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PTT的黃昏:台灣最大網路公共論壇,與網軍展開存亡之戰

台灣知名網路公共論壇PTT,自2018年九月暫停開放註冊新帳號,至今整整一年。曾如香港「連登」一般自由開放,能號召社運參與、促進公共討論、開放使用者天南地北閒聊各種話題的公共論壇,出了什麼事?它會就此走上消亡之路嗎?


台北信義區的行人天穚。 攝:陳焯煇/端傳媒
台北信義區的行人天穚。 攝:陳焯煇/端傳媒

網軍,宛如幽靈般的網軍,遊蕩在PTT八卦板(Gossiping)的上空。

網軍混跡在PTT廣大的鄉民(使用者的自稱)之中,以多重帳號當作掩護,環伺在無數則發文、回文、推/噓文背後。他們試圖引導輿論風向,搶佔特定議題的詮釋主導權,推許、力拱自身觀點,嘲諷、駁斥不同意見,在則復一則的話題操作與轉移之中,盡可能地創造有利於己方的大局。

自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以來,網路社群無疑已然成為選戰策略佈局的重要一環。柯文哲即被外界認定為乘著網路聲勢逆勢而起;而連勝文陣營更是直接被鄉民逮到「網軍介入」的證據,甚至包括有時任站方人員也涉入其中。究竟是輿論溝通還是操弄輿論,鄉民與網軍的界線始終曖昧難辨。可是隨著爭奪諸般現實利益的力量不斷湧入PTT,縱使並非全屬政治,昭然若揭的是,其所長期累積的衝擊與壓力已遠超過現行制度與架構所能負荷的臨界值。

眼下,知名的台灣網路論壇PTT正歷經一場徹底的結構性轉變。

鄉民的產地:台大男生第八宿舍

1995年9月14日,就讀台大資工系二年級學生的杜奕瑾,以一台486個人電腦,利用Linux及開放原始碼軟體,架設了PTT,並擔任創站首任站長。一開始,PTT只可說是一個資工系學生架設在台灣大學男生第八宿舍的私人電子佈告欄系統(BBS, Bulletin Board System),最早使用的記憶體僅僅16mb。兩年後,同時在線人數突破千人,六年之後,同時在線人數首度突破萬人,2000年前後就已逐漸成為台灣最大網路論壇。如今,PTT擁有超過200萬註冊用戶,每日上站人次將近600萬,每日平均同時在線人數超過8萬人。

到今天為止,PTT依舊是台灣數一數二的大型主題論壇,有各個不同主題的分眾討論版,同時也具備大眾媒體的傳播特性,牽引著公共議題討論的脈動。尤其在八卦版(Gossiping)上,幾乎每時每刻都有上萬人掛在板上流連忘返,不斷翻動頁面尋找下一個吸引他們的話題,從馬雅文化、古籍藏書、地方派系、國際情勢到科普分享,天南地北什麼都可以寫,什麼都可以聊,什麼都可以戰,只怕你的文章內容索然無味,缺乏真材實料又不具話題性,根本無人願意搭理。說穿了,這就是一群愛湊熱鬧的人,透過網路湊在一塊的天地。

鄉民一詞,語出周星馳電影《九品芝麻官》中方唐鏡的台詞,「我是跟其他鄉民一起來看熱鬧的。」從使用者自稱「鄉民」的典故,可以一窺論壇曾經自由而歡樂的氣氛。不過,一如電影中的鄉民一般,使用者也可能會進入到一種集體亢奮、情感沸騰的狀態,使得原先的溝通環境塌陷,資訊品質殆盡,成為恣意狂歡的廢文(意指毫無資訊含量純粹嬉鬧抬槓的文章)舞台。

如何在限制與自由之間劃出一條秩序的界線,綱舉目張地管理上萬鄉民花樣百出的各種行徑,便是板主最重要的工作,而「板規」則是用於拴住鄉民,確保一切不致混亂潰散的韁繩。諸如限制每天發文類型上限,明定問卦(為八卦版常見的一種發文類型,通常以「有沒有XXX的八卦」作為起頭)/爆卦規則、新聞張貼規範、推/噓文規範,並嚴格禁止政治問卦、謀求個人利益或任何鬧版行為等等,都是因著長年累積的管版實務所不斷增修確立的規定。

