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撐警集會現場觀察:藍白衣的香港人,他們想的是什麼?

「年輕人變得很暴戾,好像一隻野獸一樣。」「那你理不理解,為什麼年輕人變得如此暴戾?」她沉默數秒後道:「其實我都不了解他們。」


2019年6月30日,添馬公園撐警集會,參加者揮舞國旗。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30日,添馬公園撐警集會,參加者揮舞國旗。 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修例運動,連場示威觸發警民衝突,香港警察受到嚴峻批評。6月30日,建制派舉行撐警集會,大會稱有16萬5千人參與,警方則表示高峰期人數達5.3萬。有人說,昨日的撐警集會,讓香港人再次經歷了一次社會撕裂。然而,我們到底要如何理解撕裂?集會中一位參加者對我說,「七百萬人,就有七百萬種思維。」不同人因著不同信念和原則選擇和被吸引到不同陣營,是世之恆常;重要的是要釐清個人從這到那的思想路徑。

在整場撐警集會中,反修例和撐警支持者互罵、集會人士攻擊記者、破壞連儂牆和祭壇等,均有發生,而我亦耳聞目睹粗口指罵和蓄意破壞的情況——在立法會示威區前地,警方以一條橙線把兩方群眾隔開,反修例人士舉著「支持警方執法,拘捕開槍警察」等標語,也有人拿著大聲公向撐警群眾叫囂,被欄在界線以外的集會人士則以粗言和叫罵相報,一句句「垃圾」、「有人唔做做狗」,不絕於耳。期間,一位集會人士越過了警察的封鎖,走到反修例陣營內,一手扯毀地上的佈置,釀起一陣風波——相同的場面,在金鐘各處發生。

但在衝突以外,我更在意的,是這些穿著大會指定顏色的藍白衣人士,他們那陌生而熟悉的精神面貌——不多不小的恆存於日常香港中的面容。當這些面目不再模糊,我們能否以同等清澈的勇氣直視?我們能如何自這些面容中,拆解出組成其狀的思想成份,抽剝出制度和歷史的構建和模塑?

2019年6月30日,添馬公園撐警集會,參加者在立法會示威者對留守的反修例示威者作出粗言和叫罵。
2019年6月30日,添馬公園撐警集會,參加者在立法會示威者對留守的反修例示威者作出粗言和叫罵。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年社運初體驗

「原來政府總部係咁樣,我都係第一次嚟。(註1)」我朝話音方向望去,說話的人是位目測五十歲的溫文男士,穿著道奇藍色運動上衣,跟身旁的妻子說。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逃犯條例 香港政治 反修例運動 香港民主 香港民主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