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政治 深度 評論

996工作制:東亞式工作倫理,面對互聯網時代拐點

相當多中國互聯網公司一方面口頭上宣稱崇尚「矽谷文化」, 但另一方面和上一代中國民營企業沒有太大實質區別,內心深處仍然信奉東亞式的工作倫理。


中國勞動法規定,雇主可要求員工每天加班1小時,甚至3小時,但一個月加班時間累計不得超過36小時。圖為深圳一間工廠的工作情況。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國勞動法規定,雇主可要求員工每天加班1小時,甚至3小時,但一個月加班時間累計不得超過36小時。圖為深圳一間工廠的工作情況。 攝:林振東/端傳媒

原本已經逐漸淡出公眾視野的互聯網行業「996工作制」爭議,隨着馬雲和劉強東親自下場表態,而再次走進中國的公眾視野。雖然這種舉動往往被觀察人士視之為「危機公關」的產物,但每一次表態,幾乎都毫無例外地激起更大爭議。

回溯近十年不難發現,從當年的富士康連環跳樓事件等底層抗議形式,到如今針對「996工作制」的不滿,二者之間並非無跡可尋:近十年間,高科技及互聯網行業從爆炸式擴張到面臨拐點,內部積累的壓力也在不同層級之間傳遞。但從領導風格強勢、信奉「獨裁為公」的郭台銘,到說出「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年輕人自己要明白,幸福是奮鬥出來的」的馬雲,這種強調服從、奉獻、奮鬥的東亞式工作倫理則一以貫之。

正是在時代變遷和人心流轉之間,「996工作制」成為眾矢之的。然而,郭台銘可以憑藉積累下的巨大資本去競選2020,馬雲和劉強東卻只能在權力的全盤掌控和復活的階級敘事中,成為「無恥資本家」的現代化身。

勞工權益問題的嬗變

在討論「996」之前,有必要簡單回顧一下中國「改革開放」後的勞工權益問題。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比利小子 中國大陸 996工作制 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