?」

小豪在學校裏究竟經歷了什麼?歸屬於性少數群體的他,在大陸校園內就沒有生存空間了嗎?作為男性的性侵害受害者,還有什麼渠道可以爭得正義?

霸凌惡夢下,小豪究竟遭遇了什麼?

在發布於網絡的自述手書中,小豪揭露了自己被逐步升級的校園罷凌逼入絕境的細節。

2020年的9月,小豪升學進入位於北京朝陽區的學校讀高一。他回憶道,因為自己不同的性取向,在入讀高中前就有人直接在班級群中對他進行騷擾,詢問他「你是不是騷0(對同性情侶中被動方的蔑稱)?」甚至因為一個女生誇他的聲音好聽而被人打電話恐嚇。

待9月正式開學後,小豪被分在了和班級群對他進行威脅的人一個宿舍。在他所居住的六人間內,施暴者對小豪施加了言語和行為上的暴力。小豪回憶道,「他們對我有動作上的侮辱,捏我的胸和大腿,拍我脱衣服的視頻,而且這種騷擾基本上是一天一次。」

而面對小豪的反抗,班級中的男生卻不以為然,甚至帶著笑對小豪說,讓他「千萬不要喜歡上我們,那樣太噁心了」。

據小豪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回憶,開學一個月後,他遭受了第一次令他難以忍受的視頻偷拍。施暴的舍友趁著他凌晨睡着時將他衣服全部扒光,「將花露水倒在我的下體,還拍了視頻。(注:花露水含有70%-75%的酒精成分,不慎接觸下體會引發燒灼痛感)」事後,小豪被拉入一個私下的微信群,他才發現被拍攝的視頻已經被上傳到群中,並且幾乎全班的男生都在群內。

「自開學以來,8位同學對小豪同學多次進行言語侮辱及肢體上的侵犯行為,此類行為對該同學造成了嚴重身心傷害。」小豪提供的「班內處罰告知書」,講述了校內第一次處理的結果。去年11月,當小豪向校方報告被欺凌的事件後,學校讓其舉證細節,並對8名涉事學生做出了處罰決定:自2020年11月2日起至2020年12月2日終,每週抄寫中專生日常行為規範4遍。

然而,這樣的懲罰力度並沒有讓施暴者停手,甚至讓小豪受到的欺凌更加變本加厲。他被全班孤立,除了洗澡時被拿走衣服、被掐脖子推到牆壁上、床上被放尖鋭物品等,小豪還被同學扒光壓在桌子上,被人用腿壓著胳膊、強行逼迫他觀看男女淫穢視頻並猥褻他。甚至有同學給他發送騷擾信息,稱他為「小可憐」、建議他直接跳樓自殺。

當小豪不得不再次向老師求助時,卻得到以「保護你」為藉口的勸說:「五年同學不要魚死網破,他們只是孩子,他們是在開玩笑。」

在這樣的凌辱和校方的飄忽態度下,小豪無法忍受從學校休學,在家中狠狠地向自己手腕割下一刀。他在今年一二月份赴北京安定醫院進行檢查時,被診斷為重度抑鬱。

小豪發布於網路平台的自述手書。
小豪發布於網路平台的自述手書。圖:網上圖片

男生被性侵法律上不成立?

網絡上小豪與母親的一段對話截圖,引發不少網友討論。

在這張截圖中,小豪問媽媽,「假設我是一個女孩子,我怕被他們摁在床上看av,被他們強迫自慰、被錄視頻;假設我是女孩子,我被他們晚上脱下內褲用我的花露水倒在我的下體上;假設我是女孩子,我被他們下課掐著脖子,被他們在我桌櫃裏倒垃圾、放釘子,偷我所有東西、盜我的澡卡…」

「他們有罪嗎?顯而易見,他們有罪。」

「僅僅因為我不是女孩子,就可以是容忍。」

在眾多女權主義者聚集的豆瓣八組,有網友對小豪反覆提及假設是女孩的動機提出質疑,「他的遭遇是很不幸,但啥叫假設他是女孩子啊????他覺得做女孩子是能佔到什麼便宜嗎?多少被曝光的校園暴力案件,受害女性遭受的苦難一點都不比他少……」

對此,有高贊評論反駁道,「他的微博一直說假設自己是女孩子,其實在性侵方面女孩子也得不到保護,何況是一直被要求陽剛的男孩呢,父權主義和性別歧視會傷害所有人」「這個小哥很明顯和女性一樣,是父權社會的受害者啊」。

