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湯禎兆:日本已成移民大國!實習生謊言與西川口祕技

雖然日本接納移民的數字不低,但其實提供的條件絕不理想⋯⋯


2017年6月,共有247萬外國人居住在日本,311地震後,日本的移民數字一度下降,但自2013年開始逐漸回升,目前仍居高不下。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7年6月,共有247萬外國人居住在日本,311地震後,日本的移民數字一度下降,但自2013年開始逐漸回升,目前仍居高不下。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最近日本社會甚為關注「移民」問題,並直指日本已成為「移民」大國,外國人湧進日本生活的數字逐年攀升云云。不過日本漢字的「移民」,在日媒語境與在中文語境的使用習慣不盡相同:日媒語境中的「移民」,指稱外國人在日本的居留,意思較近中文的「移居」;而中文「移民」,或更接近國籍上有所轉移及永久定居他方。日本「維基」的說明中,也將「移民」解說為在出生國以外的國家居住一年以上的情況(其依據請參文末附註)。無論如何,外國人移居日本已成為日本當前的社會問題,且被日媒定性為已到達「不得不正視」的程度,我們且看看他們憂慮所在的焦點。

很多人都有一重誤會,以為外國人「移民」日本的人數並不高,其實據2015年的統計,日本僅於此年已有40萬「移民」湧入,那一年全球「移民」數字最高的先進國家為德、美、英,日名列第四位;而因為英國在2017年已宣佈脫離歐盟,所以日本未來進佔第三位的可能性更高唱入雲。

據2017年數字,顯示最近五年(由2012年開始統計)的日本「移民」(下不加引號)中,越南增加了18萬多,總數已達23萬多人;中國增加了5.8萬多,在日總數達71萬多人;黎巴嫰增加了5萬人,總數達7.4萬多人;菲律賓增加了4.8萬多,總數達25萬多人;台灣則增加了3萬多,總數達5.4多人──以上正是移民日本最多人口的「輸出國」。(以上兩段資料可參見《週刊東洋經濟》2018年2月3日)而上述數字中,因國情不穩逃至日本的政治難民少之又少;加之日本早已進入經濟不景年代,對上層移民的吸引力始終有限;所以目前急升的數字,其實是中下層。

據法務省在日外國人統計顯示,至2017年6月,總共有247萬外國人住在日本,超越了名古屋市的人口,直迫神戶市。在311日本大地震發生後,移民數字一度下降,但自2013年開始,已回復攀升的勢頭,直至目前仍居高不下。當然,比起外國人佔全國總人口達29%的瑞士而言,現在日本的移民不過約佔總人口的2%,仍然大有距離。但上述這種與日俱增的情況,連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的藤代宏一主任,也不禁直指日本已成為「移民大國」了。

因國情不穩逃至日本的政治難民少之又少;加之日本早已進入經濟不景年代,對上層移民的吸引力始終有限;所以目前急升的數字,其實是中下層。

日本受高齡化及少子化影響,令到勞動人口出現不足,引入移民正可紓緩人手不足的問題。

日本受高齡化及少子化影響,令到勞動人口出現不足,引入移民正可紓緩人手不足的問題。攝:Morio Taga /Imagine China

日本目前移民概覽

首先,我們先弄清一些現況。日本的官方論調,是沒有就移民安排上有任何解禁,也即是說要在日本取得公民國籍,其實仍然十分困難。但日本社會輿論最關心的,是在日居留的外國人數字不斷快速上升的現象。

讓我們看看目前外國人集中聚居的日本城市,近五年來上升得急劇的,排首位是橫濱市,外國人數目為92,117人 ,佔全市人口2.47%;次為名古屋市,外國人數目為77,668 ,佔全市人口3.41%;第三名是川口市,外國人數目為32,287,佔全市人口為 5.42%。

當然,日本持續接受大量外國移民的主要原因,離不開以下幾個因素:一是自身的高齡化及少子化,令勞動人口出現不足,引入移民正是用來紓緩人手不足的手段。現在於不少行業,如建築業、機械製造業、金屬加工業、食品製造業、纖維業、農業及漁業等,都有外國人技能實習生的配額,正是透過引入外國勞動者的方法,來解決自身的勞動力不足問題。

