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警民衝突

警民對峙之間,拿著麥克風喊話的香港社工

「我陪你一起去跟前面的警察講,我是社工,我知道你很不開心,其實我也是,不如我們一起上前講?」


2019年6月21日,警察總部外,陳虹秀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21日,警察總部外,陳虹秀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612事件中,示威市民和警方在金鐘多處爆發流血衝突,香港警方隨後快速定性事件為暴動,並稱警方行動「容忍」、「克制」。而另一邊,市民和不同團體指出警方這次過度使用武力,無論是武器級別抑或數量,均為香港多年來處理大型示威活動之最,並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調查612事件,香港近年緊張的警民關係再一次變得更加繃緊、撕裂,看似無法癒合。在這一專題中,我們嘗試採訪在衝突現場受傷的市民、在警民之間嘗試調和和緩解衝突的人,亦希望從學者等不同視角,理解警方的策略和警政制度的演變。

6月21日下午兩點半,位於香港灣仔的警察總部被人群一層又一層包圍,警察一字排開,與人山人海的市民隔著一道鐵馬對峙。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運動一浪接一浪,能量超越許多人的想像。6月16日,200萬市民走上街頭之後,政府仍未正面回應撤回修例、取消暴動定性等訴求。網民和大專學界其後設下期限,要求政府在20日下午五點前回應市民四大訴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收回612「暴動」定性、撤銷有關所有控罪及追究警隊濫權。政府再次沉默,市民行動迅速升級,在21日早上開始佔領金鐘部分道路,隨後發起包圍警察總部的行動。

將直接行動的目標訴之於警察總部,在香港近年社運史上也是罕見的。上千警察被圍堵在總部之內,現場氣氛劍拔弩張。警方先派出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見記者,呼籲示威者離場,再派出談判專家在警總外喊話,現場市民爆發噓聲,談判專家隨即離場。

在鐵馬的最前邊,許麗明拿著麥克風,對兩名警察喊話:「我們也理解你們,你們也不過是執行命令而已。但我們不過是要合理表達訴求,也請你們轉達我們的訴求給盧偉聰(警務處長)聽,你們有轉達嗎?」兩名警察不苟言笑,抬眼望天。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民主運動 逃犯條例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