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台灣

「香」在瘟疫蔓延時:兩種鄉民,一場媽祖論爭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台灣傳統的「三月瘋媽祖」活動,遇上了延期與否的選擇題。這一次,不只鄉村文化內的媽祖信徒想要表達意見,網路上的鄉民也熱烈提出建議。


2020年2月26日,台北圓山的一間宮廟內信眾在參拜。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2月26日,台北圓山的一間宮廟內信眾在參拜。 攝:陳焯煇/端傳媒

自2月17日,台灣出現首個新冠肺炎的死亡案例,在患者並無疫區旅遊史的情形下,「社區感染」的恐懼開始籠罩台灣社會。2月20日,美國CDC將台灣列入「社區傳播」階段,台灣政府雖然嚴正否認,但民眾的心態已日漸不同。隨著本地確診人數的逐漸升高,和全球防疫情勢的嚴峻,台灣民間社會最重要的媽祖信仰,與防疫工作一度產生拉鋸。

一年一度的媽祖進香活動是否應該延期?還是在做好防疫準備的前提下,如期舉行?短短一週之內,台灣社會在網路上熱烈辯論,討論的核心環繞著台灣首屈一指的媽祖廟大甲鎮瀾宮而進行。以網路聲量分析看來,希望進香延期的獲得壓倒性勝利。最終,大甲鎮瀾宮董事會宣布延期。

台灣的宮廟信仰文化紥根深厚,與現代城市生活之間的衝突也時有爆發。在日常生活中,廟會鞭炮與樂聲會產生噪音、蓬勃的香火會帶來空氣污染,是主要爭議點。而在選舉時,宮廟深入鄉土社會的深厚組織,則總會與政治派系有所牽連,進而引出圍繞特定候選人的激烈爭議,如「宮廟染黑、(以非理性的政治選擇)影響鄉民、中國代理人」等爭論從未停歇。

這些論爭,自2017年的「滅香運動」開始,逐漸進入主流社會。原本對於宮廟文化、鄉土組織關係並不熟悉的人,也會在「支持環保」、「阻斷中國代理人」等議程下,以宮廟為想象的神秘黑箱,認為其是需要大力改造的對象,積極參與論爭,掀起「宮廟政治」的前奏。

在2018年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之後,宮廟與中國、韓國瑜之間的關係更傳遍大街小巷。而根據《端傳媒》以個村里投票意向進行的分析,韓國瑜在2018年的當選與宮廟並無顯著關係、2020年的總統大選他也已經慘敗,但仍有不少人相信:宮廟的管理階層會接受來自中國資金贊助,與國民黨、韓國瑜交好,在此當中,媽祖廟頻繁地前往對岸「進香」,成為顯著的「證據」之一。

台灣的核心信仰媽祖文化,自此遭到許多懷疑的眼光,不過,眾人對媽祖本身仍有尊敬,只是對於以媽祖之名從政的政治人物保持距離。2019年,郭台銘宣布因媽祖託夢而參選總統,便被不少民眾、信眾質疑是否有假託神意之嫌。大甲鎮瀾宮家族出身、時任台中立委的顏寬恒,便因此而在選舉期間被大學生提問「是否相信媽祖託夢說?」顏寬恒當時便保守地回應,每個人都有可能收到媽祖託夢,「那是個人跟媽祖的關係,他說有夢到,那就是有。」

不過,於接下來的選舉戰爭中,顏寬恒自己也因父親顏清標長期擔任大甲鎮瀾宮主委、且有多次相關犯罪記錄,而被對手陳柏惟指為「地方派系、中國牌」代表,讓該選區儼然是「中國代理人與台灣本土派」的指標戰爭,成為選戰矚目焦點。令人意外地,顏寬恒最後落選,證明了宮廟所帶來的政治勢力並不足以讓特定政治派系連選連勝,也有失足的時候。

一次又一次的事件,讓宮廟文化—與宮廟文化核心的媽祖—在台灣鄉土社會文化中的地位再次突顯,台灣人普遍喜愛媽祖與其他諸神,卻未必理解祭祀文化在當今的面貌。造成了在文化生活上「瘋媽祖」,另一面卻在政治上對宮廟組織有相當多的疑慮。按社會學家費孝通的分類方法來說,這是法理社會與禮俗社會之間出現了罅隙。在民主化的過程當中,這部份的生活經驗,尚未得到很好的融合。

