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專訪前大律師公會主席陳景生:香港現在這處境,我最擔心十幾廿歲的年輕人

作為港大法律學院第一屆畢業生,陳景生數十年目睹香港法治變遷和政府變質。他抨擊政府假藉「依法辦事」,實則有權用盡,表面一國兩制,實則一國一制,但他說,千萬別誤會他反中國,只是他的愛國,和其他人不一樣。


陳景生資深大律師。 攝:林振東/端傳媒
陳景生資深大律師。 攝:林振東/端傳媒

資深大律師陳景生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的首屆畢業生,2003年香港經歷廿三條立法,引致五十萬人上街怒吼時,他身為大律師公會主席,曾直斥港府的做法「強姦民意」。如今16年過去,他自己也沒有想過,《逃犯條例》修訂翻版一樣發生,而且港人的反應更猛更烈,「這一次我兩點入維園,晚上八點仍未去到政總,比2003年7.1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跟行政會議成員、同為資深大律師的湯家驊,是港大的同班同學。湯狀緊跟政府和中央路線,處處護主,大力支持和唱好條例修訂 ;陳景生則代表法律界選委發信予特首林鄭月娥,邀請她會面解說修例,但遭拒絕。對年輕人的激烈行動,他更表示完全理解,「我和湯狀是同學,他都快70歲啦,這件事對他影響有幾大?但你想像一下年輕人面對的前景,就會明白他們為何有此行為了。」

陳景生見證香港回歸後的法治倒退,一路走到今天,回歸22年前夕,法官更罕有接受路透社專訪,表達對條例修訂的擔憂。執業數十年,陳景生第一次遇到法官發聲的情況,「也數林鄭才有這個本領,迫得法官也站出來反對。」他痛陳政府口講一國兩制,行為上卻是一國一制,而林鄭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6.12衝突,勢成壓垮警民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陳景生敬告政府,不要再執言自己依法辦事,「法律上容許你這樣做,並不等於你行使的權力是適當的。」

向來寫英文多過中文的他,卻用了一句俗語形容中國當前情況,「發財就要立品,祖國財是發了,作為華裔人士我自然要恭喜,但立品呢?只望中國能多多立品,尤其是人權方面。當然不能讓香港變新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