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逃犯條例 評論

李立峯:反修例運動,政府支持者心中,警察會永遠偉大嗎?

在721元朗襲擊之前,政府的民意支持有甚麼價值基礎?元朗襲擊在甚麼意義上摧毀了這些價值基礎?


2019年7月20日,金鐘「守護香港」大集會,參加者向在場警員讚好。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20日,金鐘「守護香港」大集會,參加者向在場警員讚好。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的反修例運動,不知不覺走完了七月,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後,民情沒有大幅度背離運動,但隨著時間推進,運動一點一滴地失去民意支持,本來也不是全無可能的,但7月21日晚上黑社會分子在元朗港鐵站無差別攻擊市民,事件在效果上幫了運動一個大忙,中聯辦和特區政府完全沒有能力把新聞議程聚焦到同一天晚上發生的中聯辦門外示威之上。相反,汹湧的民情急速發酵,總商會和眾多公務員群體先後發聲,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無論往後發展如何,元朗襲擊無疑是反修例運動的重要關節點之一。

要解釋元朗襲擊對政府和警方造成的逆火(backfire)並不困難,一句「出動黑社會逾越了港人底線」,不遠矣。但本文希望就著元朗襲擊對民情的影響作出較仔細的分析,同時亦借此機會討論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中政府支持者的特徵。具體地說,在721元朗襲擊之前,政府的民意支持有甚麼價值基礎?元朗襲擊在甚麼意義上摧毀了這些價值基礎?

支持政府的民意

首先要指出,問這些問題,首先是因為香港政府在反修例運動如火如荼時,的確仍然有少數民意的支時,同時,作為研究者,筆者不會把支持政府的所有人都貶低為徹底無知或不顧廉恥唯利是圖之輩,不會把支持政府的民意假定為毫無價值基礎。基於這個前提,筆者跟袁瑋熙、鄭煒和鄧鍵一幾位學界朋友,趁7月20日建制派發起「守護香港」集會,到現場進行問卷調查。下面的分析,使用的就是當天所得的結果,並與翌日7月21日民陣遊行中所得的數據作比較。

兩次調查方法大同小異,都是派訪問員到集會現場或遊行路線的不同地點,並要求訪問員跟從一些規則選擇被訪者進行訪問。其他方法細節,我們會適時公佈,就此略過。但有一點要指出,我們在各反修例運動場合中進行調查時,參與者合作意欲都很高,除了氣氛較緊張的6月17日立法會行動和遭警方反對的7月27日元朗遊行外,多次調查的回應率都在8成或以上,但到了建制集會,回應率只有4成左右。訪問員告訴我們,現場人士不太信任民意調查及大學。更重要的是,看來是跟著各種如同鄉會等組織參與建制集會的人士,大都不願意受訪,所以,建制集會中的受訪者偏向並非通過組織動員而參與的市民。也因此,720建制集會調查受訪人數只有154人,721民陣遊行調查受訪人數則有680人。

作為背景資料,表一總結了兩個調查的被訪者人口特徵。兩個樣本的男女比例都接近一半一半。年齡方面,如一般理解,反修例運動有較多年輕人參與,720守護香港的被訪者,只有1成左右在30歲或以下。教育程度方面,也如一般市民想像,民陣遊行參與者教育程度較高。有趣的是,建制集會樣本中有超過6成自視為屬於中產階層,比民陣遊行中的相應比例還要高。如上所說,建制集會調查的回應率不足5成,很多集會中的基層市民可能拒絕了訪問。但數字至少告訴我們,的確有不少自認為屬中產階層的市民參加了建制派組織的集會。

兩次遊行集會調查被訪者的人口特徵。

兩次遊行集會調查被訪者的人口特徵。圖:端傳媒設計部

回到文章重心,兩個集會的參與者在價值取向上有何差異?我們在兩天的問卷中都要求被訪者在經濟發展、秩序、守法、民主、自由,及平等六個價值中選擇兩項作為香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表二顯示,超過4分之3建制集會的被訪者選擇了守法,超過一半選擇了經濟發展,超過3分之1選擇了秩序。相反,民陣遊行的參與者,絕大部分都選擇了自由和民主。

「你認為以下哪兩項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你認為以下哪兩項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圖:端傳媒設計部

