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黃衍仁:我不是社運歌手,我cosplay民謠歌手,其實我是網絡歌手

「(運動)當中存有絕望的成份,一場鬥爭是對著權力;而另一場鬥爭是你如何想像你的未來,究竟有沒有想像力⋯⋯」


黃衍仁2003年開始玩音樂,至2009年反高鐵時才把累積想表達的慾望抒發。早期的音樂扣緊特定社運議題,2014年後,創作有更宏闊的轉向,更多是情感式,自省和沉澱的狀態。 攝:林振東/端傳媒
黃衍仁2003年開始玩音樂,至2009年反高鐵時才把累積想表達的慾望抒發。早期的音樂扣緊特定社運議題,2014年後,創作有更宏闊的轉向,更多是情感式,自省和沉澱的狀態。 攝:林振東/端傳媒

和黃衍仁做的訪問,因為反送中運動而擱置多次。五、六月談過兩次,八月再見面時,彷如隔世。

五月時,我們還談著他四月首次到中國大陸巡演、他的音樂創作和社運啟蒙。他談到巡演那幾天,中國大陸各大音樂網站下架達明一派和李志的歌,李志更被指控為行為不端。當時台上的阿仁對內地樂迷說:「如果我有不端行為,不要舉報我。」

「當時想告訴他們,我也有在關注這件事,我們所接收的空間一樣被打壓。」他後來回憶說。

「被打壓」一語成讖。五月中旬,黃衍仁在中國大陸網易雲上載紀念六四30週年的作品《媽媽你沒有過錯 891930》,旋即被下架,後連同《飛蛾光顧》等作品全數下架,其網易雲音樂人資格也被取消,據指他的帳號「因存在違規操作」。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music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