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逃犯條例 圖片故事

大街小巷築起連儂牆,彩紙散落香港十八區

反送中的抗爭模式不斷刷新並趨多元化、多戰線。分散於全港大街小巷的一幅幅「連儂牆」,是抗爭者們的最新產物。


2019年7月10日,油塘地鐵站旁的連儂牆被人破壞,晚上年輕人重新張貼「香港人加油」標語在牆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0日,油塘地鐵站旁的連儂牆被人破壞,晚上年輕人重新張貼「香港人加油」標語在牆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多事的六月已過,七月的帷幕以立法會佔領之夜展開,稍稍緩和之後又出現以地區議題為主軸的「光復屯門」,以及有向大陸遊客宣傳意味的九龍大遊行。反送中的抗爭模式不斷刷新並趨多元化、多戰線,分散於全港大街小巷的一幅幅「連儂牆」,是抗爭者們的最新產物。

繼7月2日金鐘連儂牆被政府派員清理後,有網民於網絡論壇連登(LIHKG)和Telegram群組發起把連儂牆「散落社區」,為香港人打氣並提供表達心聲的出口。一時之間,全港各區建起近80幅連儂牆,但在部分地區卻因連儂牆而出現不少紛爭。7月10日晚上八時多,油塘站爆發逾百人的衝突,有擬設置連儂牆的年輕人受到近百名市民阻止及指罵,其後有支持連儂牆的人趕至反包圍,大批持盾警員到場維持秩序。至晚上十時多,對峙雙方多次發生小規模衝突,情況混亂,警方更一度舉起紅旗警示,最後雙方在近零時和平散去。

「連儂牆」原是捷克首都布拉格修道院大廣場一面普通的牆。80年代,捷克人民在牆上塗上The Beatles成員John Lennon(約翰.連儂)的歌詞及塗鴉,藉此表達對共產政權的不滿,後更導致學生與警察於查理大橋發生衝突,捷克警察稱參與抗爭行動的人為連儂主義者。雖然當局在鎮壓後曾還原牆壁,但不久後學生又捲土重來,塗鴉禁之不絕,後來該牆的業主乾脆同意人民在牆上隨意塗鴉,自此人們就稱之為連儂牆,連儂牆也成為愛與和平及反極權的象徵。

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期間,有市民用便利貼寫上訴求、鼓勵港人的說話,貼滿金鐘政府總部外牆,這幅連儂牆一度成為地標,惟後來隨着運動的結束而消散。

製作:Stanley Leung/端傳媒

製作:Stanley Leung/端傳媒

群眾自發設立連儂牆,議員退居支援角色

「在69之前,我只是一隻港豬。」Kelly說。

大學三年級的Kelly是港島南區連儂牆發起人之一。6月9日,Kelly與朋友參與百萬人大遊行後開始關心政治,遂加入自己地區的Telegram群組發表意見,後來被管理員提拔成為「18區聯合群組」的管理員之一。Kelly出生在警察世家,家人又是相對支持建制派,所以一切都需要暪着家人進行。

612衝突後,Kelly一度跟「藍絲」(支持建制的人士)於網上對罵,後來又看到撐警集會當日政府總部的連儂牆被惡意破壞,有網民呼籲於各區設立連儂牆,她也想盡一分力,「在大家灰心之際,希望能做到一些事,讓所有人有一個宣洩的出口」。

Kelly向端傳媒記者表示,早前曾到各區連儂牆考察,看到各區的連儂牆無論在設計、選址各方面均相當有系統,但礙於南區私人佔地面積較大,設立連儂牆則有如「打游擊戰」。「我們每天只可以在不同地方擺站,tailor-made一樣;到晚上便要收拾好。」