更有網友從女性大量抗爭得到法律保護的角度出發進行解釋,「女性受侵害時的法律條文是比男性的健全一點,可那是女性受侵害的數量明顯要比男性多的多,一點點的完善包含著無數受害女性的血和淚。身為女性的我們清楚要運用起來有多難,報案時可能會受到的二次傷害,證據的難以保留,事情傳出去後會有的無盡的蕩婦羞辱,漫長的維權之路,不斷的心理折磨,面對這種事情是非常艱難的事。為啥會被理解成如果成了一名女性,就能靠著那些法律條文橫掃四方呢?為啥會覺得我們好像佔了什麼大便宜似的呢?」

詞條 #假如我是女生# 也登上了熱搜,但是很快被屏蔽。有很多網友評論表示,不喜歡這句話被斷章取義送上熱搜,「認為性別犯罪上,女性有『受害者特權』,這會讓很多女性感到被冒犯」。

「這種『女生真幸運,這種事對方會被認定為猥褻呢』的魔幻思路會被噴得狗血淋頭,是因為它冒犯了真實的女生,無視現實生活中女生的處境,營造出女生在這方面擁有某種優越地位這一虛假幻覺。」網友這樣解釋不滿情緒。

而也有網友表示能同時理解對這句話的兩種解讀。武漢大學哲學學院外國哲學教研室副教授周玄毅在微博上評論道,「一方面特別理解男生在受欺負卻申訴無門的時候為什麼會冒出一句『假如我是女生』;另一方面也特別理解為什麼很多人會指責這個說法不對勁。兩聲歎息打起來了,各自都有各自的委屈。」

對此,小豪3月16日通過發聲的博主表示,「希望女權是為的平等,而不是為的女性博得紅利,也希望重要(的)不是性別對立而是因為性少數被校園暴力,性少數不是被校園暴力的理由,這是我一直想要去傳播的觀點」。 「我希望各位能打破男女固有刻板印象,我也覺得女權的意義也是如此⋯⋯」

在事件的爭議中,另一個關注點就是身為男性的小豪遭受猥褻後的法律處理。據悉,小豪不是沒有選擇報警,但是卻被告知,由於他生理性別為男性,性侵事實難以界定,警察局不會受理。

目前中國的《刑法》中,規定了兩項與性侵犯有關的犯罪行為,分別是:第二百三十六條的強姦罪,指違背婦女意志,使用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交的行為;第二百三十七條則將強制猥褻、侮辱罪,定義為了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或者侮辱婦女,若有聚眾或者在公共場所當眾犯罪的,或者有其他惡劣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由法律條款可見,目前中國現行法律仍將「強姦」的範圍限制在女性中,但強制侮辱罪則通過《刑法修正案(九)》將猥褻的對象從「婦女」擴大到「他人」,對男性的性自由權提供了部分法律保護。

河南豫龍事務所的律師付建告訴紅星新聞,猥褻可以發生在同性之間,同班8名學生採用的拍攝胸部視頻、強制觀看色情影片等行為,惡劣性質早已超過單純違反《中專生行為規範》的範疇。「不管侵犯對象是男性還是女性,實施侵犯他人性自由、性羞恥心的行為都是違法行為,都要受到法律的懲戒,未成年人涉嫌犯罪問題,更不容忽視。」

而媒體的後續跟進,也為事件的法律處理提供了不同的角度。

根據紅星新聞報導,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秀表示,從目前小豪目前的自述情況來看,他遭遇了嚴重的校園欺凌和騷擾。加害人可能侵犯了他的人格權,而根據中國現行《民法典》規定,若人格權收到侵犯,受害人有權依照法律和相關法規要求行為人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而從民事責任上來看,鑑於目前小豪的同學都處於16歲以上、18歲以下的年齡區間,屬於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他們的監護人和學校都應承擔一部分的民事責任。

此外,小豪同學對他實施的性侮辱或者性侵犯行為,也可能觸犯《治安管理處罰法》中「多次發送淫穢、侮辱、恐嚇或者其他信息,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條目。況且從刑事責任上來看,施暴者均已達到刑事責任年齡,聚眾猥褻等行為可被刑事立案。

面對媒體的追問,小豪的班主任表示,目前學校已經協助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和取證,而校長也稱事件已經移交有關行政機關處理,具體細節待核實。

