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谷歌工程師自述:為什麼谷歌不實行「996」工作制?

谷歌相信每個員工都是創造者,公司的活力來自每個員工的自我激勵、靈光閃現、自我管理,而不是流水線上準確無誤的機器。對員工來說,喪失動力、迷失在日常工作的瑣碎、失去對工作的熱愛,是最危險的徵兆。


谷歌紐約辦公室外貌。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谷歌紐約辦公室外貌。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作為一名就職於谷歌紐約辦公室的軟件工程師,我為谷歌的在線廣告服務系統 (Google Ads Manager)提供與用戶數據報告相關的後端開發。除此之外,我還花 20%的工作時間在谷歌大腦的機器人小組協助研發人工智能算法。

從密歇根大學獲得理論物理博士學位後,我在華爾街工作過四年,分別在投資銀行和對衝基金擔任量化建模分析師,行話叫「Quant」。主要工作是為複雜的金融衍生品建模,並開發軟件計算它們的價格和風險。我做 Quant 時的作息比較穩定,早上8:30上班,下午6點下班,從來不加班,工作強度與加入谷歌後差不多。Quant 的入行門檻比軟件工程師高一些,入門薪資也更高,而且收入上升空間更大。所以從華爾街到谷歌,從經濟角度來說是「自貶身價」的選擇。

在進谷歌前,我對「公司文化」毫無概念,總覺得是宣傳冊上的口號。金融是一個唯利是圖的行業,是一個在嚴格精確的遊戲規則下的數字遊戲。盈利是唯一目的,貪婪則是美德。在適當的政府監管下,所有玩家「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金融市場效率最大化,資源獲得最優配置。如果銀行和基金有所謂使命宣言,翻譯過來大概就是:賺更多的錢/幫客戶賺更多的錢/長遠地賺更多的錢/幫客戶長遠地賺更多的錢。

相比之下,谷歌的使命則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能訪問並從中受益。」加入谷歌後,我真切地認識到它不僅是一抹温情和光鮮企業形象,而早已成為員工主動遵守的行為準則,也成為這座龐大機器穩定、快速發展的效率保證。某種意義上說,這也是谷歌不需要996(上午九點上班,晚上九點下班,每週工作六天)的根本原因。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996工作制 谷歌 趙智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