及至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防疫工作成為台灣社會的首要目標,卻撞上傳統的「三月瘋媽祖」文化,防疫的生命政治,與神明的信仰傳統,再次拉開全新的爭論,這一次,台灣的網路「鄉民」(台灣網路論壇PTT用語,意指網民)也高度參與在其中。

2020年2月28日,桃園龍德宮一年一度媽祖遶境提前回回鑾。

2020年2月28日,桃園龍德宮一年一度媽祖遶境提前回回鑾。 攝:陳焯煇/端傳媒

媽祖進香延期否?網路掀波

2月8日,大甲媽按往例擲筊確定3月19日起駕、28日回鸞。8日當天,疫情仍比今日緩和,首例確診患者也已經康復出院、台灣剛剛開始實施口罩實名制;但到了16日,台灣已出現首例死亡暨社區感染案例,社會氣氛越來越緊張。

2月22日,醫師陳錦煌在臉書發文

// 今早早課 從武漢病毒出現後 全球醫界先進努力研究成果報告: 發現無症狀沒發燒可感染 大都以口沫傳染為主 發生在近距離接觸(一公尺左右) 病毒可能附著在皮膚上 存活最少三小時以上 在陰暗潮濕環境 三天以上都還有感染力 所以中國科學院鍾南山院士警告 穿過的鞋底、電梯按鈕、餐廳桌面是三大危險地方 用這已經發現的事實 加上國外發生的流行現況 來觀想大甲媽祖繞境進香 在本來只住二萬左右的新港街面 將聚集一、二十萬以上香客 可能產生的感染風險 1)從鑽石公主號大規模群聚感染,以及台灣、泰國及日本各有個案,是由計程車載客交互感染引起,來看近幾年到新港香客大約四、五成搭遊覽車前來,來回平均二小時,車內五十位乘客可能講話、唱歌,這樣會不會有口沫傳染之可能? 2)武漢封城前百步亭社區舉辦萬家宴,上萬人在戶外(注意:是戶外)聚餐聊天同樂,如今變成武漢群聚感染嚴重,居民求救無門的地方;這樣的感染會不會發生在新港二十多供餐處,以及進香沿途不可計算的供餐點以及攤販,加上洗手不方便,眾多香客短時間內一起供餐買吃,口沫橫飛下,如何避免任何一位沒有症狀的武漢肺炎傳染者的傳播? 3)韓國已發生教會群聚感染,來看大甲媽祖信徒進香途中、入廟安座、祭典時(如圖、時間長達一小時),人潮最多,人與人接觸時間最長,也最靠近,廟口中山路、新民路幾乎人擠人,寸步難行,入廟時大家齊聲高呼「進啦、進啦」,在這情況下,如何避開口沫傳染? 4)新港街面、公園、特別學校教室、課桌椅、走廊,廁所、等等,若有沒症狀的武漢肺炎患者走過、睡過、排泄過、尿尿、吐痰、噴口水過的地方,如何澈底消毒?不要忘了,回鑾隔天一早,孩子就得開始上學。 5)進香途中、入廟安座燃放大量鞭炮,PM2.5濃度直衝千、百倍,直接破壞下呼吸道黏膜抵抗力,若加上喜歡從下呼吸道傷害人體的武漢病毒,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懇請 慈悲開臺媽祖 賜給有權作決定的主事者 智慧! //

2月24日,醫師施景中在臉書發文

// 祈禱 媽祖趕快顯靈 托夢 給這次九天八夜的繞境進香 負責人、主管單位等。 為了擴大的疫情, 請他們停辦這次的活動吧。 媽祖本身道行功深, 又有左右護法千里眼及順風耳 又豈一定要信徒們到祂鑾前, 才會知道他的虔誠? 如果心存善念、幫助他人, 媽祖也會感知,垂加護佑 又豈在爭先恐後搶到祂輿駕之下,才能得到祂的庇護 請不要以凡人意念,揣度慈悲為懷的媽祖 那對媽祖,是真正的不敬了。 //