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黃厚銘認為,放眼全世界的網路發展歷程,PTT都是極為重要的一個特例,乃至足以擠身知名英國學術出版社羅德里奇(Routledge)《全球網路史指引》(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Global Internet Histories)的篇章之中。雖以規模觀之,PTT難與幾大社群平台匹敵,也毫無丁點商業利益可言,日常營運全賴站務人員無償付出;單就技術而論,它則像是上個世紀遺留下來的老古董,純文字介面與指令操作,每每都讓習慣網頁互動介面的新使用者不知該從何下手。然而因著每一位鄉民眾聲喧嘩的長期持續參與,由眾人一同打造的虛擬社群不僅蘊含豐沛的知識與資訊,更形塑出多元駁雜、獨樹一格的文化風貌。

從網路用語鑄造到集體行動發聲,PTT都對台灣社會造成極其深遠的影響。2013年7月4日,義務役下士洪仲丘退伍前兩天枉死軍中,消息先後在PTT八卦版與軍旅版(militarylife)揭露後,迅速引發鄉民的激憤,除了有相關人士持續在PTT爆料之外,39位原先互不相識的網友也隨即發起了「公民1985行動聯盟」,短短兩星期內,先是成功號召3萬人到國防部前「公民教召」抗議,接著又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發起「萬人白T送仲丘」晚會,那一夜,25萬人搖曳著手機發出的點點微光,期望能一同照亮正義與真相。

酸言刺語與思辨論事就像是PTT文化的一體兩面,娛樂幽默的分享與深度嚴肅的論述可以同時並存,「說出道理」與「說得有梗」並無高下之別。

不過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萬人響應,一人到場」才是多數鄉民時常掛在嘴邊的不變定律。無論鄉民們前一天在板上喊得再怎麼情緒高漲,到最後,多數人可能都還是會選擇鍵盤參與聲援,而非實際到場參與行動。然而因著洪仲丘事件激發出眾人感同身受的道德義憤,才得以擺脫大規模集體行動的信任困境,使得「萬人響應,萬人到場」成為可能。而這種透過PTT匯聚而成的大型網路社會運動模式,後來也在因反對兩岸服貿協議進而佔領立法院的318學運中進一步擴大,捲動出十幾萬人一同投入線上論述紀錄與線下行動參與的分進合擊。

而在2019年,以在表特版(Beauty)能快速搜尋正妹相簿聞名的PTT使用者Z9,以「吳達偉Z9」之名,接受柯文哲主導的台灣民眾黨提名,參選立法委員。雖然最後票數如何,仍是未知數,但PTT名人確實被視為在線下也能「聚眾」的角色,由此可見一斑。

另一方面,虛擬與現實的緊密連結也體現在新聞媒體和PTT之間愛恨交織的關係。新聞轉貼早已成為鄉民拿來即用、各抒己見的話梗,以此作為社群交流的一種方式。反過來,PTT有重大事件發生或是某個話題爆紅時,新聞媒體也常常會直接把內容取去改寫挪用。有時候,鄉民確實期望各家媒體能夠跟進報導,讓網路上的討論也能有機會進到一般大眾的認知之中,形成二次傳播,於是「幫高調」、「記者快來抄」常可見諸推文之列。但在不同的脈絡中,鄉民也可能不滿於記者成天眼睛只知道盯著PTT抄新聞,或是報導一些立場偏頗甚至錯漏百出的新聞,這時鄉民則會像是反射性地拋出一句,「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

酸言刺語與思辨論事就像是PTT文化的一體兩面,娛樂幽默的分享與深度嚴肅的論述可以同時並存,「說出道理」與「說得有梗」並無高下之別。正是因為歧異的連結能夠在此迅速地不斷發生,便能激盪出更多元的語言與視角,並逐漸發展出一整套與現實社會分庭抗禮的自主運作邏輯。既與社會拉開距離,又是置身在社會之中,對於台灣社會來說,是第一次擁有這樣規模的網路論壇與鄉民文化。

一名女子在台北的街頭看手機及抽煙。

一名女子在台北的街頭看手機及抽煙。攝:Jerome Favr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近年來,隨著一次次社會運動,PTT得到了高度的社會關注,八卦板因而逐漸成為各方政治勢力覬覦的輿論高地。其所衍生出的問題就不只關乎板上的言論秩序,而是有人正試圖利用不當手段製造虛假的意見,進而影響他人的看法。不少鄉民紛紛哀嘆,版面幾乎被大量的政治新聞轉貼討論與遊走在板規邊緣的政治文所淹沒,競相在此爭逐議題設定的走向。到頭來,愛之粉之,惡之黑之,一來一往的粉黑唇槍舌劍,儼然成為八卦版的日常。

