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當美國人還能在金錢和自由之間做選擇

希望民主社會能夠珍惜來之不易的自由權利,捍衞民主價值,能夠反對經濟政治強權對民主社會的不斷滲透和打壓。


2019年10月9日,人們路過中國北京的NBA旗艦零售店。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9日,人們路過中國北京的NBA旗艦零售店。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的「讀者來函」欄目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South Park》是美國喜劇中心頻道(comedian central)製作的動畫劇集,由特雷·帕克和馬特·斯通創作。《South Park》經常通過歪曲式的摹仿來諷刺和嘲弄美國文化和時事,挑戰許多根深蒂固的觀念和禁忌,並因其中的粗口、黑色幽默和超現實幽默而著名。它在1997年首播,至2019年已經持續播到第23季。

《South Park》第23季第二集,叫Band in China。因為有涉華敏感內容,其所有的節目如今在大陸網絡上被全面屏蔽。這一集講經營大麻種植農場的Randy突發奇想,想去中國做他的大麻生意。結果飛機上發現大家都要去中國撈金,包括NBA和好萊塢。另一邊廂,他兒子Stan組了個搖滾樂隊,得到了好萊塢製作人垂青,準備拍傳記片,可是為了能進入中國市場,配合中國政府做自我審查,很多敏感題材不能觸碰,比如達賴喇嘛,自由國家,連捐獻器官和同性戀都不可以觸及。Stan的創作過程,還受到中國審查官員的監督,痛苦不堪。結果最後他們實在接受不了審查,就不幹了。Randy為了迎合中國政府,把維尼給弄死了,從而如願進入中國賣大麻,賺得缽滿盆肥。最後沾滿鮮血的Randy回到家,他兒子說我想到了給你創作一首歌。

無獨有偶,10月4日,NBA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因為觸怒了中國政府惹了黴頭。他在推特上發表撐香港言論,「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先是經過體育網站虎撲發酵,經過體育大V轉到微博引發媒體關注。從而引起了北京當局的不滿,開始口誅筆伐。姚明任主席的中國籃協宣布取消跟火箭的合作。並且多家在中國的合作伙伴,比如央視,騰訊都取消了跟火箭的合作。其他一些廠家如李寧和藝人如蔡徐坤都宣布取消跟NBA的合作。這可真是《South Park》最新一集的最好註腳。

中國是一個有着十四億人口的全球最大市場,吸引着世界各國渴望商機的資本家們。資本家當然以牟利為第一目的,面對如此巨大的一個誘惑,一般也很難拒絕北京方面的要求。北京就藉着這個全球最大的消費群體,可以霸凌各國的商業機構,而商業機構基本上無力招架。所以過去發生過的多起所謂「辱華」事件,都以肇事方低頭道歉,息事寧人了結。比如之前的D&G筷子視頻事件,或者是杜嘉班納本人罵華人事件。但是這次有點不太一樣,先是Daryl Morey在推特上發了個不疼不癢的聲明,說是無意冒犯,自己的言論只代表個人,不代表NBA和火箭官方。同時NBA官方發了個聲明,NBA首席傳播官的聲明原文說的是,我們注意到莫雷的觀點冒犯了很多中國朋友和中國球迷,對莫雷的言論感到遺憾(regrettable)。但是國內把他翻譯成了,NBA對莫雷發表的不當言論感到極其失望,給人造成NBA道歉的感覺。但是此舉也引發了美國國內眾多政客的不滿,多名議員(比如德州參議員Ted Cruz),批評NBA的做法是為了商業利益犧牲了言論自由,為了賺錢犧牲了美國價值。於是NBA的主席亞當·肖華在日本接受採訪時說NBA支持莫雷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央視和騰訊馬上宣布停止轉播即將開始的NBA季前賽。

