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淫審處大剖析:村上春樹為什麼會被香港禁售?

淫審處委員說,他們審閱色情書藉時只看圖片,用8倍速度快進電影,到性愛情節才正常觀看⋯⋯


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於7月26日公布,正式評定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為第二類不雅物品,隨即在全港書市包膠袋並加警告字眼。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於7月26日公布,正式評定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為第二類不雅物品,隨即在全港書市包膠袋並加警告字眼。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於昨日(7月26日)公布,正式評定村上春樹小說《刺殺騎士團長》為第二類不雅物品。回顧事件,裁定最初由本月19日起,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下稱淫審處)宣布此書為二類不雅,旋即於書展全面下架,在全港書市被包膠袋並加警告字眼,公共圖書館亦將其閉館處理,市民需年滿18歲及通過預約方能借閱。此事一出,文化界嘩然,認為將文學作品查禁,會令香港淪為華文最保守地區,並引發文化及出版團體聯署,要求撤回裁決。

回溯文學歷史,大作家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納博可夫的《洛麗培》、勞倫斯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喬埃斯的《尤利西斯》等文學巨著,都曾因色情與性愛原因被查禁,但均發生在一兩世紀之前。時至今日,村上春樹作品紅遍全球,惟今次被香港淫審處禁售。

淫審處是什麼?

追溯香港淫審處的誕生,是於1987年,根據香港法例第390章《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成立的司法機構,具有專有審判權(詳見文後註釋)。其目標明確,就是「為了阻止青少年接觸不雅及淫褻物品」,以保護兒童免受色情暴力荼毒為己任。 一般而言,受《管制條例》規管的物品涵蓋報章、雜誌、書刊、漫畫、影像光碟、數碼影碟、海報、電腦遊戲、經電子傳遞的圖文及影像及互聯網資料。實施流程是先由海關、警務處、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會(下稱「電影報刊辦」)巡查香港市面流通物品,如懷疑違例,即交由淫審處評定,而作者、版權持有人、發行商等,亦可將物品交送檢。

淫審處的評檢過程,是由一名主審官加兩名委員判斷物品是否淫褻 (obscenity)及不雅(indecency)。根據法例第390章第3條,「淫褻」及「不雅」被定義為「暴力、腐化及可厭」。淫審處會評定物品屬第一類(既非淫褻亦非不雅);第二類(不雅)還是第三類(淫褻)。第一類可於市面上流通,第二類18歲以下未成人不許接觸,至於第三類,則禁止在市面流通。而淫審處的每次裁定結果,都會在中文報章《星島日報》及英文報章 The Standard 上刊登公告,以告市民。

淫審處曾以陽具來判別不雅,令香港之道德水平與維多利亞時代接軌。

關於淫褻審查,最經典的史上前例可見英國國立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紀錄,1857年,托斯卡納大公向維多利亞女皇贈送了一尊複制大衛像,女皇參觀博物館時赫然看到大衛裸體,下令制造一片無花果葉銅牌,掛在大衛像身上。無獨有偶,香港英殖時期也發生過類似事件,1994年香港淫審處評定印上了大衛像裸體的廣告屬不雅物品;翌年再將英國女雕塑家弗林克的裸男銅塑「新人」評為不雅物品,要求有樹葉遮上裸男陽具方能公開展示。這兩則案例後來皆上訴得直,前者改評為第一類物品,後者則因為法庭判定雕塑不屬於淫審處管轄的「物品」範圍,而取消評級。

英國國立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的大衛像複制品,下體被一片無花果葉銅牌遮蓋。

英國國立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的大衛像複制品,下體被一片無花果葉銅牌遮蓋。網上圖片

以上兩例,淫審處以陽具來判別不雅,令香港之道德水平與維多利亞時代接軌。據考,除色情刊物及電影會被淫審處判為第二或第三類物品,即使只是純文字、不含任何裸露性器官的作品,過去也有不少案例被評為二級:

2007年,香港女同學社在文化中心舉行的「你們看我們看自己」同志創作展中,因一首關於女同志情慾的新詩含有「啜核私處」四字而被評為二級,須將之遮蓋才可向公眾展出。 女同學社在遮蓋該詩中的四字後,在旁展示一張放大版的淫審處寄予他們的、寫有「啜核私處」四字的不雅評級通知書,並順利展出;