雖然日本接納移民的數字不低,但其實提供的條件絕不理想,事實上也有不少外國勞動者進入日本後,因為工作環境及苛刻以及薪酬的低微,忍受不住而逃走,成為潛藏在日本境內的非法滯流黑市人口。

此外,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能夠用廉宜的薪金,去聘請需要的人手。事實上,引入的外國勞動者焦點全在一些日本人自身不願從事的工種,僱主主要目的是希望降低成本才引入外勞,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據厚生勞動省2016年底的資料,目前在日本的外國人中,有108萬人是以就業勞動者的身份居留,而且仍持續見上升的趨勢。

所以這也是用來應付通縮的策略之一,否則處於通縮的環境下,很多工作便難以維持及開展。此所以雖然日本接納移民的數字不低,但其實提供的條件絕不理想,事實上也有不少外國勞動者進入日本後,因為工作環境及苛刻以及薪酬的低微,結果忍受不住而逃走,成為潛藏在日本境內的非法滯流黑市人口,此也成為另一嚴峻社會問題。

橫濱的外國人人口當中,中國人是主力的移民來源。圖為橫濱唐人街。

橫濱的外國人人口當中,中國人是主力的移民來源。圖為橫濱唐人街。攝: Jiangang Wang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中國人在日本

再回頭審視一下中國人在日本的最新情況。剛才提及的橫濱及川口市,新增的外國人人口當中,中國人都是主力的移民來源。不少人都知道池袋站周邊是唐人街,但目前最新興的中國人聚居地,已成為琦玉縣的西川口。而且在居日的中國人心目中,池袋的印象是遊樂之地,反而西川口才是宜居之地。

西川口在京浜東北線上,距離山手線的市中心並不遠。據資料顯示,由2012年末至2017年6月為止,此市內的中國人增加了6222人,達至18,898人的水平,全市市民有3.2%為中國人。中國人聚居在橫曾根及芝等一帶,構成一個以西川口站為中心的300米徑為軸心的中國人區域。

與日本其他地方的唐人街區不同,如橫濱唐人街的商鋪主要針對日本人又或是外國遊客,反而西川口唐人街的商鋪(車站旁已有超過三十以上),服務對象為中國人,乃百分百為滿足生活所需而出現社區小店,是針對中國人而出現的唐人街。當中大部分商鋪為飲食店,「麻辣燙」、「鴨脖」及「大醬骨」都是當區名店,所以在西川口生活,即使不曉得日語也無障礙。娛樂方面也非常中國化。就以網吧為例,與日本式的注重個人私隱而建構成大量的小房間不同,此地全屬開放式的公共空間,大家一起參與網上遊戲。因為中國的網路遊戲要以ID課金,所以會以騰訊或阿里巴巴解決,又因沒有中國銀行的賬戶不能找換,所以西川口的店舖均有秘技,可用日元來安排課金問題。

至於性風俗方面,西川口本來頗有名氣,是著名提供過激服務的風月區。現在雖然仍留下數間風俗店,但意料之外地,服務對象均不是中國人。當中一所中國酒吧的經營者直指,店舖的目標顧客是希望來找中國小姐的日本人,所以西川口的中國人口上升,其實是令他們的生意愈來愈難維持下去。

與日本式注重私隱而建成大量小房間不同,西川口網吧全屬開放式公共空間,大家一起參與網上遊戲。中國網路遊戲要以ID課金,會以騰訊或阿里巴巴解決,而西川口店舖均有秘技,可用日元來安排課金。

至於生意上的籍貫分工,飲食業為東北人天下,娛樂事業的店舖則由福建人主導──與身在中國相若,這裡的人們也是以同鄉關係來建構網路版圖。當然,不是說他鄉出身的人就不可以打進業界,只不過同鄉人有堅實的人脈及情報網路資料,令「新參者」難以插一腳入場。

