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大陸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從信任危機到世界救星,中國政府如何重建「大國自信」敘事

自信敘事被廣泛認可,也意味着宣傳系統在1月和2月份屢次失手之後,終於藉着國內疫情減緩、全球疫情暴發的「機會」,奪回了輿論場的話語權。


2020年3月10日北京,大街上的大屏幕播放新聞,顯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武漢。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0年3月10日北京,大街上的大屏幕播放新聞,顯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武漢。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兩個月前,在新冠肺炎正式被確認能夠人傳人、廣泛進入公眾視野後的第二天,《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連發三條微博,呼籲武漢市公安局重新調查「查處8名造謠者」的事件,以回應公眾因未能提前知情產生的集體憤怒。一個多月前,「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去世而引起的民憤依然洶湧,胡錫進在微博表示,官方應該為訓誡李文亮做出道歉。

時間進入三月,胡錫進的筆調轉守為攻。3月1日,他援引鍾南山的發言,說病毒的源頭至今沒有搞清楚,不應該貼地域性的標籤,並且中國迅速控制疫情扭轉局面,做得比其他國家都好。到了3月12日,他乾脆直言「中國是世界的吹哨人」。

作為中國輿論場的風向標,胡錫進一方面是執政者忠誠的護旗手,另一方面他也試圖在公共討論中扮演黨內開明派的角色,以獲取更廣泛的民意支持。因此,他在疫情期間發言着力點的轉變,也大致描繪出了主流輿論的拐點。

胡錫進言論的變化,在更大視野裏,是中國宣傳系統步步為營,奪回輿論場話語權,引導民間情緒,重建「大國自信」敘事的過程:嘲諷「要自由不要命」的意大利人民,讚美中國體制才有可能付出代價實現封城壯舉,譴責美國污名化中國的同時製造「美軍帶病毒進武漢」的陰謀論,並進一步否認中國早期瞞報疫情的指責,把中國塑造成全球疫情的警示者和拯救者形象。

雖然,也正是這套自信敘事,曾經降低了許多人的警惕性。如今回看,去年12月31日,正是新冠病毒基因測序結果令武漢第一批醫務人員心驚的時候,江蘇網警身份的微博大號江寧婆婆曾發出一條科普:「武漢擁有全國第一個P4級病毒實驗室......如果武漢搞不定,沒人搞得定。」三個月後,因為這條微博被網民群嘲的江寧婆婆重整旗鼓,轉而批評國外的抗疫措施:「我們付出了慘重代價才知道這個病毒有多厲害,結果喊破嗓子也沒人聽。」

從「武漢搞得定」到「喊破嗓子沒人聽」,中國的形象變成了前後一致的強人與先知,而瞞報疫情和一刀切治理引發的災難,以及誰應該為此承擔責任,則慢慢遊離在敘事之外。自信敘事被廣泛認可,也意味着宣傳系統在1月和2月份屢次失手之後,終於藉着國內疫情減緩、全球疫情暴發的「機會」,奪回了輿論場的話語權。

2020年2月18日中國武漢市體育館設立的臨時醫院,醫務人員在患有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中行走。

2020年2月18日中國武漢市體育館設立的臨時醫院,醫務人員在患有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中行走。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失去公信力的政府和被傷害的「大國尊嚴」

這個時期,輿論焦點仍集中在疫區民間艱難自救、物資分配不合理、要求問責官員等方面。

1月24日晚,時值大年三十,武漢一個醫護人員在休息室崩潰大哭,喊着「我受不了了」的視頻流傳於網絡,各種求救信息頻繁發出,社交媒體一片淒涼。與此同時,成龍在春晚舞台演唱的「看我國家哪像染病」畫面截圖廣為流傳,不少人形容「諷刺」。兩天後,環球網發布了《武漢火神山醫院施工視頻「火」到國外,多國網友「酸」了》的消息,借推特上的外國網友之口稱讚火神山醫院的建造速度,但遭到網民的集體痛斥。

渲染外國人對中國強大國力和基建速度的羨慕之情,是官方媒體最近幾年慣用的宣傳手法。或者出於路徑依賴,又或者為了在深陷疫情的問責聲裏險中求勝,環球網試圖將國外「讚美」的聲音引進國內的輿論場,但民間對此並不買賬。這個時期,輿論焦點仍集中在疫區民間艱難自救、物資分配不合理、要求問責官員等方面。

