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族群 What's New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中國維族拘押計劃升級,「再教育營」規模擴大

中國已大幅擴大一項拘禁計劃,該計劃最初針對維吾爾族極端分子,但目前在中國西北地區營地裏關押着大量少數民族人群,當中穆斯林佔多數,也包括年老體弱者和世俗化人士。


據美國官員和聯合國專家稱,多達100萬人現在被關押在一個不斷擴大的「政治再教育」營地網絡中,這大約相當於中國新疆地區穆斯林人口的7%。 圖為2016年9月12日,新疆省吐魯番縣的寺廟,一個維吾爾家庭在“開齋節”的早晨祈禱。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據美國官員和聯合國專家稱,多達100萬人現在被關押在一個不斷擴大的「政治再教育」營地網絡中,這大約相當於中國新疆地區穆斯林人口的7%。 圖為2016年9月12日,新疆省吐魯番縣的寺廟,一個維吾爾家庭在“開齋節”的早晨祈禱。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已大幅擴大一項拘禁計劃,該計劃最初針對維吾爾族極端分子,但目前在中國西北地區營地裏關押着大量少數民族人群,當中穆斯林佔多數,也包括年老體弱者和世俗化人士。

據美國官員和聯合國專家稱,多達100萬人現在被關押在一個不斷擴大的「政治再教育」營地網絡中,這大約相當於中國新疆地區穆斯林人口的7%。

隨着營地規模的擴大,一些居住在海外的維吾爾人表示,他們的親屬在拘禁期間或被釋放後不久死亡,主要但不全是老人。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以及一位照片分析方面的專業人士見到的衞星圖像顯示,營地一直在擴大。過去兩周,一些營地進行了施工,包括一處《華爾街日報》記者去年11月探訪以來已擴大一倍的營地。

這一拘禁計劃的全面規模一直不為外人所知,因為很多維吾爾人不敢透露詳細情況。現在,更多人開始敘述相關經歷,包括《華爾街日報》採訪的六位此前被拘禁者。據這些人所述,他們以及其他遭關押者曾被綁在椅子上,並且無法獲得足夠食物。

曾被拘禁的維吾爾人Ablikim說:「他們還告訴我們宗教方面的事情,說不存在宗教這種東西,你為什麼要信教呢,根本就沒有神。」Ablikim現年22歲,要求只透露其名。

《華爾街日報》還與被拘禁者的30多位親屬進行了交談,其中五名親屬稱,有家庭成員在營地死去或被釋放不久就去世。很多人表示,他們當時難以弄清親屬被關押在哪裏以及他們的健康狀況。

中共中央統戰部的高級官員胡聯合上周首次公開承認這些營區確實存在,但表示它們是「職業培訓中心」。

在答覆聯合國一委員會的提問時,胡聯合表示新疆不存在任意拘押的問題,也否認有100萬人被拘押。他未透露這些中心裏有多少人。

數十年來,中國一直竭力抑制其境內說突厥語的維吾爾族人當中的分離主義情緒,該群體曾在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兩度短暫建立分裂政權。新疆共有1100萬維吾爾族人,其中一些人仍尋求在這個石油資源豐富的地區建立他們稱之為東突厥斯坦的獨立國家。

北京方面指責維吾爾族分裂分子對政府目標發動了數十次襲擊,稱他們與聖戰組織有關聯。最近的一些襲擊帶有聖戰標誌,反恐專家稱已有數十名維族人加入位於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組織。

儘管如此,很多新疆問題專家以及維吾爾族活動人士都表示,那裏的動亂更多是由中國嚴厲的治安措施、對宗教活動的嚴格限制以及面向該地區非維吾爾族移民的優惠政策引發的。

過去兩年間,中國收緊了很多這類限制,禁止男性留長鬍鬚,禁止女性戴面紗,並推出了一個在很多專家看來是全球覆蓋面最廣的電子監控項目。

北京方面推行的大規模法外拘押計劃是20世紀50年代以來規模最大的,研究人員稱,拘押範圍的不斷擴大表明,北京眼下正尋求在維吾爾人以及其他穆斯林族群當中抹去伊斯蘭的身份認同感。

德國歐洲文化及神學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 Theology)的研究人員Adrian Zenz稱,「再教育是更高層次的手段。」 他說,嚴厲的治安措施成本高昂,而且製造緊張氣氛,因此長期解決方案是真正地改變人。