3月16日晚八點,替小豪發聲的博主再次更新事件進展,表示在輿論壓力下事件解決方案基本確定,八位施暴者將給予退學處理,校方、施暴者和其家長將賠禮道歉並進行賠償。然而相關貼文也僅在小範圍傳播,大量網友仍在等待警方通告。

「開闢對這個群體偏見的一道光」

「這個男生做錯了什麼?」這條網友的質問,被頂到了微博大v博主安夏發表的貼文評論第一位。

性少數群體、被性侵……當大量事件相關截圖被微博刪除後,不少網友紛紛轉發人民日報發布的兩會議題截圖、並@人民日報、共青團中央、紫光閣等微博上多個官方賬號進行抗議。在相關話題下,紅底白字的「讓每一個孩子都沐浴在法治的陽光下」和「懲罰就要痛到不敢再犯」尤為醒目。有網友呼籲,請最高人民法院真正做到2020年工作報告的承諾,給此事一個公正的處理。

「呼喚公正的聲音不該被忽視,社會的病症不該被按下,總說未來是這些孩子的可是孩子正在呼救,你們聽到了嗎? ! @人民日報」,然而主流媒體並未主動跟進此事,除紅星新聞最前線欄目首發報導、鳳凰週刊15日晚轉發開始跟進外,直到17日中午,光明網援引法學專家劉婷婷發表時評,才陸續有評論文章發出。

3月16日,性教育專家方剛發布文章《性欺凌事件 北京水利水電學校錯在哪》,將事件的背景定性為恐同。他寫道, 「無論加害行為,還是校方的態度,背後都是對同性戀的無知、歧視、恐懼。」並指出此事件的發生老師、校方都負有責任,「只要學校管理者對性教育仍然避之唯恐不及,『談性教育色變』,此類事件就絕不會終止。」

對性少數群體偏見的思考也延伸到了社群討論中。有網友對國內性少數群體的處境表示擔憂,「LGBT群體毫無人權可言,厲害了我的國。」「見多不怪,對於LGBT群體,渣浪(微博蔑稱)不是一貫的能避就避」「這就是同性戀在我國生態」。

「他什麼也沒有做錯,愛上同性有罪嗎?」「他愛的是人,又不是性別。」有網友這樣寫道。「喜歡男孩子還是喜歡女孩子都是喜歡,喜歡是最美好的事情,不是誰可以嘲諷誰的理由。」

也有性少數群體網友站出來表示,「同性戀無形中變為很多人不該有的傷痕,真的很令人難過了,很心疼,希望平權早日實現。」

小豪的遭遇讓他的母親心碎,在發布於網絡的聊天截圖中,她知曉自己孩子的性取向,對小豪說,「為什麼那麼多事不告訴我,為什麼非要一個人扛,如果早一點告訴我,我早就報警了。」

據端傳媒此前與專注出櫃故事的性少數群體NGO「出櫃中國」的專訪,以總人口數的3%-4%進行估算,中國大陸有約7000萬的LGBT人士。然而這其中有多少人願意說出自己的性取向?又有多少人敢於向家人、朋友出櫃?創始人蔣夢珏只能說,「這個群體首先要被看見,如果每一個同志願意出櫃,願意講自己的故事,願意讓別人看見自己的話,這會是很有力量的事情。」

在自述書的最後,小豪這樣寫道:「希望更多人注意到這件事,我會成為開闢對這個群體偏見的一道光。」

事件詞條秒被屏,發聲困難引公憤

3月13日,小豪通過匿名投稿平台「學生牆」將自己的遭遇公布,立即引發網友不滿;3月14日,眾多網友得知此事,自發在微博、抖音和bilibili上轉發詞條發聲。

「現在都21年了,咋還那麼多偏見啊?」「罷凌者憑什麼可以心安理得、安然無恙的生活?高中生也不是多小的孩子了吧??」許多網友紛紛呼籲要嚴肅處理此事件,「如果這一次屈服了,那麼以後在面對同樣的狀況時還有誰敢說不?」

然而,相關事件詞條很快被微博平台撤下。與小豪被罷凌相關的事件熱搜詞條,如 #16歲男生被欺凌#、#北京男生遭罷凌#、#假設我是個女孩子#、#北京朝陽區定福莊水利水電學校#、#朝陽區16歲男生被校園欺凌# 等等,全部被封鎖,下方一片空白。連抖音平台的相關話題搜索,也不予顯示。