官方的公信力跌倒谷底,網民言論的基調盡是不滿,甚至罕見地出現直指最高領導人的情況。1月28日,習近平會見世界衞生組織總幹事譚德賽時表示,對於疫情防控,他一直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但由於他實際一直未去湖北,「親自」二字引起眾多網民嘲諷,迅速成為社交媒體的敏感詞。

從輿論場中反映出的似乎不只是民間的信任危機,也有各處地方政府在中央統一部署之外獨斷行事的反常行為。2月5日,雲南省大理市衞健局發布消息,承認徵用了重慶市購買的由雲南發往成都的口罩。在發布消息之前,網絡上已經流傳着大理市發出的《應急處置徵用通知書》,同時流傳的還有各地口罩被不同政府部門攔截的小道消息。此前湖北的封省、河南的「硬核」挖路已經在物理空間上把各個省份隔離開來。物資的被徵用更進一步,在心理層面切斷了中央十分看重的運輸經脈,人心惶惶之下,地方政府開始急於自保,而之後大理市委市政府多人也因為此事被問責。

此時,世界各國已經接連從武漢撤僑,在中國外交部近些年的一貫論述中,撤僑是「祖國助你回家」的行動,是一個強大國家對處在危險地區的國民的庇護,這意味着各國的撤僑行動,傷害了中國的「大國尊嚴」。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因此在2月3日指責美國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實質性幫助,卻第一個從武漢撤出其領館人員,第一個提出撤出其使館部分人員,第一個宣布對中國公民入境採取全面限制措施,不斷製造和散播恐慌,帶了一個很壞的頭。」並呼籲其他國家不要「對中國疫情作出過激反應,採取過度應對措施」。但跟一個月後的發言相比,這時的外交部仍是相對温和的防守姿態。

2020年3月18日中國中部湖北省武漢市,一名來自雲南醫療隊的人員與當地人自拍。

2020年3月18日中國中部湖北省武漢市,一名來自雲南醫療隊的人員與當地人自拍。攝:Feature China/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全面勝利」目標的展開

0是最受青睞的數字,從2月22日開始,《0!》(多個地區確診病例零新增)、《21個0!》、《28個0!》等標題接連出現。

從1月20日疫情的消息正式放開,到2月6日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去世,民間輿論因為政府失能、湖北疫情下慘劇頻發、民間艱難自救而有着無窮怨氣。在李文亮去世當晚,無法紓解的憤怒甚至引發了網民在微博呼籲「言論自由」的聲音,雖然相關內容在第二天一早就被清理殆盡。

不過,就在幾天之後,儘管互聯網上的情緒沒有發生太大轉變,但是官方媒體顯然迎來了一次重要的宣傳戰略調整——因為這一天習近平吹響了「全面勝利」的號角。

雖說習近平在1月25日主持召開過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並表示「我們就一定能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但之後除了會見柬埔寨首相,習近平沒有再公開露面,許多人都在揣摩他從公眾視線中「消失」的含義。直到2月10日,習近平前往北京一個社區調研的畫面被放出,並把抗疫的目標重新表述為「全面勝利」——「我們一定能取得疫情防控鬥爭的全面勝利。」

最高指示下達之後,2月12日,《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找到了一個宣布「好消息」的報導角度,他們發現湖北省之外的地區新增確診病例人數連續8天下降。這條以《8連降!》為標題的消息被官方媒體廣泛宣傳。

此後,《15連降!》、《16連降!》如法炮製,類似格式的還有《3位數!》(各地新增確診病例均降至3位數)。「消息越短越重要」是官方社交媒體的常用修辭,口號式的標題和感歎號,有效地建構了「好消息不斷」的勝利敘事。0是最受青睞的數字,從2月22日開始,《0!》(多個地區確診病例零新增)、《21個0!》、《28個0!》等標題接連出現,並配以「不獲全勝決不輕言成功」的宣言。官方媒體從這時開始採用減法式報導,只通報「勝利」的消息,而對仍然出現的確診案例和死亡案例則不予關注。

