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夏日催淚煙中的香港孩子:當他們問迷路還找警察嗎?當他們拿起玩具槍⋯⋯

孩子們在三個月間經歷了高密度暴力場景,他們吃下催淚煙,送別換好裝備上前線的父親,他們的發問,作為成人的你懂得如何回答嗎?


2019年8月10日,一群父母正申請舉辦的「守護孩子未來」遊行,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並遊行至政府總部。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8月10日,一群父母正申請舉辦的「守護孩子未來」遊行,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並遊行至政府總部。 攝:林振東/端傳媒

8月9日,臉書上有60,000多名成員的群組「Hong Kong Moms」裡,一名媽媽發佈帖文:「小孩在會所大叫『⋯⋯切勿進入示威範圍,否則發放催淚彈⋯⋯』」。貼文回應眾多,有四歲孩子的母親表示在家聽見孩子說:「我是警察,如果你不聽話,我會發射催淚彈!」;也有母親感慨如今香港警察已不再保護市民,自己作為家長,該如何對孩子解釋與此相關的種種。

由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觸發的社會運動,至今已百日有餘。自早期集氣階段,已有「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群體出現,帶動政治情勢對親子領域影響的討論;到6月14日約6000名黑衣母親舉行「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譴責政府及警方暴力,重申母親要保護下一代的願望與天職。真正將「孩子」作為暴力承受者帶入公眾視野的,則是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激烈警民衝突,電影散場後跟家長路過現場,目睹暴力而面露驚恐的女孩照片隨傳媒與社交媒體傳播甚廣。此後,警方於民居密集社區施放催淚彈的舉動漸趨「平常」,路過市民和孩子多有無辜受襲,部分吸入催淚煙的兒童視頻在網路流傳。

6月至今,警方已於全港發射超過3000枚催淚彈。如8月5日全港大罷工,警方一日內施放800枚催淚彈,部分靠近民居,有報導不足一歲嬰兒不適入院,又有兒童被催淚眼波及掩眼嚎哭。8月10日,一批防暴警察進入荃灣知名親子商場愉景新城如廁,愉景新城臉書發文表示遺憾及抱歉,帖文旋即得到逾5000生氣表情,其下數千留言,幾乎一面倒講述自己作為家長,如何擔心警察進入商場重演沙田事件,對小朋友造成童年陰影。

百日以來,香港眾多幼兒及兒童,或於集會參與或路過現場時親眼目睹防暴警察作為,被催淚煙波及;或於屏幕、連儂牆及圖片上,反覆見到各種暴力場面;或如近日頻傳15歲及以下少年被警方拘捕。於此種種發生在這城中本是最需要保護的群體身上,不僅牽動正在成形的現在、可期預見的未來,也牽動眾多父母義憤。我們訪問了運動內外的父母、兒童,與心理學家和社工,嘗試解答上述經驗給幼兒及兒童這一特殊群體,帶來哪些顯性、隱性影響,帶給父母怎樣的困惑與情緒,以及有什麼較好的方法去面對如此非常時期的非常問題。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反送中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