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面對香港時代革命,北京接下來會如何做?

運動已變為零和博弈,任何新的讓步都不再可能。


2019年10月20日,九龍區遊行演變成衝突,示威者在旺角架設防線。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0月20日,九龍區遊行演變成衝突,示威者在旺角架設防線。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的時代革命至今已四個多月,街頭遊行人數的下降換來的是勇武活動的升級。人們都在想,這場香港歷史上波及最廣,持續時間最久的群眾運動,會以何種方式終結。而所有的疑惑最終可能走向同一個問題:北京會怎麼做?

北京官方至今雖多次表態,但尚未明確政策方向。筆者並不參與北京的政策制定,只從其思路出發,探討接下來的可能性。

總體看來,「香港問題」並不是北京目前必須急於解決的問題。如果說在九十年代,北京會因為香港問題擔心與美國的關係,那麼在目前總體預期是與美國進行一場持久戰、甚至局部戰爭的前提下,香港問題並不被黨內認為會影響其與美國已經很差的關係。因此,貿易戰的進展,對北京處理香港問題已經影響不大。

其次,內地對香港掌握國際認可的主權,就如同毛澤東當年對張東蓀的評價:「在如來佛掌中」。北京並不認為香港的折騰會挑戰其行使主權。而內地群眾普遍對香港示威的不認可,也讓共產黨可以放心的看香港折騰。這些也是北京此前幾個月沒有采取過多行動的原因。

但在十月之後,情況產生了些許變化:一是中國在國慶過後,最重要維穩需求已經放鬆警戒,各方面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處理香港事務;二是因為習近平本人也在不斷承受左右兩派的壓力,需要展現自己打造的強者姿態。可以預料,在無法與示威者談判並達成協議的大環境下,北京會更強勢的參與到「止暴制亂」的過程中。

從目前來看,北京有可能採取的做法是:

短期內,對香港政府各事務部門施壓,將「止暴制亂」變成所有所有人的責任。

禁蒙面法頒布後的第一場發布會,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帶同其全部官員出席,這在反送中游行後屬於首次。這一核心信息就是傳遞北京的訴求:「止暴制亂」不只是行政長官和三萬警員的責任,而是所有政府部門的責任。

2019年10月20日,示威者向尖沙咀警署投擲氣油彈。

2019年10月20日,示威者向尖沙咀警署投擲氣油彈。攝:林振東/端傳媒

北京對香港政府各部門的不配合想必不滿已久。按照內地的公務員體系,是無法理解一個政府的大多數可以以旁觀者心態,來應對示威的發生和持續。同時,公務員群體對北京和示威者兩邊都不願得罪的心態,已經讓北京無法容忍: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如果前面是髒水,那麼每個人都要沾上。

所以接下來可能會看到更多的部門,在壓力下參與「止暴制亂」。香港城市衞生管理部門可能會加大力度清理街面的標語廣告,並對塗鴉進行規範和懲處;網絡安全部門會打擊網絡的傳播,以反對「假新聞」為名義打擊社交媒體上的賬號和信息;教育部門會對學生上街遊行以及暴力行為進行更多的管制;而一些政府所有的媒體也會對自己的員工進行警戒。

中期看,加大力度支持中資入港,加速控制支柱性行業。

北京對香港的進入將會加快。據路透社報導,在中國國務院國資委9月份於深圳組織的一個會議上,有接近100個中國央企的高層出席,並被敦促盡其所能並加大投資,為香港本地居民製造更多就業崗位,穩定金融市場,為多年來中國面對的最大政治危機降温。

接下來我們會看到,伴隨着對政府和黨的不信任,港資在未來幾年會出現撤退浪潮,與此同時央企會進入到更多的香港支柱行業,諸如房地產及每日的衣食住行吃穿用等行業。

在這之前,香港的金融行業已經基本是中資做主。中資券商已經佔到香港IPO市場份額的70%以上,而二十年前香港十大券商清一色的是外資和港資。據香港金管局披露的信息,香港中資金融機構 1997 年末的資產總額為港幣 9,570 億元,而截至 2016 年末,其資產總額已達港幣 72,600 億元,20 年來資產規模總增長率近 660%。

2017年香港回歸20週年前,由香港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家族持有的東方海外集團,以492億港元賣予國資委旗下的中遠海控,更是一個近例。

香港的華資富豪在過去百天來的「沉默的大多數」、「左右討好」的形象,已經失去了北京的信任。習近平自上任來強調的國有企業必須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在香港也會進一步加強。

另外,深圳劃地給香港,解決香港房地產問題。

內地地大,而香港地少。過去七年來,中國內地已經進行了數輪政府或產業園整體遷徙的百年千年規劃。從深圳區域內,劃地給香港使用,類似於橫琴之於澳門,瞬間讓澳門的區域面積擴大了幾倍,為澳門未來的發展提供了更大空間。