三月之後,隨着疫情有所緩解,一些方艙醫院患者逐漸清零,《人民日報》反覆選用《關門大吉!》作為相關報導的標題,「大吉」表達的喜慶意味,幾乎宣告了全面勝利的來臨。而同時,3月4日澎湃新聞關於一名患者出院後死亡的報導被緊急撤回,也有前線醫生質疑「出院標準太寬了」,廣東14%的出院患者都存在複檢陽性現象。

在這期間,一些非洲、歐洲國家政要、前政要和國際組織的負責人也為「勝利敘事」添柴加火——「中國政府在疫情發生後果斷採取行動,有效控制疫情並及時分享信息,展現負責任大國擔當」、 「中國政府開放、透明的坦誠做法對世界其他國家,特別是非洲國家採取預防措施是極其有益的」,《人民日報》在2月20日一篇報導中連篇累牘地引述了不同外國官員對中國政府抗擊疫情表現的讚美。

在官方建構「全面勝利」敘事的同時,民間輿論關注的議題也開始碎片化,除了因女性醫護人員剃光頭和共青團虛擬偶像「江山嬌」引起了大規模抗議之外,徵用武漢當地大學生宿舍、火神山農民工被拖欠工資、柳帆護士感染新冠肺炎死亡、武漢監獄釋囚回京、各個政府單位就瞞報疫情的責任「擊鼓傳鍋」等事件,均在短時間內引起輿論關注又迅速降温。

胡錫進在這段時間,也頻繁對各個短暫的熱點進行回應,可以說是到處滅火。而中國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除了譴責《華爾街日報》一則評論標題中的「亞洲病夫」之外,並沒有顯示出它好鬥的一面。後來在推特拋出「美國軍方帶病毒到武漢」言論的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2月24日的記者會上回應「美國是否為新冠肺炎幕後黑手」的提問時,也曾表示「疫情面前,我們需要的是科學、理性、合作」。

 2020年3月18日,北京外交部舉行的記者會,一名工作人員戴著口罩以預防新型冠狀病毒。

2020年3月18日,北京外交部舉行的記者會,一名工作人員戴著口罩以預防新型冠狀病毒。攝: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大國自信敘事的重啟:制度優勢和世界救星

在新的官方敘事裏,中國不僅沒有瞞報疫情信息,還為世界爭取了抗疫時間,向疫情嚴重的國家輸出抗疫物資和醫療隊伍。

在初期被中國嚴重的疫情傷害的「大國尊嚴」,隨着國內疫情放緩,國外疫情蔓延,重新拾起了自信敘事。

2月23日,習近平出席會議,通過電視電話直接面向17萬名縣團級別以上的幹部發表講話,親自為防疫行動的「勝利」定下基調:「防控工作取得的成效,再次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歷史學者章立凡接受BBC中文采訪時評論,習近平傳遞的信息是「不承認自己以前有失誤」。

在習近平總結「成功經驗」的同時,疫情在全球的傳播也引起中國官方媒體和自媒體的注意。2月23日,因為累計確診人數連日增多,韓國上調疫情預警至最高級別,一時成為中國輿論場的焦點。由於大部分新增確診者與新天地耶穌教會有關,許多網民嘲諷韓國人只顧「哈利路亞」而不重視防疫,表示慶幸生在中國,並奉勸韓國「趕緊抄作業」。

從這天開始,「韓國」的微博討論量急劇增多,直到韓國以每天2萬人的檢測速度和分級治療的策略,控制住了疫情,它在微博的關注度才開始下降。但是與此同時,意大利疫情的防控失效也讓它在微博的熱度飆升。

全球疫情的暴發,使得官方媒體有了足夠多的話題在輿論場上奪回話語權,宣傳中國的「制度優勢」。同樣在2月23日,《環球時報》英文版發表文章,指「一些國家對病毒反應遲鈍」,失落了兩個月的「大國尊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日復甦。3月4日,新華網、人民網、環球網均轉發了一篇自媒體文章,稱「現在我們應該理直氣壯地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3月16日,《人民日報》更是在標題中用「反超了!」,來報導其他國家的累計確診案例已經超過中國的事實。

