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逃犯條例 圖片故事

大街小巷築起連儂牆,彩紙散落香港十八區

反送中的抗爭模式不斷刷新並趨多元化、多戰線。分散於全港大街小巷的一幅幅「連儂牆」,是抗爭者們的最新產物。


2019年7月10日,油塘地鐵站旁的連儂牆被人破壞,晚上年輕人重新張貼「香港人加油」標語在牆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0日,油塘地鐵站旁的連儂牆被人破壞,晚上年輕人重新張貼「香港人加油」標語在牆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多事的六月已過,七月的帷幕以立法會佔領之夜展開,稍稍緩和之後又出現以地區議題為主軸的「光復屯門」,以及有向大陸遊客宣傳意味的九龍大遊行。反送中的抗爭模式不斷刷新並趨多元化、多戰線,分散於全港大街小巷的一幅幅「連儂牆」,是抗爭者們的最新產物。

繼7月2日金鐘連儂牆被政府派員清理後,有網民於網絡論壇連登(LIHKG)和Telegram群組發起把連儂牆「散落社區」,為香港人打氣並提供表達心聲的出口。一時之間,全港各區建起近80幅連儂牆,但在部分地區卻因連儂牆而出現不少紛爭。7月10日晚上八時多,油塘站爆發逾百人的衝突,有擬設置連儂牆的年輕人受到近百名市民阻止及指罵,其後有支持連儂牆的人趕至反包圍,大批持盾警員到場維持秩序。至晚上十時多,對峙雙方多次發生小規模衝突,情況混亂,警方更一度舉起紅旗警示,最後雙方在近零時和平散去。

「連儂牆」原是捷克首都布拉格修道院大廣場一面普通的牆。80年代,捷克人民在牆上塗上The Beatles成員John Lennon(約翰.連儂)的歌詞及塗鴉,藉此表達對共產政權的不滿,後更導致學生與警察於查理大橋發生衝突,捷克警察稱參與抗爭行動的人為連儂主義者。雖然當局在鎮壓後曾還原牆壁,但不久後學生又捲土重來,塗鴉禁之不絕,後來該牆的業主乾脆同意人民在牆上隨意塗鴉,自此人們就稱之為連儂牆,連儂牆也成為愛與和平及反極權的象徵。

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期間,有市民用便利貼寫上訴求、鼓勵港人的說話,貼滿金鐘政府總部外牆,這幅連儂牆一度成為地標,惟後來隨着運動的結束而消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連儂牆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