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捨生而取義者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Minagi,回應《國安陰霾下,他們為什麼還上街?七一抗議現場特寫

「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死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闢也。」

現代人總是認為「明哲保身」才是最佳選擇,進而急於否定「犧牲自我」的內在價值。即便可能犧牲自己的自由,仍有人願意站出來發聲,這對於許多把這一切看在眼裏人來說都是一種激勵:看到這麼多人依舊堅守着自己的「義」,內心深處的那種孤獨感也自然地就被沖淡了;人活着總歸是需要一些這樣的「激勵」的。

2. 拉加迪瑪,回應《國安陰霾下,他們為什麼還上街?七一抗議現場特寫

國安法前天通過,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昨夜一夜輾轉難眠。

我生活在大陸,過去十年間往返於香港多次,遊學、度假、購物、打疫苗針。香港對我來說是一個特殊的存在,猶記得當年在香港大學上課時在校園內看到平反64的巨型橫幅和民主牆時的詫異和羨慕。如今,CCP把香港變成了和大陸一樣的城市,我感覺像是被餵了一碗蒼蠅一樣的噁心、反胃,那些法條簡直可笑得令人懷疑是不是法盲寫出來的,真是匪夷所思。我從去年五月開始留意香港的事,本是想看看64三十週年是否會有特別的紀念活動,沒想到等來的是69大遊行和之後持續了一年多的街頭抗爭運動。我非常敬佩香港人守衞自己家園的決心、勇氣和智慧,這也讓我非常慚愧。

在強權面前,軟弱和逃避是無可奈何的選擇,但反過來想,也正是因為軟弱和逃避,一退再退,才讓如今的大陸人失去所有權利,毫無尊嚴的苟活於世。希望端傳媒的同胞安好,你們是我觀察香港的窗口,我會繼續支持你們,其他的也做不了什麼了。也期盼神蹟降臨吧。

3. Fai,回應《谷淑美 :香港的抗爭運動如何承先啟後?

真要為香港社運畫地圖,我不會選擇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一定是從千年後的保天星皇后開始,即便其中的運動中堅不可避免受到香港社運傳統的啟蒙和濡染。

政權交接前後,政治環境丕變,港英雖也壓制,但沒有極具攻擊性的思想統一和權利侵蝕。所以,你可以追求多元,以香港殖民時期蓬勃的流行文化為憑(好壞另計)。除了沒有給香港人分明的政治權利,英國為香港發展公民社會提供了足夠自由的土壤。但97後的管治方向則完全相反,箝制政治權利,破壤行政司法體系,摧毁公民社會,中共像動力慣性一樣滑向全盤控制,中央集權(中共是不是從一開始便立定心腸朝這方向走,和中國如今的左轉是不是一早已寫好的劇本一樣耐人尋味)。

當然,這有個漸進的過程,就像香港人對中共的要求也是個漸進、先禮後兵的過程。香港handover後的社會運動首先是文化上的萌動,只因期間反映出來的制度沉痾,才漸成對峙的政治運動,到2019,它已是一場戰爭。誰會在一場戰爭裏談「自由、民主、多元化和包容」?戰爭裏我們只談存活。這就是這篇文章讓我覺得找不着北的地方,它誤寫香港的處境(香港現在戰中),必將指向偏誤的將來(不談具體的鬥爭,忙不迭上升到泛泛的文化層面來自我安置)。

沒有制度保底,你就是什麼都辦不成,只要對面是中共。內地自由派是前車。權力一旦收網,一個都出不來,即便經過30年的文化發展。個話事權唔係你度。香港彈丸之地,中堅一離開,公民社會必凋零。

我不是要完全否定這篇文章關於公民社會培養的主張,但按照中共的作風,不存在「剩下的自由」。尤其是香港。

如果用戰爭思維談傳承和下一步,我們必要搞清楚需要集中力量痛擊的點在哪裏。

4. vidya,回應《香港的第二次國際關鍵時刻?中美談判桌上的攬炒博弈戰

國安法實施以後,我不會再在「端」或者任何一個墻外的平台發表意見了。昨晚和朋友談論即將實施的國安法,以及落實以後的秋後算賬,在炎炎夏日中也能感到一股寒意,全身死雞皮。來自牆內世界的我,縱令滿腔熱血,也只能啞口無言,在端的讀者十論中乍然發覺自己居然榜上有名,實在又驚又喜。曾經多麼想像魯迅一樣去寫作,希望社會各界都能聽到我的聲音,在社會中找到生存的意義;「端」讓我體驗了一次言論自由帶來的舒適感,而這種舒服感的背後就是「自由」。