7月7日,群組成員在鴨脷洲設置首幅連儂牆時,受到鄰近食肆職員的騷擾及恐嚇,該名職員更揚言「你們要是再繼續的話,我就把它給撕了!」成員連忙把連儂牆拆掉。

翌日,群組內的管理員找來泛民主派區議員協助。民主黨南區區議員柴文瀚連日來均在南區連儂牆附近觀察,在年輕人、物業管理處及反對市民三方周旋,擔當支援的角色。他向端傳媒表示,自己及黨內的其他成員會互相協調到區內不同的連儂牆「站崗」。柴文瀚覺得這些年輕人自發的連儂牆行動是前所未有的事,相信會是一個很好的公民社會體驗。

Kelly在這次行動中把自己比作領導的角色,每天到南區不同的連儂牆巡視並作出指導,「做群組管理員是累的,但很有意義」。Kelly頓了頓,「十年後或一百年後看自己,我都不會後悔,我會proud of這件事」。

中四學生Vicky同為南區連儂牆的前線成員,她半跪在地,將一個個紙皮箱裁開,再用膠紙逐一黏好,後協助用索帶把紙皮繫牢在欄杆上,再為連儂牆用透明膠布蓋好,以免受雨水沾濕,整個過程動作俐落。她向端傳媒表示,自己與朋友是響應Telegram群組號召而來,這是她第三天到現場幫忙。

Vicky憶述,2014年自己曾到金鐘連儂牆貼上打氣的說話,但當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現在由生疏到熟練,由有市民鼓勵到有人鬧事,Vicky坦言自己都害怕,但更希望能在反修例運動中出一分力,「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但做了再算」。

青衣港鐵站旁行人天橋。

青衣港鐵站旁行人天橋。攝:陳焯煇/端傳媒

「牆一天沒被拆掉,都會有人來幫忙」

青衣城1期連接2期的天橋同樣滿布彩色便利貼,在來往的人群中,隱約看到四、五個身影正在為連儂牆進行加固及補給。

這是26歲的John第二晚到連儂牆幫忙。剛下班的他,甫到達便協助用膠紙加固黏在欄杆處、容易飛脫的便利貼,隨後又向商戶詢問能否提供紙皮,以作延長連儂牆之用。他向端傳媒表示,周日在直播中看到在旺角聚集的年輕人受警察粗暴對待,內心相當壓抑,但連儂牆令他受到鼓舞。「我星期一來到,一邊貼,一邊看便利貼上的說話,不開心消失了,我感受到連儂牆帶給大家的鼓勵。」

剛下班過來,不辛苦嗎?「體力勞動當然辛苦,但連儂牆給了我很鼓舞。」John坦言自己不是熱衷於社運的人,但認為在現在這個時刻,每個人能出多少力就多少力。

「我作為打工仔,眼見眾多年青人為香港的未來走出來,自己很感動,都希望為做一點事去鼓勵他們,就算是買物資、去幫忙,也是一種鼓勵。」

在John的身邊、忙着在紙皮扎洞的是大專生張同學。同樣,這是張同學第二天來青衣城連儂牆幫忙。

張同學向端傳媒表示,在場幫忙的人其實互不相識,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她認為連儂牆有如民主牆,讓大家留下自己的想法,特別是那些因各種因素而無法站在前線的人;同時為這抗爭運動留下印記,「這牆讓人不要這麼快忘記這件事。香港人出名善忘,怕事情拖久了(就忘記)。如果到處都有這牆,市民走過又寫一寫,留下足跡,就可以令事情last得久一點,迫使政府回應。」

「雨傘時自己年紀小,有去走走坐坐,但沒有很清晰要如何做。但到了現在才有一個很清晰的idea要做什麼。」張同學說道。

大埔墟火車站行人隧道。

大埔墟火車站行人隧道。攝:陳焯煇/端傳媒

破壞與重建

18區連儂牆遍地開花,但生命週期並不長,因為部分地區的牆經常遭人撕毁破壞,如西灣河、九龍灣、大埔、土瓜灣等。除了「撕一貼十」、不斷重建的覺悟外,在大埔墟港鐵站附近的行人隊道內,更有網民自發通宵守護連儂牆。

在7月10日凌晨,過百名持盾的警察來到這條「連儂隧道」,清理帶有警員資料的紙條,但未有撕去其他的紙條。警方表示,由於張貼含有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單張,可能干犯《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64條,故警方派員移除含有警員個人資料的單張作蒐證之用,同時亦會考慮把涉及警務人員個人資料被披露的個案轉交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跟進。