2007年,《中大學生報》及明報《星期日生活》因發佈及轉載涉及口交、亂倫字眼的情色版內容而被評為二級不雅,兩者後來司法覆核勝訴,判詞指淫審處的初步評級有技術性錯誤,沒有清楚指明哪一個項目違反法例,故推翻初步評級;

2011年,作家陶傑在《爽報》的情色小說專欄「眼媚兒」也有多篇因涉及性愛描寫被評為二級不雅;

2016年,網絡作家恐懼鳥《DEEP WEB FILE # 網絡奇談》及《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談》兩本小說因情節血腥被列為不雅;

2017年,中大中文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撰寫的《Ben Sir粗口小講堂》因涉及粗口,被評為二級不雅;同年流行作家孤泣的小說《APPER2 人性遊戲》也因為情節涉及殘殺動物、肢解及強姦等而被評為二級不雅。

評審結果很隨機?

現時淫審處有505名委員,只要通常居於香港而又通曉書面英文或中文的香港永久居民,就可以申請成為委員,以代表「一般社會人士的道德標準」。政府所提供的委員名單上,包括了明光社蔡志森、部分建制派區議員、女同學社執行幹事曹文傑及執委會成員梁偉怡等,每三年一屆任期,不限連任次數。每次評級,淫審處都會隨機抽兩名委員及一名主審法官組成小組,而重審則是四名委員及一名主審法官。

曾參與重審覆核《APPER2 人性遊戲》的淫審處委會成員李勤成,畢業於香港大學圖書館及資訊管理理科碩士課程,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性文化研究專家余幼薇(Katrien Jacobs)研究助理,負責色情研究部分。他自言當初是看到香港報紙介紹淫審處招請委員,想到親身加入來試試有沒有改變現時淫審處價值觀的可能。李勤成指,評審時,法官會在庭上讀出有問題的段落,並指出案例顯示法例不會考慮作者寫作動機,「指引的重點是保護兒童,他們的心智未成熟,會否模仿?」李建成說,法官有給予足夠的時間讓委員閱讀有關物品,「重審那次,《APPER2人性遊戲》兩本在我手上有一個半月的時間,我全部內容都讀過。評級是看內容的,小說有虐待動物、切割人體、 姦屍等情節,難道你認為這本書適合兒童看嗎?包膠袋的話至少可由家長陪同閱讀。」

不過,鑑於評審是採取「隨機」抽取委員組成小組的做法,另一淫審處委員曹文傑認為這令評審結果很視乎該次評級抽中什麼人:「有一次,小組由我和另一個年輕男士組成,法官說因為我們較年輕,評審時會沒有那麼嚴格。法官的意思是評級會受委員的年紀左右,如果換一個年長、較保守的委員,可能在那事例中要求的刪減更多。」

《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二類的消息傳出,社會輿論譁然,幾乎一邊倒地提出質疑。李勤成對此卻另有看法, 他發現受限於法例第390章第10條,評審必須考慮對「未成年」人士的影響,「而且(整個運作中)電影報刊辦(作為負責提交懷疑違例物品的機構)才是主動審查的機構,淫審處是被動的行政評級,這次《刺殺騎士團長》被評不雅的事件,社會輿論針對淫審處是目標錯誤。如要改革香港的色情查禁制度,應該要針對現行的色情法例。」

不同於香港,台灣規定的分級是出版業者「自行分級」,亦即主要由業者自己評定,業者自律,公權力一般情況下不介入。

淫審處委會成員李勤成:如要改革香港的色情查禁制度,應該要針對現行的色情法例。圖為2018年香港書展的一個售賣模特兒寫真的攤位。

淫審處委會成員李勤成:如要改革香港的色情查禁制度,應該要針對現行的色情法例。圖為2018年香港書展的一個售賣模特兒寫真的攤位。攝:林振東/端傳媒

台灣評級,公權力不介入

針對李勤成的觀點,香港人權監察副主席莊耀洸律師則說,「檢討應針對整個過程,還應包括實際上,公務員、法官和淫審處成員的角色。話雖如此,指責淫審處很正常,因為其為整個淫審中的角色關鍵,把關者失去常人應有的常識,被批評理所當然。」不過莊耀洸同時也認為,文學藝術不應享有淫審的豁免權,「要裁定文學作品是否不雅,同樣要根據香港法例第390章第10條所列明的因素去考慮。該法例的第28條容許以文學、藝術、學術等作為控罪的免責辯護。即是當被有關當局檢控後,才作免責辯護,因為文學在我們社會的重要性,從法律而言,相當次要。」他認為書商可考慮根據法例第III部,要求覆核該評核,若覆核失敗,應積極考慮上訴或司法覆核,「屆時可請村上春樹來香港聽審。」