同日,電視劇《通靈少女》女主角謝雅真角色原型、前宮廟仙姑劉柏君也發文

// 愛你的是神,控制你的是人,明知有染病風險卻不避,要神明保佑也太為難了。 //

兩篇貼文均創下破萬按讚、破千轉錄,成為「大甲媽是否該取消進香遶境」的先聲。但此時,身為大甲鎮瀾宮的主委,顏清標接受媒體訪問時,回以「免驚,媽祖會保佑」等語,顯然與當前防疫的科學認知不符,難以得到輿論支持。

顏清標提「媽祖保佑論」後,開始有不少熱門粉專如「不禮貌鄉民團」、「只是堵藍」開始批評顏,當中有理性分析進香活動中眾人必須同居共食、具有高度感染風險,因此應該延辦或停辦;也有不少人趁機諷刺顏清標,「媽祖怎麼沒保佑你兒子選上立委?」將政治上的好惡,帶進媽祖進香是否應延期的討論之中。

根據《端傳媒》與社群分析公司Qsearch的合作分析顯示,在這一日,也出現了本波爭議中最熱門的「政治人物」貼文,在所有熱門貼文(不分是否為政治人物)中排名第四,來自落選的前台中立委洪慈庸,她在貼文中表示:

// 大甲媽遶境在即, #然而適逢防疫期間,還是想邀請大家響應改以「線上參與」,或向媽祖娘娘預先「請假」。   三月瘋媽祖一直都不只是盛會而已,初衷是為了祈求一切平安、風調雨順。防疫期間,相信媽祖娘娘也能體諒廣大善信,為團結防疫,#避免前往人潮聚集處 #也避免旅行期間包車通舖的風險   心誠則靈,共同為台灣祈福,你可以這樣做

透過「大甲媽祖」app線上參與

預先向媽祖娘娘請假

過往許多信眾因工作或各種因素,也時有向天上聖母請假的需求,可至家中附近天后宮或媽祖廟詢問! //

自媽祖進香爭議開始之後,網路上相關的文章數自2月22日的總文章數43篇、評論總數1,296則、表情互動503個「怒」,一路直線上升。23日總文章數為61篇,評論總數增加到4,689則,表情互動出現1867個「怒」,已是前一日的三倍之多。24日,兩位醫師與劉柏君發文之後,網路上的聲量溫度出現新的增長點:總文章數來到156篇,評論總數20395,互動中有14751個怒。

2020年2月29日,信眾在台北的宮廟參拜。

2020年2月29日,信眾在台北的宮廟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2月25日開始,各縣市政治人物相繼對此表態。柯文哲說可以辦但要折衷,侯友宜認為不應該辦,林佳龍、賴清德也相繼發表意見。在這一日,臉書上也出現了本波爭議中最熱門的一篇貼文,來自粉專「迷因力量」,內容是反對鎮瀾宮如期進香(摘錄):

// 顏清標:相信媽祖會保護大家,撲滅疫情,歡迎大家參加遶境 這真是毫無智慧的話,拿神明擔保更是不應該 疫情嚴峻,如果你想去繞境,小編懇請今年別去,可以改線上參拜 如果你家裡有長輩想去繞境,請用盡所有力氣勸阻他們 理由如下

▍人不能替神說話,更不該拿神擔保 當初郭台銘說媽祖託夢要我選,最後呢?所以是自己亂夢還是媽祖託夢?請問顏清標兒子落選,請問顏清標當初被關,為何媽祖沒有保護他跟他兒子?于美人滿口媽祖菩薩為何親民黨會落選?這些泛藍政客拿神明胡亂擔保,才是對神明最不敬

▍遶境全球第三大宗教盛事,百萬人群聚易爆發嚴重疫情 媽祖遶境等同是中國春節返鄉人潮,是地球表面最龐大的人群移動潮之一,請想想全台各地的信徒從家裡出發,遊覽車同車,百萬繞境行走,共食共睡,為期九天,橫跨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四縣,最後信眾又再返回全台各地,根本是武漢病毒傳播全台的超級歡樂嘉年華行程