民主黨議員涂謹申批評警方動用大批警員到場清理寫有警員個人資料的紙條,形容畫面荒謬,又指警方動員不合比例,質疑警方做法是否有法律依據。

端傳媒在10日中午到訪大埔墟「連儂隧道」,見到許多諷刺警察以過份警力「清牆」的語句,戲稱他們為「撕紙王(音同獅子王)」、「撕紙狗(音同獅子狗)」。年過六旬的鄭先生從新聞得知警方用過度警力對付民間自發活動,特意從北區過來,留下「人心不死」四字。

鄭先生直言:「回歸後令市民擔憂的,並非民間『搞事』,而是政府做出一些市民擔心的事情。」他舉例,14年的雨傘運動,其實大部分人出來未必因為人大831決定,而是那80多枚的催淚彈。而在這次修例風波中,在百萬人遊行後政府不但沒有讓步,反而用更強的武力來對付示威者,才會激起民憤。但鄭先生對運動的未來仍持樂觀態度,「像屯門大媽那裏,民間自發去做不就成功了?下星期又有上水了。」

「香港人心不死,林鄭回頭是岸。」鄭先生臨走前叮囑道。

在連儂牆前,有小五學生自己來到,畫下對哥哥姐姐們的支持;有婆婆用拖鞋拍打特首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等照片;還有少女憶起對運動的內疚,淒然落淚。

就讀中二的Scarlett哽咽著說,「612剛巧是我生日,(那天)見到很多示威者受傷,很難過......大家都希望(修例)不要通過,不明白為何政府不理會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參與,是很對不起他們......」說著說著,身旁的友人Coey同樣眼泛淚光。

兩人因家人不許,未能參與近日的示威活動。Scarlett說,「家人只看到示威者不好的一面,可能一些比較暴力的行為,但就......」

「但就看不到香港政府做了甚麼。」Coey接過話來。

Coey憶述雨傘運動過後,港人都十分絕望、無助,她原以為這次也會如同當時一樣,無論多少人出來也不會改變政府政策,「我很記得朋友說『香港玩完了!』,但原來多人出來是會有改變的,起碼它現在沒有通過(修例)。」

Coey表示,氣餒一定會有,但心中要有希望。

兩人擦乾眼淚,為這片色彩斑爛而又延綿不斷的牆上,貼上了新一張便利貼:「香港人加油」。

旺角砵蘭街豉油街交界。

旺角砵蘭街豉油街交界。攝:陳焯煇/端傳媒

大圍港鐵站B出口。

大圍港鐵站B出口。攝:林振東/端傳媒

炮台山港鐵站外。

炮台山港鐵站外。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西環山道。

西環山道。攝:林振東/端傳媒

筲箕灣巴士站外高架天橋下。

筲箕灣巴士站外高架天橋下。攝:林振東/端傳媒

樂富港鐵站行人天橋下。

樂富港鐵站行人天橋下。攝:陳焯煇/端傳媒

觀塘裕民坊。

觀塘裕民坊。攝:陳焯煇/端傳媒

荃灣港鐵站往愉景新城天橋。

荃灣港鐵站往愉景新城天橋。攝:陳焯煇/端傳媒

九龍灣淘大對出地盤旁行人通道。

九龍灣淘大對出地盤旁行人通道。攝:林振東/端傳媒

西灣河成安街行人天橋。

西灣河成安街行人天橋。攝:林振東/端傳媒

大埔墟火車站行人隧道。

大埔墟火車站行人隧道。攝:陳焯煇/端傳媒

旺角行人隧道。

旺角行人隧道。攝:陳焯煇/端傳媒

葵芳港鐵站。

葵芳港鐵站。攝:陳焯煇/端傳媒

銅鑼灣波斯富街行人天橋。

銅鑼灣波斯富街行人天橋。攝:林振東/端傳媒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 逃犯條例 連儂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