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李立峯:反修例運動,政府支持者心中,警察會永遠偉大嗎?

在721元朗襲擊之前,政府的民意支持有甚麼價值基礎?元朗襲擊在甚麼意義上摧毀了這些價值基礎?


2019年7月20日,金鐘「守護香港」大集會,參加者向在場警員讚好。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20日,金鐘「守護香港」大集會,參加者向在場警員讚好。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的反修例運動,不知不覺走完了七月,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後,民情沒有大幅度背離運動,但隨著時間推進,運動一點一滴地失去民意支持,本來也不是全無可能的,但7月21日晚上黑社會分子在元朗港鐵站無差別攻擊市民,事件在效果上幫了運動一個大忙,中聯辦和特區政府完全沒有能力把新聞議程聚焦到同一天晚上發生的中聯辦門外示威之上。相反,汹湧的民情急速發酵,總商會和眾多公務員群體先後發聲,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無論往後發展如何,元朗襲擊無疑是反修例運動的重要關節點之一。

要解釋元朗襲擊對政府和警方造成的逆火(backfire)並不困難,一句「出動黑社會逾越了港人底線」,不遠矣。但本文希望就著元朗襲擊對民情的影響作出較仔細的分析,同時亦借此機會討論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中政府支持者的特徵。具體地說,在721元朗襲擊之前,政府的民意支持有甚麼價值基礎?元朗襲擊在甚麼意義上摧毀了這些價值基礎?

支持政府的民意

首先要指出,問這些問題,首先是因為香港政府在反修例運動如火如荼時,的確仍然有少數民意的支時,同時,作為研究者,筆者不會把支持政府的所有人都貶低為徹底無知或不顧廉恥唯利是圖之輩,不會把支持政府的民意假定為毫無價值基礎。基於這個前提,筆者跟袁瑋熙、鄭煒和鄧鍵一幾位學界朋友,趁7月20日建制派發起「守護香港」集會,到現場進行問卷調查。下面的分析,使用的就是當天所得的結果,並與翌日7月21日民陣遊行中所得的數據作比較。

兩次調查方法大同小異,都是派訪問員到集會現場或遊行路線的不同地點,並要求訪問員跟從一些規則選擇被訪者進行訪問。其他方法細節,我們會適時公佈,就此略過。但有一點要指出,我們在各反修例運動場合中進行調查時,參與者合作意欲都很高,除了氣氛較緊張的6月17日立法會行動和遭警方反對的7月27日元朗遊行外,多次調查的回應率都在8成或以上,但到了建制集會,回應率只有4成左右。訪問員告訴我們,現場人士不太信任民意調查及大學。更重要的是,看來是跟著各種如同鄉會等組織參與建制集會的人士,大都不願意受訪,所以,建制集會中的受訪者偏向並非通過組織動員而參與的市民。也因此,720建制集會調查受訪人數只有154人,721民陣遊行調查受訪人數則有680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李立峯 評論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