▍病毒殺人一視同仁,與宗教信仰無關 1918年西班牙流感殺了5000萬人,1968年香港流感殺了75萬人,2009年H1N1流感殺了1萬4千人,請問這些不幸喪命的人有不虔誠?神為何沒有保護他們?病毒才不管你信甚麼教?顏清標在喊相信媽祖一定會保護我們撲滅病情,就像白蓮教徒喊神一定會幫我們擋子彈消滅洋人一樣無知,神明也在搖頭

▍疫情中鼓勵全民繞境,可能是種政治算計 顏清標鼓勵全民繞境,如果沒事,那功勞都是他的,如果全台爆發疫情,又是蔡英文德不配位,民進黨政府無能下台,怎樣都是顏清標贏,況且中共滲透台灣宮廟已久,中共最希望的就是台灣疫情大爆炸,趁機下架台灣本土政權,不可不防 //

這則貼文獲得一萬個表情符號互動、超過四千人轉錄,可說是台灣網路輿論最熱門「反對進香如期舉行」的代表性貼文之一。與陳施兩位醫師或身為前任民代的洪慈庸強調「心誠則靈」、「媽祖可以體諒」的溫和風格不同,這則貼文可說綜合民眾對顏清標的各種不滿,直指疫情中「鼓勵全民繞境可能是種政治算計」,重提選舉期間的「中共滲透台灣宮廟已久」論,暗指若繼續相關活動,就是配合中共「希望台灣疫情大爆炸、趁機下架台灣本土政權」。

2月26日,顏清標宣布,大甲媽遶境將照常舉行,但將會「縮小活動」,並取消媽祖起駕宴等相關活動。顏清標在這一日說,防疫主管機關衛福部應要作出專業判斷,給全台宮廟遵從,「不要任由網路帶風向」,顯然網路上的批評,已經讓廟方感受到壓力。由於顏清標在26日宣布活動照常,網路上對鎮瀾宮怒氣聲量亦創下史上新高,以755則文章數、94,435則評論數,與69,658個「怒」,席捲當日的台灣網路公共討論空間。

27日,於另一知名媽祖廟苗栗白沙屯拱天宮宣布延期後,大甲鎮瀾宮亦宣布今年的進香活動將延後辦理,網路上的怒火亦隨之降溫。當日的文章數雖略高於前日,來到762則,但評論數已經瞬間腰斬,來到37,301則,對相關新聞按「怒」的帳號更降到十分之一以下,僅剩下3,612則。可說是一次「網路鄉民文化」與「傳統鄉民文化」一次直接對話的經驗,雖然廟方最後決定延期的決策過程不得而知,但網上怒火必然是其中重要因素之一。

2020年2月19日,信眾在台北松山的宮廟參拜。

2020年2月19日,信眾在台北松山的宮廟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媽祖進香,台灣鄉村政治的關鍵時刻

作為宮廟體系中的「靈力」關鍵,香火,一直反復成為圍繞宮廟爭議的核心。近期的媽祖進香延期、百年龍山寺禁香,就是兩例。

中研院民族所兼任研究員林美容解釋,跟其他的神不一樣,媽祖很重要的形象就是「流動」:「媽祖婆的形象,就像漢人社會裡的查某人(女人),從這一家到另一家、從這一庄到另一庄,平常就喜歡去別人的庄頭坐坐、作客,也喜歡邀請其他人到自己庄裡來。『進香』就好像媽祖婆回外家(娘家),『會香』就好像媽祖去拜訪自己的姊妹。」林美容提及,媽祖信仰本身也有「蔭外方」的傳統,即特別保佑外鄉人,因此每年的媽祖進香,很容易吸引各方外地人參與。

而在這媽祖「出門」的過程中,環繞著「香火」進行的儀式有許多形式,譬如回到香火的來源地,即稱為謁祖進香;若是去並非祖廟、只是香火比較旺盛的媽祖廟去進香,便單稱為進香。進香的方式也多有不同,有些廟宇是以撈香火的形式完成儀式,有些是讓兩個香爐的香煙交會,從中間拿一把劍把香火斬斷。無論儀式為何,都是以香為重要之物,增加自身靈力的過程。

