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運週年 佔中九子案 深度

「風雨底下,我已經污糟邋遢」—— 解讀戴耀廷的六個關鍵字

「以前研究香港法治,不會將香港法庭放在一個威權社會之下,但那一刻我如夢初醒,原來我們已進入威權時代,香港法院可能失守,這是我從來沒有想像過的。」


香港大學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於新學年向港大申請了半年的學術休假。目前他想更妥善準備明年推動的「風雲計劃」,「接著就是面對十一月的審訊,審完後有機會立即入獄,也要做好自己的心理準備。」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大學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於新學年向港大申請了半年的學術休假。目前他想更妥善準備明年推動的「風雲計劃」,「接著就是面對十一月的審訊,審完後有機會立即入獄,也要做好自己的心理準備。」 攝:林振東/端傳媒

人生識字憂患始,這對戴耀廷尤甚。他讀書很多,寫字更多。自從四年前的「佔領中環」上演之後,每次他一在報章發表涉及特殊定義的文章,似乎就引出了一個威力難以預計的炸彈。如此多事的人物,惟有從簡了解,即管用六個詞彙來說明一下戴耀廷:「去飲」(喝酒聚餐)、「違法」、「負資產」、「套路」、「威權」、「未來」。

去飲

今年七月初,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離開了薄扶林的地頭,也沒往中環區,卻走到城門河畔的沙田畫舫,訂了一張八人大枱「去飲」。長方形的大廳、沒有樑柱、明亮的射燈,把席上眾人的臉,照得印堂有光。橫看豎看,他們都不似福薄的人,不過自從佔中之後,就成了香港政府頭號防範的政治之士。戴耀廷早前甚至因為到台灣演講,而遭新華社、《環球時報》等點名批評,扣上了港獨帽子,十惡難赦。

這個四男四女的聚餐組合,其實由外號「村長」的黃浩銘發起。他是社民連外務副主席,剛三十出頭。三個月前,他就佔旺案的刑事藐視法庭罪刑滿出獄,但仍是帶罪之身,正就東北案保釋上訴,至於另一宗纏身的雨傘運動公眾防擾案,則於今年11月開庭。

度過了幾個月鐵窗生涯的阿銘,出獄後這樣向戴耀廷提議:「不如這樣,約一次飯局,大家好好傾一傾。」他口中的「大家」,是指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和太太們,還有他與未婚妻Helen。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佔中九子 雨傘運動 佔中九子案 戴耀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