要知道美國體育界,一向以特立獨行,勇於直言著稱。NBA球星像Stephen Curry,或者是LeBron James,都敢於直接批評總統特朗普,並聲言即使NBA總決賽奪冠也不會接受總統邀請訪問白宮。而NFL多名黑人運動員,也在升國旗的時候單膝跪地表達訴求,聲援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和表示對總統言論的不滿,而被總統批不愛國。為什麼在美國國內敢言敢為的體育界,要對一個以經濟利益要挾來鉗制言論的政府屈服呢,這更加激發了美國媒體和民眾的不滿。正好《South Park》剛播出的一集諷刺了美國體育界和好萊塢為了賺錢,接受中國政府審查的現實,英語裏面有個字就是叩頭的音譯(kowtow)。這更加顯示了要捍衞美國核心價值的緊迫和必要性。

這次事件的起因,始於今年六月的香港反修例事件。上百萬市民和平上街遊行表達訴求,政府置之不理,最後演變成暴力衝突。對於平衡報導的合格媒體,對於抗議者和政府的暴力行為都會有所報導。唯獨大陸的媒體,一邊倒只報導抗議人士的暴力行為,卻從不報導警察使用過度武力的問題,這也是民間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呼聲很高的一個原因。官方媒體只會說遊行的人是暴徒,是廢青,是一群loser,只會打砸搶燒,要把香港搞亂,要鬧獨立。對於遊行示威的前因後果和他們的訴求卻從來不會報導,對於百萬香港市民和平理性上街遊行的事件不會報導,對「和理非」和「勇武派」為什麼不割席也不會報導。還派出大量水軍,到海外社交媒體上發布抹黑香港抗議示威的假新聞。於是推特刪除了幾十萬殭屍賬號,臉書和YouTube也關閉了多個這種發布假新聞的頁面。推特刪除賬號的理由很簡單,中國禁止國內用戶上推特,而這些賬號都是來自中國,眾多賬號公用一個中國IP且不用翻牆,明顯是中國政府行為。這跟2016年俄羅斯利用臉書發布假新聞影響美國選舉的事例一樣,都是外國勢力利用社交網絡發動輿論戰,從而影響外國人對一件事情的看法。

正如台灣公視小哥方君竹在一個分析媒體帶節奏的視頻中所說:

藍媒綠媒改變的是一場選舉,而紅媒葬送的是一整個民主制度。民主沒了,根本不會有藍綠,也不會有真正的媒體。民主和獨裁不是選邊站的問題,而是是非的問題。

在NBA有道歉的苗頭之後,《South Park》的兩位主創,不改惡搞本色,在推特上發了一個「道歉」聲明,說:

像NBA一樣,我們歡迎中國來我們家裏和心裏審查。同時我們熱愛金錢勝過對自由民主的追求。習長得不像維尼。請關注星期三晚上10點的第300集。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祝秋天的高粱大豐收。中國,我們現在和好了吧?

這像極了周星馳《整蠱專家》裏面吃了謊言豆沙包以後說的話,葉子楣賢良淑德,陳百祥是最叻的人,袁木好誠實,李鵬是我們最偉大的領袖。

感謝勇敢的《South Park》的主創,還能堅守和捍衞美國的價值觀就是言論自由,揭露世界上的不公義事件。

其實中國官媒有一點沒說錯,這次因為火箭總經理推特所引發的風波,確實是兩種價值觀的衝突,是一黨專政下的言論管制,和民主社會下的言論自由的衝突。

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美國的開國先賢們對言論自由提供了法律保障,以保護它在民主制度中所必須履行的重要職責。新聞媒體被稱為第四權。新聞是為被管理者服務,而不是為管理者。政府對新聞的檢查權力被取消,使得新聞界永遠有監督政府的權力和自由。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得到保護,使得他可以挖掘政府的秘密,給人民以知情權。只有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才能有效的限制政府的權力,和揭露政府的不法行為。

美國人還能在金錢和自由之間做選擇,而香港可能已經快沒有,大陸更沒有得選擇。所以希望民主社會能夠珍惜來之不易的自由權利,捍衞民主價值,能夠反對經濟政治強權對民主社會的不斷滲透和打壓。

有分析說,北京近期試圖給NBA風波降温,因為發現起到了反效果,激起了更多原本不關心的美國人對香港問題的關注。我們靜觀其變。

香港 逃犯條例 《South Park》 NBA 讀者來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