林美容解釋,進香儀式也體現台灣漢人地域社會的傳統。台灣傳統漢人社會以「部落」為最小單位,以「村庄」為一個可以對外行動的社會單位,單位內居民結合成祭祀共同體,共同祭拜天地神明,並以神明信仰向更大範圍、更「上層」的單位人群結合。

換句話說,以台灣的基層社會而言,必須神為名義,才能結合某一地域範圍內的大部分人群,而必須離開本庄「境」內,到外庄進香的活動。而在過往,國家治安控制力未及於基層時,出了本庄很可能便意味著會遭到流民、他庄漢人或原住民的襲擊,是故必須是全村動員才能完成的慎重儀典。這樣的結構,在當代的台灣社會依然清晰可見,也因此,它一直以來都具有政治上的動員與影響力。

林美容提及,這一年一度動員鄉民參與祭典、展現地方組織實力的場合,往往也是中央官權與地方紳權關係相對緊張的時刻。早在清代時,因霧峰林家遭疑叛變,自大陸派赴來台的凌定國趁著彰化南瑤宮媽祖進香為由頭,設局斬殺霧峰林家的林文明,即是史上有名的「媽祖進香前夕官權與紳權衝突」的案例。

媽祖進香,成為鄉村政治的關鍵場景,還表現在「進香」與「遶境」的異同。媒體常常將「遶境」與「進香」概念混用,但一般神明遶境,意指巡視自己的香境,替地方除穢、保境安民;而進香則是神明離開自己的境,前往他廟的香境。根據林美容研究,許多知名的台灣觀光廟宇,基本上是由「人氣旺」的進香中心發展而成,如北港朝天宮、松柏坑受天宮、南鯤鯓代天府等。

「有庄廟、連庄廟、鄉鎮級的大廟,有的廟香火更旺,地方的小廟就會往地域社會的更上層的廟來求香火。」所以通常是進香回來之後繞大甲街。大甲鎮瀾宮原本是大甲53庄的信仰中心,這53庄便是大甲媽的香境,北港並不在香境之中。藉著這個進香活動,將「進香遶境」並稱,其實是暗暗將北港也納入「境」內,挑戰北港媽祖廟的權威。

林美容說,有些小廟現在覺得自己越來越「大尾」(台語,意指地位較高),以前說自己是去大廟進香,後來就改成「赴會」,大甲以前也是去北港進香,但去了一趟湄州回來,就說自己是去「遶境」,這對於自日本時代就已經香火鼎盛的北港朝天宮來說,「它怎麼會吃你這一套?當然就不要。」

根據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張珣的研究,早在日本統治台灣之前,台灣的媽祖信仰早已十分興盛,它源於明鄭降將施琅「統一台灣」之後,為避免功高震主,將戰役勝利歸功於媽祖庇佑,讓媽祖地位在清代台灣節節高升。清代台灣興建媽祖廟的數目,已超過全中國媽祖廟數量的總和。

在林美容看來,日本統治台灣後,並未重視原有的中部信仰圈(如彰化南瑤宮媽祖),卻特意「拉拔」北港朝天宮。 戰後國民黨統治台灣後,由於「反攻大陸」國策始終無法落實,導致台灣國會長年未能正常改選,「這導致很長一段時期由出身台中大甲的劉松藩擔任立法院長,我認為大甲鎮瀾宮的崛起,跟這個不無關係。」林美容認為,北港朝天宮與台中鎮瀾宮過往的「地位」之爭,仍隱約可以看出台灣戰前與戰後兩股政治力量的相爭。

環繞著媽祖進行的各種民間勢力拉鋸,並不是新鮮事,但這次的事件無疑相當具有二十一世紀的特色:在短短一週之內,社群網路上的「鄉民」意見與環繞著進香文化組織的「鄉民」進行了一次直接對話。在媽祖進香與防疫的爭論之中,無獨有偶地,台北百年寺廟龍山寺也宣布完全「禁香」。神明靈力、傳統祭祀圈所代表的紳權與當代政治治理的官權之間,仍在持續拉扯、變幻出不同面貌,只是這一輪,以「防疫與進香延期」的爭論現身。

(記者陳莉雅協助本文進行臉書聲量數據分析)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