簡言之,八卦版原是無數鄉民交流對話、串連起鬨的公共場域,卻日漸成為有心人士操弄輿論的主要戰場。

濫用平台篩選機制爭取曝光、掌控多個分身帳號推文(自己發文自己推、頂)護航、利用噓文機制抵銷對立意見,或者各種類型的「發錢文」,以發放P幣(PTT站上的虛擬貨幣)來換取其他鄉民推文,亦即利用PTT的運作邏輯來尋求更多關注,又即便P幣只在PTT的世界流通,效用有限,還是有很多鄉民樂此不疲地照推文、領P幣。

再者,也經常可以看到怪象,即有部分政治人物的臉書文幾乎是零時差地被轉貼到板上,並且立刻就會被疑似同一批特定帳號迅速推爆(推文留言數超過100則,系統會在文章前顯示「爆」字;反之噓文留言數扣掉推文超過100則,則會顯示「XX」,亦即噓爆),即便是再沒有梗、再無趣內容也不例外,在在都顯露出其中的可疑之處。

「如果是自然的意見多元,有很多不同的論述進來,讓PTT變成沒有共識,這不見得是壞事」,黃厚銘認為,當不同的言論有機會碰撞在一起時,就有可能互相修正彼此的意見,「這碰撞是在提醒我,這世界比我想像中複雜,有人看法跟我不一樣。」

根據PTT帳號部訂定的「多重帳號管理辦法」,每位使用者可合法持有5個帳號,惟5個帳號之註冊資料需完全相同且詳實填寫,註冊帳號超過規定者若經檢舉,經帳號部調查確認無誤,相關帳號將依不同情事予以退回註冊或逕自砍除。但到後來,多重帳號浮濫,篩選機制失靈,輿論品質不再,真實與虛擬之間的秩序瀕臨瓦解。這些為了商業利益、政治目的在帶風向的力量,卻可能徹底毀掉PTT原來有機會實現多元言論的環境。面對亂象弊病叢生的現況,這個虛擬烏托邦裡的音樂暫停、派對結束,PTT站方選擇採取最激進的手段來疏理錯綜複雜的系統性難題。

批踢踢實業坊。

批踢踢實業坊。攝:陳焯煇/端傳媒

傳奇褪色:為了防止「浮濫註冊」 全面暫停註冊

2018年2月,站方先是主動封鎖了上百個電子信箱域名,禁止這些域名繼續再被用於註冊帳號,並同步持續調查增補清單。根據帳號部的 公吿 指出,自前年下旬開始,便陸續發現多起濫用電子信箱註冊帳號並通過認證之案件,其中多個相關帳號證實經過販賣或是用於散佈不當連結。

封鎖名單中不乏各縣市政府機關與各級學校單位之域名,甚至於整個桃園市中小學的電子信箱域名(tyc.edu.tw)都被列入黑名單內。帳號部站長disFabulous當時就預告,「若發現情況過於嚴重,不排除暫停所有相關類型電子信箱(如學校信箱)之認證功能。」

去年9月中,帳號部突如其來的一紙公告,緊緊地關閉了新使用者走進PTT大門的可能,「本站因浮濫註冊情況日趨嚴重,自即日起暫停受理使用者新帳號之申請,重新開放時間將於本站站務會議討論後另行公告。」雖只有寥寥數語,但卻像是投下一枚原子彈一般,炸開了整個PTT早已深陷內憂外患的真相。

直到今天為止,新手進入PTT的門扉依舊緊閉。對於早已嫻熟於在PTT右進左出的人來說,暫停註冊或許與他們並無太大干係,然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此舉形同將PTT封存到上個世代的記憶之中,PTT曾經之於鄉民的種種意義,對下個世代而言,恐怕都將不復存在。一位C網友即感嘆,暫停註冊新帳號懲罰到的不是那些想要帶風向、發假消息的人,而是那些想要查找資料、獲取資源,卻因此被連累不得其門而入的人。

過了將近5個月之後,隨著暫停註冊的時間愈拉愈長,引來許多鄉民的關切之後,PTT帳號部站長disFabulous今年初才終於在站務板(SYSOP)出面說明,「沒有決定開放時間,及沒有訂定時間表,不表示沒有在積極處理此事」、「目前正在研究新認證方式,同時評估應用層面及後續可能之使用反應。」他認為,帳號極易取得而價值低落,正是PTT當前亂象層出不窮的關鍵原因之一,「若無有效提升帳號價值之認證方式出現,不如永久停止註冊。」