而如果深圳的土地對香港開放,那麼用地也不會是像此前的香港政府管理土地的模式,更多會是參考內地2012年後,甚至是雄安的土地模式:房子是用來住,不是用來炒的。

開放深圳給香港的背後,更多的是北京希望香港融合進入內地發展的思路,同時也讓內地享受香港政治和法治兩方面自由所帶來的發展優勢。

從長期看,加大流動,鼓勵內地人入香港工作並參政議政。

對香港的進入將是多方面的,除了企業,人才的流動也是一個方面。接下來內地可能會通過去香港的央企以及其他各方面渠道,加速內地人才進入香港。

2019年10月6日,銅鑼灣,大雨,示威者撐傘遊行,抗議緊急法及禁蒙面法。

2019年10月6日,銅鑼灣,大雨,示威者撐傘遊行,抗議緊急法及禁蒙面法。攝:劉子康 / 端傳媒

同時,會鼓勵在香港深耕多年的內地出身群體,更多的參與到當地政治以及議題設置裏去。比如目前很多中聯辦有關聯的當地青年商界群體,更多僅僅是圍繞聯誼的活動,那麼在接下來,可能會看到這些進入當地多年的內地出身的群體,參政議政。

畢竟如同中共元老陳雲早就說過的那樣,「還是自己的子弟(在政治上)可靠一些」。這對中共最高層組織運作的影響力一直都是決定性的,而對未來的香港特首的選用,想必北京會更着力培養這樣對兩邊都了解的國際型人才。

同時,加速內地開放,吸引香港人進入內地工作生活。

單方面加強開放來抵消外界的反制措施,是北京近年來的一個主流操作。對貿易戰是如此,對香港也會是如此。

此前為了讓港人進入內地,已在全國範圍內取消了「台港澳人員在內地就業許可」,港澳台人員就業不再需要辦理《台港澳人員就業證》 。同時,對香港人在內地開公司的手續、只能購買一套房等限制也可能會減免。

總之,會越來越多的消除香港在內地生活和就業的壁壘。距離2047年也沒有很久,北京已經開始準備讓港澳同胞融入其懷抱。

從目前來看,北京不會做的是:

除非發生極端事件,否則北京不會派駐港部隊出動或武警進入香港。

除非示威者攻擊或者打入中聯辦、港府或者駐港部隊,否則駐港部隊或武警不會干預。

路透社在九月底報導過,駐港部隊人數目前增加了一倍。但這並不代表駐港部隊會對示威進行鎮壓,更多是為了防患於未然。北京也明白,派兵就等於認輸,所以斷無派兵的必要。而八九年坦克駛過北京天安門的畫面太讓人銘記於心,北京也並不會想讓武警從跨海大橋上開進去。

北京也不會派武警秘密參與到香港警隊中進行實地執法,因為這除了無濟於事,更可能造成警隊的反水。且在泄密幾乎是必然的情況下,結果會極其難看。

除非示威者調整戰術,否則北京不會再做出任何讓步。

示威群體對其訴求毫不妥協,並將五大訴求擴充到六大訴求。相比以往的五大訴求,增加多一項「解散警隊」。

但群眾對訴求的不妥協,讓本來就已經極其薄弱的重疊領域更加薄弱。示威者提出的反共、反習、國殤的定義,都已經摧毀所有談判的可能性,給北京渲染港獨提供更多的武器。更何況,港府決定撤銷送中條例後,無論時間點是不是太遲,示威者對北京的反對並沒有絲毫改變。

2019年10月21日,林鄭月娥的海報。

2019年10月21日,林鄭月娥的海報。攝:林振東/端傳媒

對於北京來說,執政者已經不敢接受任何訴求,因為擔心任何的妥協,都會成為示威者運動升級新的籌碼。我們應該看到,香港運動的零和博弈已經開始,除非示威者的戰術發生調整,否則北京和港府應該不會再對任何訴求進行回應和妥協。

在現階段,北京不會罷免林鄭月娥,不會接受普選,不會進行獨立調查。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已經沒有退路。北京不會允許這個時候的退出,尤其是在其暫時沒有更好人選的情況下。

普選在今天的中港關係下,已經不存在一個探討的可能性。而被認為最容易接受的獨立調查也已經進入一個死局。

對北京來說,這是一個提出更多問題而沒有解決方法的操作。誰擔任調查委員會成員?誰受到藍黃雙方的承認?哪裏是調查對象?什麼樣的結果能讓雙方滿意?在沒有一個答案前,北京不會同意。

總而言之,對北京來說,群眾的運動要靠群眾,也就是多方式的聯合行動來解決。否則唯一能解決群眾運動的辦法就是使用暴力,而這個對於經歷過八九年的北京來說,應該是最不會選用的下策。

(王林,時評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中國因素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