建制支持者較強調秩序和守法,民主派支持者較強調民主自由,一點也不奇怪,只是相應百分比之間的差異,還是比想像中大。

建制支持者較強調秩序和守法,民主派支持者較強調民主自由,一點也不奇怪,只是相應百分比之間的差異,還是比想像中大。除此之外,我們仿效美國政治科學研究中常用的做法,詢問被訪者期望自己的下一代有甚麼特質,從旁窺探被訪者的價值觀。表三顯示相關結果。民陣遊行參與者的答案非常一面倒,9成以上被訪者選擇獨立思考而非尊重長輩、質疑權威而非服從、為人設想而非守規矩。相反,建制集會參與者的選擇沒有那麼一面倒。事實上,訪問員告訴我們,不少建制集會受訪者對問卷設計有不滿,認為不同的特質不一定對立,不應要求被訪者二選一(但從問卷設計的角度看,我們的確要嘗試要求被訪者作出選擇,否則絕大部分被訪者都會說「兩者同樣重要」,問題得出的結果便失去分析意義)。所以,建制集會被訪者拒絕回答個別題目的比例也較高。但整體上,建制集會受訪者遠較民陣遊行參與者可能選擇尊重長輩、服從、有禮貌,和守規矩。

「假如你有下一代,你希望他們傾向?」

「假如你有下一代,你希望他們傾向?」圖:端傳媒設計部

支持政府的民意,不能說沒有道德價值作基礎。

守法、秩序、服從、尊重長輩,和守規矩,建制集會參加者有一套內容一致的價值觀。這套價值觀雖看似保守,但若果抽離具體處境看,我們的確不能說守法、秩序,和守規矩有甚麼不對。所以說,支持政府的民意,不能說沒有道德價值作基礎。當人們強調這套價值規範,再加上假設警方作為執法者的正當性,人們就會覺得警方以武力鎮壓示威是天經地義的事。

元朗之夜可能的逆火效應

但以上述結果作背景,我們就可明白元朗襲擊為甚麼對民情產生那麼大的影響,因為事件已經不能再用守法和秩序去合理化,剛好相反,黑社會本來就是守法和秩序的對立面。當然,如果純粹是黑社會和示威者互相之間有衝突,然後再由警察出來制止,這不但不會衝擊到政府支持者的價值觀,甚至會強化警察作為合法執法者的信念。但721元朗襲擊涉及大量無辜市民,黑社會和市民的武力完全不對等,大量證據顯示警方知情而沒有做執法者的工作。支持政府的市民,就算仍然不相信警黑勾結,都難以替警察辯解。

721元朗襲擊涉及大量無辜市民,黑社會和市民的武力完全不對等,大量證據顯示警方知情而沒有做執法者的工作。支持政府的市民,就算仍然不相信警黑勾結,都難以替警察辯解。

政治心理學者告訴我們,大部分人在接收政治訊息時都會為了鞏固自己已有的觀點,進行偏頗的資訊處理(biased information processing)。過去幾個星期,香港市民不斷從電視和網絡看到示威衝突的影像,強調示威是權利的人,自然會聚焦在警暴之上,會強調相方武力的不對等,以及警方各種令人費解的行動計劃。強調警方是執法者的人,會指出示威者率先佔領馬路,警方驅散示威者無可厚非,期間使用武力也是逼不得已。所以,不停的警民衝突,一般情況下不會動搖雙方立場。

但一些研究也指出,偏頗的資訊處理有其界限,當眼前事實和資訊越過了界限時,人們無法不修正自己的態度。偏頗資訊處理的界限因人而異,事實上,在元朗事件發生後,社會上仍然有不認為警察和政府有甚麼問題的人,仍然寧願相信黑衣人惹事生非在先,對大量證據視而不見,但對很多市民來說,當日港鐵站的現場狀況實在太離譜,已經不是偏頗的資訊處理可以抺殺。

2019年7月29日,中國大陸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楊光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回答了有關香港持續示威的問題。

2019年7月29日,中國大陸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楊光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回答了有關香港持續示威的問題。攝: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元朗襲擊翌日,媒體訪問在周末剛替建制集會做主持的藝人「肥媽」,肥媽顯得很情緒化和不知所措,因為不想支持示威者,但又不能對黑社會視而不見。筆者相信肥媽的反應有某種代表性。在一些取向保守的市民眼中,示威者的行為大抵仍然是不可取的,但既然警方「容許」了元朗襲擊這種無法無天的事情發生,人們也無法對示威者過分苛刻,難以簡單直接地再用守法和秩序作為基礎去批評示威者。

7月29日星期一,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就香港社會狀況舉行記者會,語調較為温和,但強調支持特區政府和警察維持法治。同日,警方水炮車開始路試。7月31日,40多名在7月28日上環及西環衝突中被捕的示威者被控暴動罪,到法院提堂。這一刻,政權的做法似乎是口軟手硬,繼續希望靠警隊來先「平亂」。但元朗襲擊,令警察的公信力在部分原本支持政府的市民心中也破了產。就算警方的武力和強硬姿態真的把示威鎮壓下來,在大部分市民眼中都不會有合法性(legitimacy)。

(李立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逃犯條例 香港 李立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