以前一個月會去香港自由行幾次,不是為了購物,不是為了看演唱會;而是身處這座城市中,會有一種從牢籠逃脫出來的感覺。去得最多的是書店和教堂,或拿著相機在城市中穿梭,拍下這座城市中的一切。我身邊的朋友和大部分中國人一樣,不明白「肉體自由」和「精神自由」的區別,簡單講,肉體自由就相當於讓一個人在牢籠裡面「自由地」活動;而精神自由可以搗破牢籠。

不能再說下去了,就此打住吧。期待有一天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在自由的世界裡坦誠相對。

5. YKJin,回應《香港的第二次國際關鍵時刻?中美談判桌上的攬炒博弈戰

說到底政治博弈核心都是為了保護自身利益。想要單純用自由民主的價值觀共識來獲得國際支持未免太天真。即使是各類社會運動口頭上的目的和實際行動,其實西方國家的人們看著心水很清。

我還是希望香港能保持原來的自由。但可惜目前的情況即使是靠上美國剛好希望對自身疫情狀況甩鍋和為了大選控制輿論,最後得益的未必是香港本身。最難過是攬炒之後不但沒有對對方造成預期的打擊還賠上了自己。

歸根結底想要有效並準確達成政治成果,需要莫大的權力。作為草根和弱勢的一方,community 和tactical approaches來取得政治成果,估計是目前缺乏足夠政治權力並希望自下而上反抗和尋求改變的人最適合的方式。

6. triggerwarning、YKJin、第十一個觀察者,回應圓桌話題《政治組織解散、黃店移除文宣:港區國安法生效,寒蟬效應已隨之而生?

triggerwarning:的確,示威的路被堵住了。但是至少還有一條抗爭的路沒有堵死,那就是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的運動。這條路的成功與否會長期地考驗着香港公民社會的組織能力、毅力以及其領導人的智慧,但我相信只要社會有共識,香港人肯定不會做得比抗英的印度人與抗白人至上的美國黑人做得差。

YKJin:@triggerwarning:Effective civil disobedience requires strategic violation of the law by committing minor crimes. 但今次出台的國安法明顯把能夠disobey的空間縮得更小。去中心化的無大台的社會運動模式一方面可以延續運動的momentum另一方面它的短板就是lack of structure and solid strategies。之前聽方可成教授的講座,提到對他有深遠影響的論文「the tyranny of structurelessness by Jo Freeman」,感覺這方面的理論和思考可能幫助接下來的抗爭strategies吧。

第十一個觀察者:@triggerwarning:我持悲觀態度,大陸有個很「聰明」的手段,叫軟性連坐,你家裏有人搞社運的,或者沾邊的,全家政審報廢,社會性死亡沒任何公司企業會收你。就這麼簡單。

以後香港大概率也會向這上面走,不講什麼政治正確,就從每個人切身利益去捆綁限制你,當參加公民抗命從「只要不犯法沒什麼直接後果」變成隨時可能導致自己和家人丟掉工作失去經濟來源,我不知道多少人還會繼續選擇走下去。

triggerwarning:我覺得各位現在把當今的香港直接和內地相比是欠妥的。即使在國安法實施的今天,香港的公民社會力量和政治空間也遠比內地強大和開闊。香港需要做的是停止甚至扭轉香港完全內地化的趨勢,而即使是國安法也沒有一下完全奪走香港人所有抗爭的途徑。我認為公民不服從就是留存下來的途徑之一。

7. sjl,回應《鄧聿文:對「習思想」的吹捧中,自相矛盾的「特殊性」與「普適性」

關於習思想倒是了解的不多,根據新聞來看,對外確實着力點在 新的全球治理上,「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些口號我覺得其實還不錯。

在我看來,歐美的理論很偽善,為了推廣人權民主自由 ,只能利用強權霸權甚至戰爭來推廣,很是弔詭。最為重要的是根本沒有考慮到第三世界國家的生存發展,甚至自己國內治理也陷入僵局。蘇聯解體後,美國領導全世界了30年,沒見美國拿出任何的辦法和思想,還把之前自己建立的多邊協商體系廢掉,實行美國優先。哪怕不認同習的思想、認為中國體制無法有利於全球治理,也希望能拿出更好的辦法,而不是一味的冷嘲熱諷、為了反對而反對。

8. ZLL,回應《夢珂:羅琳「恐跨」翻車?跨性別權利、「共同體驗」與女性抵抗性身份

不代表支持羅琳,但説文章幾點邏輯混亂之處:

1.「 如果這個人在女廁中進行了違法犯罪、對她人實施性騷擾、性侵害的行為,其自我認同的性別並不會成為令其脱罪的尚方寶劍。因此,羅琳的『男性會利用這一政策對女人在女廁進行騷擾犯罪』的邏輯根本站不住腳。」