世界衞生組織的官員也成為中國體制的歌頌者,3月11日的《新聞聯播》,報導了譚德塞對中國政府領導抗擊疫情的高度讚揚,他把中國模式塑造為世界的救星:「如果其他國家也這樣做,它們就可能控制住疫情……受益於中國正在採取的大規模防控行動,對於其他國家來說才有了窗口期,我們要利用好這樣的窗口期。」另一個世界衞生組織的官員艾爾沃德則說:「如果我感染了新冠肺炎,我想在中國治療。」這句話和塞爾維亞總統含淚向中國求助的視頻,在中國的社交媒體被瘋狂轉發。

在新的官方敘事裏,中國不僅沒有瞞報疫情信息,還為世界爭取了抗疫時間,向疫情嚴重的國家輸出抗疫物資和醫療隊伍。但是各國並沒有好好利用中國爭取來的時間,導致疫情在全球擴散。美國則不依不饒地向中國潑髒水。

不過,把海外國家渲染為控制不住疫情的疫區,也使得「撤僑與否」成為一個曖昧的話題。一方面,從電影《戰狼2》開始,宣傳系統塑造出的「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是「大國尊嚴」的重要內容;另一方面,無論是出於現實成本的考慮,還是出於曾經譴責過從武漢撤僑的國家的考慮,中國外交部顯然都不太願意撤僑。

於是,3月10日,在中國看來意大利的疫情顯然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但外交部發言人卻對是否會從意大利撤僑語焉不詳。這也讓官方媒體無法在撤僑議題上做文章,少數民間自媒體用「戰狼」式的抒情筆法吹捧了外交部從伊朗「撤僑」的壯舉,而官方媒體則統一冷處理了這類消息,不予報導。

2020年3月15日北京,在防止外人進入胡同的路障內有一個不戴口罩的居民。

2020年3月15日北京,在防止外人進入胡同的路障內有一個不戴口罩的居民。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官方節奏與民間情緒的再次合流

中國民間的批判聲音漸漸消失,終於回到了此次疫情前的光景——輿論與「大國自信」的步調常保持一致,甚至走在國家宣傳論調的前方。

當國家制度優勢的敘事重新站穩腳跟,中國民間的批判聲音也漸漸消失,終於回到了此次疫情前的光景——輿論與「大國自信」的步調常保持一致,甚至走在國家宣傳論調的前方。

正如《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有21種語言的版本在國外出版一樣,中國政府也準備把抗擊疫情的「成功經驗」對外輸出。新華社2月26日發文介紹的《大國戰「疫」》正是中國抗疫「全面勝利」的成果展示,而這一表達的真實所指被網民用另一個詞不遮掩地講出口:快來抄作業。

「抄作業」在疫情期間最早被用於向不作為的湖北政府的喊話,要求他們學習河南、江蘇等地的「硬核」手段。到了2月底,中國疫情進入相對穩定期,而韓國、日本等國家的疫情剛剛開始暴發,這個說法又被挪用到這些國家身上,同時也作為對中國經驗的自我肯定。《中日韓三國演「疫」,抄作業很難嗎?是很難》《如果不是鑽石公主號這面照妖鏡,你都不知道疫情面前的中國有多牛!》等類型的文章開始在社交媒體上大量出現。

宣告「全面勝利」面臨的最大的難題,是如何回應對疫情前期中國政府瞞報的質疑。2月14日,接受路透社訪問的外交部長王毅選擇的策略是不予承認,他說:「中國從一開始就採取公開、透明態度,及時通報疫情信息,開展國際合作。」這是部分的事實,因為中國在1月3日就已經向美國通報了疫情信息,然而批評者所指的瞞報是對內的瞞報,並導致病毒擴散到全球各地。其他外交部發言人大部分時候的策略,是把它作為一個科學問題來回答,強調病毒的源頭尚未可知,要求其他國家不要把它稱為「中國病毒」或「武漢肺炎」,避免污名化中國。