在另一篇回文中站長d更直言,「若有人有心操作輿論、中傷他人、濫訴、詐騙,以之前的註冊方式,可以註冊數十、數百甚至數千的帳號為之。」站長d強調,他說的「數千」帳號絕非誇飾,舉例來說,若到ViolateLaw(站上的違規判決發佈處)看板搜尋californiacolleges,就可以找到4,784則PTT法院判決,意味著有人以此域名註冊了4,784個帳號,但意圖不明。「 難道這些都是具備道德勇氣的人註冊來爆料對社會有正面影響的事件?」他說,「恕我不信。」

無論帳號部有多積極地想解決,也只能被動接受檢舉,再展開調查與懲處。站長d坦言,依照現行的制度架構設計,僅僅只是發現有問題的帳號,就都得耗掉大量人力與時間,而且還效果不彰。於是若不從源頭著手,終究無法根本解決浮濫註冊的問題。PTT原先開放鄉民參與、自由奔放的風氣,如今卻演變為站方難以解決網軍問題的局面。

「這個決定會讓這個社群沒辦法補新血,所以對更年輕世代的影響力必然消退。因為群聚效應是大者恆大,以前的盛況是每一個世代的人都捲進去,結果現在有中空期,那這個中空的世代要不要回去,我會說連恢復帳號註冊都不一定回得來。可是拖愈久,就絕對回不來。」

政大社會系教授黃厚銘

暫停註冊帳號無疑是釜底抽薪之計,卻傷敵傷己。幾乎無法想像一個上百萬人使用的社群平台有可能主動暫停註冊超過1個月,遑論現在已經超過一年。到底「暫停註冊」還會暫停多久,而這又會對於日後批踢踢的發展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以及什麼樣的新式認證才足以同時保有網路身份認同(identity)的自由,又可以有效防堵不當行為的發生,到目前為止,這些問題都沒有確切答案。回過頭來,disFabulous也只是重申,站方確實有在努力研究新的認證方式,也強調絕對無意永久關閉註冊,期望大家能多些耐心。

即便重啟註冊之日仍然看似遙遙無期,但針對買賣帳號浮濫的狀況,站長d則近一步提出了更嚴厲的手段試圖嚇阻類似行為繼續發生。8月底帳號部即公告,無論是在站內或站外,只要明示或暗示買賣帳號者,或徵求帳號者,一律都將被砍除帳號。新規定施行以來,已經有超過30個帳號因此遭砍除。

對於站方的作法,黃厚銘可以理解背後的用心,但讓他感到疑惑的是,「你不想PTT被玩爛,是不是只有這種方法?PTT現在找到的解決方法,其實有可能是讓它還沒被一堆帶風向搞死,就已經先朝向沒落的路發展」,他憂心忡忡地提醒,「這個決定會讓這個社群沒辦法補新血,所以對更年輕世代的影響力必然消退。因為群聚效應是大者恆大,以前的盛況是每一個世代的人都捲進去,結果現在有中空期,那這個中空的世代要不要回去,我會說連恢復帳號註冊都不一定回得來。可是拖愈久,就絕對回不來。」

過去幾個月來,記者曾幾度透過PTT站內信詢問多位站方人員是否能就此議題受訪。去年10月,先是去信站長d,沒過多久就收到扼要的回覆,「不便受訪,抱歉。」後來也分別詢問過帳號部另一位站長Makotoyen與站務總監okcool,皆渺無回音。而後在今年初,看到站長d開始主動在站務板與八卦版回文,進一步釐清暫停註冊的相關資訊時,不死心地再次詢問他是否願意受訪,他仍舊打了回票,「本站已有公關站長ringo。」但去信今年剛上任的公關部站長後,同樣石沈大海。

江湖事、江湖了,PTT亦如是。縱使與虛擬與現實之間早已密不可分,無涉法律強制力介入之前,這終究是自家站裡的風波,有什麼問題就留待板上講,依既有規範處置,再付諸整個社群討論。畢竟對站方而言,暫時阻絕了一部分來自站外的壓力後,也只是回頭處理站內千瘡百孔的開始。

PTT的誕生,原本像是一扇得以暫時脫離現實的自由之窗,讓使用者能夠盡情遊戲其中,享受社群交流的魅力。

PTT的誕生,原本像是一扇得以暫時脫離現實的自由之窗,讓使用者能夠盡情遊戲其中,享受社群交流的魅力。攝:Matt Cardy/Getty Images

向不實帳號宣戰:打造一個鄉民自治的網路公共空間,如何可能?