是次《刺殺騎士團長》由台灣時報出版社出版。按例淫審處在評級時須向版權持有人或相關人士清楚指出令物品被裁決為淫褻或不雅的具體部分,惟台灣時報尚未回覆記者究竟是《刺殺騎士團長》的哪些篇章內容引發今次裁決。而轉觀台灣出版業流程,在申請國際標準書號時,圖書需申報分屬為「限制級」抑或「普通級」。據台灣法律《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43條,規定兒童及少年不得「觀看、閱覽、收聽或使用有害其身心健康之暴力、血腥、色情、猥褻、賭博之出版品、圖畫⋯⋯」第44條則規定這些有可能影響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的出版品和圖書,應該要分級處理。然而,具體怎麼分級,則是根據文化部訂的《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管理辦法》。在此環節上,不同於香港,台灣規定的分級,是出版業者「自行分級」,如果對如何分級有疑義,「得諮詢出版品分級專業團體意見」。亦即主要由業者自己評定,業者自律,公權力一般情況下不介入;若有問題,行業公、協會可以幫助。例如同是文學作品,作家薩德的《索多瑪120天》在台灣就列為「限制級」。

而對於今次村上作品被列二級禁售,台灣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覺得「實在是有點好笑」,「如果連那樣的內容都要被禁,可能全世界有3/4以上的書都要被禁了。更不用說打開電視應該都是滿滿的馬賽克。」

性愛及暴力一定未成年人不宜?

「老實說如果中學生要色情剌激會去看色情網頁,小說是滿足不了他們的。我們的困難不是學生讀壞書,而是學生不讀書。」

現時色情查禁的《管制條例》假定了18歲以下未成年人會受到色情及暴力的影響,所以為了保護他們,必須禁止這些物品流通到未成年人手中。但事實真是如此? 翻查部分香港中學推廌書單,村上春樹作品是常見的老師推廌書目,當中亦包括含有大量性描寫的《挪威的森林》,亦有中學生撰寫此書的閱讀報告而獲得比賽獎項。

在2014/15年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及香港公共圖書館合辦的第26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中,作家、校長、老師、出版社和家長聯合選出60本候選書目,其中香港作家董啟章的《美德》內有與雙性人做愛的情節,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涉及幼童性遊戲的描寫。到了第27屆(此屆由教協主辦)龍虎榜,孤泣更當選為中學生最喜愛的作家。孤泣至今出版60本作品,面書追蹤人數超過14萬,其小說被評不雅並未影響他的人氣,今年書展簽書讀者大排長龍,當中不乏年輕讀者。

記者翻讀《刺殺騎士團長》,書內多處描寫畫家主角與有夫之婦的性愛,有情節是女角要求「我」在做愛時使勁打她,並且捏緊她的脖子,對於性器和性愛的過程也有相當描寫。對此,作家及現任中學中文科科主任梁璇筠的看法是:「其實從來都不怕學生讀壞書,反而是強調廣泛閱讀。只有多讀,才能培養出文學的美感,能夠分辨作品的好壞。很多中學老師推廌作家的作品也有性愛描寫,比如王安憶、朱天文等。我在中學的時候讀古華的《芙蓉鎮》,寫到文革故事,內容也有暴力和色情。但是我們不是要片段式抽出來看性愛的章節,而是要看這個描寫是不是有特定的時代背景,例如顯示出對社會的絕望、世界的荒涼,老實說如果中學生要色情剌激會去看色情網頁,小說是滿足不了他們的。我們的困難不是學生讀壞書,而是學生不讀書。」

評審方法:去脈絡化、片段式閱讀

而梁璇筠提及的片段式閱讀,正正就是現時淫審處評審的方法。女同學社執行幹事曹文傑擔任淫審處評審工作,他憶述評審員審閱色情書藉時只看圖片,審閱電影時則以 8倍速度快進,到性愛情節才回復正常速度,他批評:「這完全是去脈絡化的閱讀,以及基於去脈絡化閱讀之下的評級,與法例要求的考慮整體效果不一致。」