這一策略是有效的,並且民間輿論比外交部走得更遠,越來越多人相信病毒的源頭在美國。3月12日,兩週前還表示「需要科學理性」的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聲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要求美國給一個解釋。他的理由是,美國CDC主任承認最近被認為死於流感的美國人有可能是死於新型冠狀病毒,因此推導出零號病人可能出現在美國,繼而傳染給了武漢。這一看法在中國民間也廣為流行,趙立堅的發難隨即引來輿論的一片叫好,其中一部人要求美國給個解釋,另一部分人表示不太相信是美國做的,但是樂見外交部的「硬氣」。

3月13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此事進行了回應,外交部網站的正式文字記錄和《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在微博報導的回應版本是「事實上,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國內,對病毒源頭問題有不同看法。中方始終認為,這是一個科學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和專業的意見。」然而,《人民日報》在抖音發布了一個挑釁意味更強烈的回應版本,耿爽說:「你是在關心趙立堅的觀點是否代表中國政府的觀點,我想你更應該先去問一問,最近一段時間來,美國個別的政府高官攻擊抹黑中國的言論,是不是代表美國政府的觀點?」而這一關於病毒起源政治陰謀論的最新回合是,川普連續在推特使用「中國病毒」來稱呼新冠病毒。

總之,無論是對「病毒源頭」發起的信息戰,還是對其他國家疫情的添油加醋的報導——在《人民日報》的抖音賬號中,可以看到美國人正在焦慮地囤積槍支子彈、為搶購商品而大打出手的末日景象——中國官方和民間的雙重勝利敘事,引起了大量海外華人回國「避難」。

宣傳系統之重啟「大國自信」敘事,離不開民間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的助推,而這種驕傲和好鬥的情緒,有時連胡錫進都無法預料。

一開始,這也是「大國尊嚴」自信敘事的一部分,18萬一張的回國機票正是中國製度優勢的最直觀體現:再貴也要回到安全的祖國。但是,隨着一些境外病例的輸入,地方官員和民眾都感到恐慌。針對海外回國群體的污名化也迅速開始。

3月16日,新華社報導了從美國回北京,隱瞞健康狀況而被立案偵查的歸國人員;澎湃新聞報導了從海外回來集中隔離「撒潑」要求喝礦泉水的事例。3月17日,澳大利亞籍華人回北京後不戴口罩外出跑步,被網民人肉搜索繼而被拜耳公司辭退的故事是當天的熱點。集中的負面報導引起了輿論場對「返國人員」的普遍惡意,他們被認為是刻意隱瞞病情、胡攪蠻纏、不服從管理、自私的「巨嬰」。

拉薩市廣播電視台在抖音發布了一個短視頻,主播坐在演播廳譴責回國華人:「家鄉建設你不在,萬里投毒你最快。」貴州省銅仁市一個區政府的新聞中心拍了一個小品視頻,刻畫了一個自私且不聽管理的回國「巨嬰」,並配以標籤 #中國不養巨嬰# ,這個視頻有100萬人點了「喜歡」。對海外歸國人員的妖魔化迅速升温,有不少在微博提到要回國的網民甚至收到了私信恐嚇,要求他們不要回來。一些媒體不得不再次「滅火」,呼籲網民冷靜,不要以偏概全。而官方的最新態度是在昨天,3月18日,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也出面建議,「留學生無十分必須應暫停回國」。

宣傳系統之所以能在深陷輿論危機之後,重啟「大國自信」敘事,離不開民間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的助推,而這種驕傲和好鬥的情緒,有時連胡錫進都無法預料。

在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出陰謀論推特之後,《環球時報》一個深受民族主義者歡迎的編輯,在個人微博提出了反對意見,認為沒有證據不應該提出這種說法,但他很快遭到愛國網民的攻擊。在官媒紫光閣的一條微博留言區,《環球時報》和胡錫進甚至被網民形容為「屁股是歪的」、「一群公知」。這一精準的中國民間輿論風向標,此時卻被認定在幫美國說話。

不過,也很難說這不是胡錫進想要的效果,他也不需在意這些一閃而過的批評。就在今日凌晨2點,他還在關注意大利的死亡人數,最新的數字強烈震動了他,也震動着他的微博讀者——其中一條高贊評論這樣說道:「怎麼感覺和我們的不是同一個病毒,這麼嚴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輿論戰 2019冠狀病毒疫情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