——這個「因此」的推論是不對的,羅琳意指該政策使得敢於侵犯女性的男性有更多機會、在更私密空間來接觸潛在受害者,是有犯罪意圖的人的犯罪空間擴大問題,而懲罰性更多是通過刑罰而使得罪犯敢不敢犯罪問題。前者是犯罪空間的防止,後者是犯罪意圖的防止,這是兩個層面。作者這裏的反駁邏輯是混亂的,且最好能有數據。

2.「甚至乎,當他們指責犯罪時,被譴責的都是犯罪者个人的性向、認同問題⋯⋯卻沒有人會指責這是全體白人的問題、全體異性戀的問題⋯⋯因此,羅琳這個邏輯,就像是當台灣在推動多元成家、同性婚姻合法時,反同婚聯盟的擔憂:『同性婚姻合法後,我們的小孩子要在小學裏學習雞姦』了⋯⋯」

——這個「因此」比上一個邏輯還要模糊,作者是在希望羅琳擴大指責對象?還是只是順著自己的思路,突然想跳到羅琳這樣觀點產生的原因,想說深層次的結構問題?把羅琳對可能犯罪場景擴大的擔憂和上述的兩種擔憂直接等同,不進行任何論證,然後扣帽子。那似乎任何一種擔憂、任何「後果論」的分析方式都可以扣這個帽子了。

3.「羅琳的著眼點全部都是男跨女跨性別者,她有沒有考慮過女跨男跨性別者的需求呢?強迫他們使用女廁,是否他們也會不舒服呢?⋯⋯那些仍然在對自己的身體掙扎的跨性別青少年呢?」

——這是價值觀比對,而非邏輯反駁。羅琳的邏輯是男跨女、女跨男通用的,她只是認爲男性對女性在洗手間的性侵犯更多,所以是以保護女性的視角提出這個問題(事實上之前Metoo也小範圍有人討論過男性被性騷擾的問題)。如果作者這種反駁都成立的話,羅琳當然也可以直接說她漏提了女跨男也可能造成女性對男性的侵犯。但羅琳的問題根本不是只考慮男跨女不考慮女跨男的問題,作者反駁的點整體都沒有理解羅琳的邏輯,而是又重複了一次價值感召。

⋯⋯

我並非贊同羅琳的立場,這篇文章後半部分介紹也相當不錯的。只是說批評前要基本理解羅琳的邏輯,如果僅僅只以這種水平的偽反駁、喊口號式價值觀感召以及「污名化」扣帽子的話,這種「污名化」才恰恰是作者所説的一種thought-terminating的真正的污名化。

9. tyy_herbert,回應《比爾蓋茨何以變成邪惡反派?在歐洲蔓延的疫苗陰謀論

陰謀論是人們的惰性促成。任何事情,要了解其發生的原因,預測結果,牽涉到很多「知識」,你需要理解相關背景,系統的作方式,要對曾發生的類似事件的歷史有認識,如果事件牽涉不同的國家、民族,也需要對不同民族、政府的取態有相關認知,而以上種種,只是了解事件基本資訊的第一步;要正確推敲事情的發展,預測結果,還要收集各式各樣的數據分析,歸納,和總結,這個步驟也牽涉各種專業知識........但陰謀論,可以把最繁複的事情,簡化成「在我之上的強力存在人為促成」,沒有原因,因為既然是「人為」,那個「人」一定有所得益;自己懶惰,不去追尋真相,不學習相關知識,不查證相關事實也變得合理,因為這是「在我之上的強力存在」;所有事情都變得簡單:

你只需要take side,附和還是反抗。

10.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回應圓桌話題《山東高考頂替事件相繼曝光,誰應為受害者們還來「被偷走的人生」?

這種新聞下,粉紅們就集體失聲了。真希望那些鼓吹中國教育制度「非常公平」「要努力奮鬥」的粉紅們出來走兩步。

其實,即使不考慮替考這些違規操作,中國教育制度也遠遠談不上公平,在清北復交等頂尖學校,幹部家庭、富裕家庭出身的學生比例越來越高,工農家庭的孩子越來越少。這種不公平的背後,反映的正是工農階級在經濟地位、政治地位上的下降。然而,面對這種日益加劇的教育不公平,我們的天才官僚們想出來的辦法竟然是教育產業化,是嫌貧富差距還不夠大?階層固化還不夠明顯?當然,我們的教育部官僚們是不用擔心這一點的,擁有體制內各種特權和人脈的官僚們,自然是不用像泥腿子那樣跑斷腿找學上的。而利用手裏的公章又可以從教育產業裏攫取一塊利益,何樂而不為呢?

讀者十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