微博的封鎖舉動引發大量不滿,網友們紛紛在評論中帶上可見的所有詞條進行發聲。有網友直白地表示,「熱搜被撤?符合國情」「希望(微博)平台可以承擔一個當今時代主流網絡平台的社會責任感,而不是將敏感話題考慮掛掉以防引起更大的社會輿論。」也有網友質疑微博平台的詞條篩選機制,「為什麼熱搜看不到這個事情?為什麼熱搜是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那些壓下去的熱搜,粉碎了多少相似經歷人的人生的燈光,又助長了多少這些小小年紀卻歹毒如此的惡魔?」

更令網友難以接受的,是小豪發布的聊天記錄截圖因涉及「av」、「自慰」、「性侵」、「同性戀」等字眼,全部被平台刪除。網友們紛紛將保存的截圖重新發出,卻在不多時又「裂掉(指微博平台刪除不符合其要求的圖片)」。無奈下網友不得不使用代稱來進行事件討論,「憑什麼是txl(同性戀)就要遭受這樣的對待!」「就是因為他喜歡的是男孩子,就活該被xq(性侵)被拍視頻公之於眾嗎?」

多家知名微信公眾號自媒體也對事件進行轉發跟進。在公眾號「英國報姐」的評論下,有網友表示「施暴者不會在乎同性戀,他們需要一個和他們不一樣的點,用這個點來嘲諷,羞辱,凌辱他,也許是在班上純默寡言,也許是和他們不合群,也許是你的一次忍讓」,此條評論獲得了超過四千的點讚。

而公眾號「微悉尼」下,更多人對小豪遭受校園霸凌的忍讓表示遺憾和同情。「我認為首先要讓孩子學會保護自己,遇到自己無法處理的問題第一時間着父母幫助,不要一個人扛著」「可憐的孩子。希望家人、學校、社會、同學,多多懂得尊重」「看了小豪寫的字之後,我想問的是為什麼同班同學捨得欺負一個寫字這麼好看的男孩?」

對此,澎湃新聞3月17日發表評論,指校園霸凌中旁觀者的無視是一種極大的默許和縱容。小豪的部分同學雖沒有參與施暴,但他們視而不見對施虐的持續還是結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根據中國最高法院統計的2015-2017年全國法院刑事一審審結案件,57.5%的校園暴力案件涉及故意傷害,而11.59%的案件甚至導致受害人的死亡。然而,想為校園暴力爭得正義的處理卻難上加難,根據端傳媒此前的報導,當江蘇省一個12歲的孩子被同學關入昏暗的廁所進行了長達10分鐘的毆打後,作為母親的王麗在一年內無數次向學校、派出所、教育局和信訪辦反映問題,但始終沒得到令她滿意的答覆,甚至生活遭到監視,「我就想要一個說法,要一個道歉。」

小豪所就讀的北京水利水電學校屬於事業單位,據天眼查顯示,這所學校隸屬於北京市水務局,是國家級重點中職學校、也是北京市唯一一所水務類中等職業學校。案件發酵後,有網友對學校和教師發出質疑,「學校當真不把學生的死活放在眼裏嗎!!」甚至有人嘗試人肉施暴者。

面對網友的舉動,小豪在也於稍晚通過同一個發聲平台上再次發布消息,表示他的訴求僅是讓施害者得到「應有」懲罰,並呼籲網友冷靜、不要以暴制暴。他說道,「我很想說一句話,就是請大家多一些容忍,多一些體諒。希望大家能夠哪怕是騎士,也請你不要說出來、不要做一些噁心的事情,這樣希望大家能看一下男女平等這些事情,去通過我的事情去關注這些事情。」

小豪的回應也感動了很多人,有網友温情地表示「同性戀沒有錯,錯的是那些以這個為理由而欺負你的人,生而為人無罪你不需要抱歉」,還有人寫道「雖然素未謀面,但為你發聲值得,願你好好活下去。『我們活著,就是對惡意最大的反抗』。」

【端傳媒不鼓勵以自殺方式應對任何問題。如你或身邊親友有需要,可致電24小時求助熱線】

📍香港: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 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多種語言)︰2896 0000

生命熱線︰2382 0000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明愛向晴熱線:18288

📍澳門:

明愛生命熱線:28525222(中文)/2852 5777(外語)

📍台灣:

自殺防治守護者-安心專線:1925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中國大陸:

希望24熱線:4001619995

小端網絡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