在絲綢之路沿線的綠洲城市吐魯番的一處拘留營中,一幢主要建築物的告示牌上用紅色漢字寫着:「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衞兵對着一名接近此地的《華爾街日報》記者大喊,要他離開這裏。

總部位於美國的Planet Labs Inc.提供的衞星圖像顯示,這所拘留營四周環繞着15英尺高的圍牆,頂上布有鐵絲網,周圍遍布守衞塔,該拘留營從去年6月份開始一直在擴建,本月新增了一些建築。

來自吐魯番的Ablikim說,今年2月份吐魯番警方給他打電話時,他正在哈薩克斯坦學習國際關係,警方警告他,如果他不返回新疆,他的家人會有麻煩。

在Ablikim抵達新疆後,警方將他帶到吐魯番郊區一處被帶刺鐵絲網圍繞和武警看守的營區。

Ablikim說,他在那裏被審問了幾天,有時候手腳被反捆在椅子上長達九個小時。審問人員想知道他和國外的宗教組織有沒有聯繫。他回答說沒有。

最後,他們把他和其他犯人關在了一起。他說,犯人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跑步45分鐘,一邊跑一邊喊「共產黨好」,然後吃早飯,早飯是稀湯和饅頭。

這之後就是上政治課,包括閲讀共產黨文件,觀看有關習近平的影片,唱愛國歌曲,比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每天長達四個小時。

他和其他一些被拘的人對《華爾街日報》表示,他們被教導不得祈禱,不得保留《古蘭經》複印件,不得在伊斯蘭齋月進行齋戒。一些人說,他們被迫吃豬肉。伊斯蘭教是禁止吃豬肉的。

一名要求匿名、曾被拘的維族人說:「他們說,我們不該感謝真主安拉,應該感謝習近平。」

美國國務院上個月針對新疆問題發布了迄今為止措辭最尖鋭的聲明,對於幾十萬、甚至可能上百萬維族人和其他穆斯林被拘一事表示關切。美國國務院還稱,收到了有人在再教育營死亡的報告。

中國外交部在一份傳真聲明中表示,新疆各民族是和諧相處的,任何造謠抹黑都是徒勞的。中國公安部和新疆地區政府及公安部門沒有回覆記者尋求置評的請求。

目前在芬蘭擔任醫生的Murat Harri Uyghur表示,去年他從父親那聽說他來自吐魯番的57歲的母親被送入一所「學校」學習「愛國主義內容」。他父親身患糖尿病,是一位已退休政府翻譯,今年1月份也被送入一個再教育營。

他稱自己的父母都是世俗化穆斯林,不參與政治活動,他的父親偶爾飲酒,他的母親不戴頭巾。

他說,自從他的父母被限制行動以來,他一直沒有得到他們的任何消息,也無法確定他們的具體行蹤,不過在吐魯番的朋友告訴他,在吐魯番市有三個這樣的營地。吐魯番市政府和警方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本月早些時候,他得知在吐魯番市的姑媽曾試圖找到他父親在哪個營地,但徒勞無功。

Uyghur在談到這些營地時說:「這就像個黑洞。人們走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他稱,他現在已經做最壞的打算了。

德國研究人員Zenz稱,從2014年左右,新疆地區的一些當地政府一直在建教育轉化中心,來應對極端主義。

他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似乎是在2017年4月左右正式批准這一涉及整個自治區的項目的,自治區政府當時發布了去極端化條例。

Zenz估計,這種再教育營現在已多達1300個,還發現了針對78個營地的政府採購和建築投標項目,這種營地的風格各異,有的是類似監獄的設施,有的則類似加強了安保的小規模學校,來訪者只能通過影片電話與學員交談。

據曾經被關入再教育營的人以及被拘捕者的親屬透露,最常見的遭拘捕原因包括出國、聯絡或拜訪國外親屬,以及在手機上安裝了WhatsApp。

現居加拿大的34歲維族人Adalet Rehim說,她6月份得知自己63歲的婆婆阿得來提汗·提義甫三個月前在吐魯番市接受警察審問的過程中死亡。

她說,她的婆婆和公公一年前被帶到再教育營的時候,她的婆婆健康狀況良好。

她說:「我們只知道她過世了,也沒讓我們看遺體,甚至連遺體都不歸還。」她說,她的公公還關在營裏。

中國大陸 少數族群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