後者近乎全盤封殺政治文的方案,則挑起了鄉民對於政治文的敏感神經。政治文該不該禁,不禁又該怎麼管,一直都是讓八卦板板主動輒得咎的頭痛難題。

面對諸多困境,鄉民中不乏有志之士想出面解決問題。2019年7月甫接任八卦版板主的ReDmango與arsonlolita,便是以清除網軍分身帳號、整頓板上政治文氾濫的問題作為參選政見,各自贏得破千板眾的選票支持。近兩、三個月來,他們持續針對可疑帳號與違規帳號向站方檢舉、申請調查,到目前為止已經累積近千個帳號被帳號部依據系統記錄,包括註冊資料、IP位址與登入時間與次數等,判定為同一人或同一集團持有的多重帳號而遭到砍除。

此外,他們也迅速提出板規修正案,一是禁止「政治發錢文」,無論是以政治人物、其伴侶或政黨為主題的發錢文皆在禁止之列,違者視為鬧版,將被水桶(意指禁止發文、推 / 噓文)六個月。其次是限縮政治文,比照政治問卦的標準,禁止有關任何政治人物的討論,但保留政策議題討論的空間。

前者針對特定行為樣態修訂板規的模式,相對較無疑義。一如板主Bignana先前為了解決政治人物臉書文過度氾濫的情況,便提案刪除了板規原有的臉書發文分類,就算是要發臉書文,也一律要求回歸門檻相對嚴格的爆卦。然而,後者近乎全盤封殺政治文的方案,則挑起了鄉民對於政治文的敏感神經。政治文該不該禁,不禁又該怎麼管,一直都是讓八卦板板主動輒得咎的頭痛難題。

事實上,八卦板過去也曾在板主堅持貫徹意志之下,大刀一揮,完全禁止政治文,要求政治回歸專板討論,但那已是八卦版還未從視聽群組遷移到聊天群組的古早時期。一直等到2008年板主重新選舉,DreamYeh上任後,本於民主的精神徵詢眾人的意見,壓倒性的結果是,多數鄉民皆一致認同應該要鬆綁政治八卦,從此政治解嚴。幾年下來,在鄉民的日常實作與一次次的意見表達中,便逐漸形成禁止政治問卦,但不禁止政治新聞的具體共識。

而當鄉民們還在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論究竟是否應該全面禁止政治文的同時,一篇政治文所引發的後續效應,意外成為壓垮新板規修正案的最後一根稻草。國民黨初選前一天,時任台北市長柯文哲幕僚的李縉穎(後以無黨籍「正牌郭家軍」身分在郭台銘、柯文哲聯合推薦下宣布競選立委)在八卦版具名發文爆卦,〈一位藍底鑲白旗政治幕僚的真心話〉表面上是以具體的民調數據詳盡地分析韓國瑜、郭台銘、蔡英文與柯文哲之間的優勝劣敗,但實際上卻是要呼籲知識藍、經濟藍選民「有韓不投、非韓投郭」,更強調這是一場全台灣的智力測驗,直接挑明地為郭董拉票。

此文一出,除了立刻引來鄉民熱烈推文、回文討論柯營的腹中盤算之外;到底他的發文有無合乎板規,也遭受到不少質疑。但最令鄉民不滿的是,才剛提出新板規草案,強烈主張限縮政治文的板主a竟也在文章下面推了一句,「喊非韓不投的拱出來就爆炸了。」形同也是在為一篇不折不扣帶風向的政治文助拳。再者,當此文被板友檢舉為政治問卦後,板主R竟以未達標準為由,不予處理。

兩位板主的回應與處理方式,立刻點燃了鄉民的怒火,抨擊他們在政治議題上根本就是雙重標準。

一直要到較資深的板主B介入後,才將該文以帶風向無掛文與濫用爆卦為由直接退回,並水桶其帳號6個月。隨後板主B也發公告聲明撤簽「限縮政治文」一案,強調「未來政治文相關更改,只要提案是不經板友投票,我一律反對。」板主R旋即發起政治文民意調查,結果多數鄉民還是支持「維持現狀」,於是此案最終也就不了了之。對於一個早已習於討論政治的台灣網路論壇而言,全面限縮政治言論的作法,終究「太過政治」。

