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九子案 廣場

鍾耀華:法官你需要知道的,是他們依然堅持在香港不放棄的原因

「如果你要知道這些,就不是透過一份書面陳詞,幾封信件,幾段慷慨激昂的說話可以得知。」


2019年4月9日,佔中九子案宣判,第七被告鍾耀華到達法庭。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4月9日,佔中九子案宣判,第七被告鍾耀華到達法庭。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佔中九子」案今日(4月10日)繼續開庭。本文為第七被告鍾耀華庭上發言。時任學聯常務秘書長鍾耀華被裁定「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兩項罪名成立,法庭將於稍後宣判刑期。

沒有甚麼需要陳情。

現在控告的,並不是D7,或者D1,2,3,4,5,6,8,9。

今日在這裏控告的,其實是所有用不同辦法參與過或者沒參與過雨傘運動的朋友,是控告所有對香港珍而重之的人。亦此,法官你需要知道的,並不是D7的背景及參與運動的原由,你要知道的,其實是每一個參與運動,願意花上他的時間、心力,他的過去與未來,把自己的生命投放在香港的市民,到底為何他們依然堅持在香港不放棄的原因——哪怕這只是熒熒曳光。

如果法官閣下你要知道這些,你是沒有辦法透過一份書面陳詞,幾封信件,又或者幾段慷慨激昂的說話可以得知。

我們得毀掉被條文、被權力、被體制所形塑的自己,我們要走進一個充滿未知、一個在歷史與當下糾纏不清、一個在個人努力與萬千偶然混雜複合的世界,去關心我們的世界,而非僅僅關心自己的位置。雨傘運動,或者許多運動,其實本身無非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們要知道政治經濟裏的權力勾結合謀,找出著力點,鍥而不捨地敲打。在這過程裏無聖人可追隨、領道。在過程裏,我們會迷惘,曾經一路很努力建築的自我會坍塌,會趨近滅亡,但始終會重生。唯有如此相信。不論你是法官、律師、老師、牧師、記者、懲教處職員,議員、學生、助理、支持者反對者、各行各業,在這些身份之前,我們首先是一個人。如果這是一個人。如果我們是一個人。亦此,沒有甚麼需要陳情,我們,包括在座的各位,是有責任走出法庭/議事庭/媒體/一切中介去親自理解世界,體悟世情。這全都不是這個法庭可以告知。

鍾耀華 雨傘運動 佔中九子案 佔領中環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