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逝世 深度 評論

黎蝸藤:在國家與民族敘事中,反「民族主義」的金庸小説

作為小說,金庸沒有通過說教把反民族主義、反大漢族主義明確點出,但通過故事,無疑能讓讀者感受到其用心。


2018年11月12日,金庸的私人喪禮於香港殯儀館舉行,靈堂佈滿白花,金庸的遺照置中,兩旁輓聯寫上「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攝:端傳媒
2018年11月12日,金庸的私人喪禮於香港殯儀館舉行,靈堂佈滿白花,金庸的遺照置中,兩旁輓聯寫上「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攝:端傳媒

10月30日香港作家金庸逝世,引發了全球華人的哀悼與紀念。作為文學家的金庸,不僅為我們提供了十幾部沉甸甸的小說,還在潛移默化間影響全球華人對人生與世界的思考。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是華語世界的重要思想塑造者。

本文筆者將從民族與國家構建的角度闡述金庸的貢獻。這可從三個方面理解:第一,金庸小說的流行度本身;第二,金庸小說中藴藏著的濃厚中國文化;第三,金庸小說中的不斷演變的民族觀,帶給讀者的深入思考。

金庸寫作的年代,面對「中國」、「中國人」、「中華民族」的難題

金庸寫作的年代實乃中國「民族國家」構建的關鍵年代。

儘管中國歷史悠久,基本奠定中國現在疆界(除了蒙古後來獨立)還是18世紀中期的事,而且還是在一個人數極少的「滿洲利亞」(Manchuria)通古斯民族的一支——滿族的征服和統治之下才形成的。滿洲利亞是滿人以外族統治者的身份,作為龍興之地帶入的「嫁粧」(明朝在「東北」的穩定統治區域一般只到達遼寧);蒙古(包括內蒙古)、新疆、西藏(包括青海)都是滿人入主後才納入清朝版圖。

如果歷史再重演一次,現在被視為中國「傳統疆界」的領土很可能根本與現代中國拉不上關係。在18世紀中期之前的一千多年,蒙古曾經是中國的征服者,與明朝又互相攻打;西藏從未屬於中國;「新疆」的歷史在此前,已和中國上千年沒有關係。放在歷史長河的角度,那些地方能被勉強稱為「自古以來」的領土是一件偶然的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黎蝸藤 金庸 金庸逝世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