無論發生多少爭議,板主力求肅清多重分身帳號的腳步並沒有因此停下。7月底板主R再度向帳號部一口氣檢舉了總共1,818個帳號,等候站方一併調查。此外,經帳號部確認,大量分身帳號都與涉入駐大阪代表蘇啟誠事件的idcc和PTT名人slow(卡神楊蕙如)密切相關,slow更是直接被公告為八卦版不受歡迎人物,全面禁止發文、推文,文章全數退回。之後,根據媒體報導,idcc與slow都已一併被警方函送法辦。

這場沒有煙硝的輿論戰爭,如今輪到鄉民反擊,要向那些潛水在此長達數月、甚至數年的多重帳號擁有者宣告,PTT不屬於你們。

然而就在網軍問題尚未完全解決以前,板主a的共用帳號疑雲使得他飽受質疑,而板主R自行招致的各種爭議,更是使得他僅在任短短兩個多月就迅速倒台。板主R先是因為擅自將板友言論逕自改為簽名檔,經當事人檢舉後遭站方依規定停權。後又再爆出「神奇ID」事件:透過程式蒐集了一共2千多個帳號,並透過演算法分別註記帳號屬性。

版主R辯稱,他是為了要揪出更多網軍,才出此奇招,且強調名單具有一定的準確性。但演算法終究不可能百分之百摸透人心,對於那些「被演算法冤枉」、自陳是「莫名被列上去」的版友來說,除了深感侮辱之外,也對篩選制度失去信任。最終板主R便在強烈的群眾壓力下,自行請辭板主一職。

很快地,八卦板回到了往日的寧靜,版眾們照樣你一言我一句地討論著各種時下話題,聲討網軍一事彷彿又再度歸於沈寂。但,無庸置疑的是,過去這些為了各種利益玩爛PTT遊戲規則的人,在八卦板的利用價值消失以前,未來也還是會繼續玩下去。

隨著PTT的影響力日漸式微,也許等到站方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找出新的遊戲規則、重啟註冊的那一天,PTT也早就不是原本的PTT了。

隨著PTT的影響力日漸式微,也許等到站方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找出新的遊戲規則、重啟註冊的那一天,PTT也早就不是原本的PTT了。 攝:Tomohiro Ohsumi/Getty Images

對於1998年至2000年左右出生的年輕世代來說,PTT真的是一個非常老、非常老的東西,很多人甚至是沒有聽過,沒有聽過已經佔一部分,聽過但是根本沒有用過,用過但是根本沒帳號的,這些加起來都已經八、九成了,有帳號會登入,真的是少之又少。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曹家榮

PTT的黃昏:少年鄉民江湖老

PTT的誕生,原本像是一扇得以暫時脫離現實的自由之窗,讓使用者能夠盡情遊戲其中,享受社群交流的魅力。但隨著虛擬與現實愈來愈緊密地交互滲透影響之下,後者湧入的諸般壓力如今反過來沈甸甸地壓在整個PTT之上,雖人氣未減,但生氣消磨。

在揮之不去的網軍陰影持續籠罩之下,依據PTT使用者規範,多重分身帳號當然是應該要被嚴厲裁處的不當行為,但真正的威脅恐怕並不完全是來自各方勢力可能的輿論操弄與風向引導,而是若有愈來愈多的人開始懷疑PTT不再是一個值得參與的社群之時,鄉民們終將迎來PTT的黃昏。

或者,這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曹家榮即認為,根據他先前做過的訪談,對於1998年至2000年左右出生的年輕世代來說,「PTT真的是一個非常老、非常老的東西,很多人甚至是沒有聽過,沒有聽過已經佔一部分,聽過但是根本沒有用過,用過但是根本沒帳號的,這些加起來都已經八、九成了,有帳號會登入,真的是少之又少。」

此外,曹家榮也提到,這批年輕世代不用PTT的一個關鍵原因在於操作介面太難看、太難用,「他們成長過程中已經有太多更厲害、更花俏、更好用的介面,就算跟Dcard比,PTT都被甩掉好幾條街之外。」再加上過去PTT所佔據的獨特位置逐漸被其他平台侵蝕,過去那種在事件發生當下,一定要立刻登上PTT的衝動,如今似乎也不復強烈,「PTT登不進去沒關係,我就滑臉書,也是有人在討論啊,也是有人丟梗出來」,曹家榮說。

隨著PTT的影響力日漸式微,也許等到站方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找出新的遊戲規則、重啟註冊的那一天,PTT也早就不是原本那個朝氣蓬勃、自由開放、能論政也能討論嚴肅學術話題的PTT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互聯網政治 PTT 台灣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