事實上,琦玉縣的警方在2000年前後,曾經大力掃蕩川口一帶的風月街,但即若如此,附近的猥褻混雜程度仍殘留不去。對日本人而言,絕對不屬於宜區之地,但中國人之所以選擇在此聚居,除了房租及代理收費均相對廉宜,更重要的是同鄉人的結網庇蔭,而中國人人數不斷增加,令衣食住行各方面的便利程度更加與日提升。

當然,一方之得必導致一方之失。西川口的唐人街化,也成為了日本傳媒的焦點話題之一。不少日本人直指中國人經營的食肆,沒有嚴守拋棄垃圾的守則,而且甚至不能以日本語溝通云云,更重要是地方經濟的目標對象易為中國人後,一切因唐人街化所帶來的經濟利益,悉數流入中國人囊中,這才是真正令日本人最不滿的導火線。此所以附近商店街的調查顯示,已經出現「希望減少外國人數目」的呼聲,將來發展如何?會否成為在日的中日文化對抗新戰場,仍需要拭目以待。

實習生移民?

上文已提及,外勞實習生移民是重要的移民來源。其中長野縣的川上村,正是著名的實驗試點,這裏於2017年12月的統計,人口只有4,000人,農閒期田地被霜色掩蓋,一片荒漠的景象。

此村是較早推行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的地區,即從發展中的國家輸入人力,透過勞動把技術傳授他們。官方的包裝是為發展中的國家提供技術支援,從而為國際貢獻一分力,不過現實中全屬美麗的謊言,最簡單直接的解說就是外勞輸入的計劃。

2017年年底,在日的外國實習生總數為25萬人,五年來增加了足足十萬人,完全與日本國內的少子化、高齡化及景氣回復有直接關連。

2017年年底,在日的外國實習生總數為25萬人,五年來增加了足足十萬人,完全與日本國內的少子化、高齡化及景氣回復有直接關連。攝:Buddhika Weerasinghe/Getty Images

官方的包裝是為發展中的國家提供技術支援,從而為國際貢獻一分力,不過現實中全屬美麗的謊言,最簡單直接的解說就是外勞輸入的計劃。

事實上,至2017年年底為止,在日的外國實習生總數為25萬人,五年來增加了足足10萬人,完全與日本國內的少子化、高齡化及景氣回復有直接關連。而以川上村為例,據2013年的統計數字,當時中國人佔66.9% ,菲律賓人佔24.2% ;到了2017年,中國人僅佔26.2% ,菲律賓人佔34% ,越南人佔21.7%。大家猜到變化因由嗎?是的,就是計劃本身絕不吸引,致令日本只能向更落後的國家地域推銷吸納人手來日。

在2014年11月,推行計劃的川上村農林業振興事業協同組合,就曾經收到日本律師聯合會的投訴,直指村內農家對工作的外國實習生,出現人權侵害的情況,於是作出強烈呼籲,要求立即改善現況云云。事實上,有實習生指出川上村的農家把危險度高的厭惡性工作,悉數交給他們處理,有人因此而骨折,足部變成永久性傷殘,因此直指非常後悔到日本當外勞實習生云云。

好了,運筆至此,相信大家對日本作為移民大國的現況已有一定認識。是好是壞,可由各人自行判斷。只是在利字當頭之下,天下烏鴉一樣黑,大家明白那不是日劇及日影中的世界便好了。

附註:日本如此定義「移民」的主要論述依據,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C)「國際移民概覽」(International Migration Outlook)的基準,即以任何人在外國居住生活一年以上視為移民範疇內討論。就「移民」的定義,聯合國(United Nations)有更仔細的區分建議,包括長期性及短期性等(「long-term immigrants or emigrants」及「short-term immigrants or emigrants」)。在日本的 OEDC 分部中,也曾交代「移民」的定義會因國而殊。由此,日本輿論中對「移民」問題的關注及憂慮,針對的是外國國籍者的流動居留情況及衍生問題,與我們在中文語境中一般提及「移民」即國籍上的轉移有所出入。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