對於淫審處委員的判斷能力,梁璇筠質疑:「評審的專員有沒有足夠的文學素養?他們能不能判別這些情節對小說結構來說是不是必要?淫審的工作應該是需要專業資格,對文學、以及青少年成長教育發展要有認知,才能分辨性愛暴力的描寫是為了呈現文學效果,還是渲染色情。作品一旦被評為二級不雅書會限制讀者,這就需要有專業知識,不然會對作品不公平。」她續指其實學校推介書目,有時是看作者有沒有份量,像是董啟章、余華這些殿堂級作家是不會被質疑,學校老師也不會覺得其中性愛描寫有什麼開題,「村上春樹也算是殿堂,是老師也會推介的作家,不明白淫審處的準則是什麼。」

作家甄拔濤讀畢《刺殺騎士團長》,他認為是否把一些作品評為不雅或禁止出版,取決於我們的社會讓不讓某一個年齡組別的人讀,「而這本書沒有什麼人是不應該看的,因為它觸及了人性最基本的一些困惑和思考,書中描述性愛場面是必須的,不是為了寫性而寫性,而是為了交代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和主角對其他人際關係的看法。相反,是平時的作品太少寫性,應該要寫的沒有寫出來,村上春樹很坦白地寫出來是應該的。」

「但是我們不是要片段式抽出來看性愛的章節,而是要看這個描寫是不是有特定的時代背景,例如顯示出對社會的絕望、世界的荒涼。」

法律學者趙文宗:禁書愈禁愈令人想讀,而且不會因為禁止就不再流通,「從來沒有一個審查是成功的。」

法律學者趙文宗:禁書愈禁愈令人想讀,而且不會因為禁止就不再流通,「從來沒有一個審查是成功的。」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以審禁來禁絕色情注定失敗

研究大中華地區法律及性別情慾公義政治的《色/法》作者及法律學者趙文宗,曾在書中提出「因為禁所以愛」的觀點,禁書愈禁愈令人想讀,而且不會因為禁止就不再流通,「從來沒有一個審查是成功的,說保護兒童,但什麼是兒童?幾多歲為之兒童,16歲?18歲?為什麼我們覺得過了18歲生日就忽然能夠擁有足夠的理解能力?我們一直假設兒童是純潔無瑕,但其實不是這樣的。」趙文宗反問,「禁止閱讀是不是保護?與其禁止,不如跟他們分析什麼是不健康的性、權力差異、剝削等的概念?慾望的構成是愈禁愈愛,過去的色情審查條例其實是怎樣改都不會完美的。我們假設了兒童是弱勢,但審查裏又沒有兒童。」

趙文宗算半個村上春樹的書迷,《刺殺騎士團長》一出中文版他就讀完,「我覺得這本沒有問題,《挪威的森林》的情慾描寫更突出,當然你抽幾句出來可能覺得很有問題,但整體來看就會明白那些性愛描寫是用來建構主人翁這個人物特質,如果覺得看到幾個字就會染污了孩子,但我們就太看低他們了。」趙文宗也同意,如果不是一個全面的閱讀,而是斷章取義式的閱讀,在淫審處的準則可能真是不雅的,「這是所有審查制度的問題,如果沒有準則,就可能會出現這一組的決定和另一組有不同,但一個抽離文本脈絡的準則又不存在,所以如果想要用審查制度去保護兒童這個想法是沒有可能實現的。」

趙文宗覺得以審禁來禁絕色情是注定失敗的,「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色情查禁的制度是成功的,即使在色情查禁那麼嚴的新加坡,過去還是能在組屋買到色情光碟。」那我們應該怎樣做呢?趙文宗說我們應該要培養所有讀者(包括成人)有批判閱讀文本的能力,人不是天生就有判斷力,要多閱讀多思考,「不要幫他們決定,是要教人要有判斷能力, 不要以為人過了18歲就很成熟很有判斷能力,這個是與智力有關,和年齡無關。」

禁書愈禁愈令人想讀,而且不會因為禁止就不再流通,「與其禁止,跟他們分析什麼是不健康的性、權力差異、剝削等的概念是不是更好?」

註釋:根據香港法例第390章第10條(法例全文)審裁處指引如下

(1)審裁處在裁定物品是否淫褻或不雅,或裁定公開展示的事物是否不雅時,或在評定物品類別時,須考慮以下各項 ——
(a)一般合理的社會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禮教標準,且就物品而言,考慮該等標準時並可考慮檢查員根據《電影檢查條例》(第392章)第10條就該條例第2(1)條所指的影片所作的決定; (由1988年第25號第33(4)條代替)
(b)物品或事物整體上產生的顯著效果;
(c)如屬物品,其發布對象、擬發布對象或相當可能發布的對象是那些人,或是那一類別或年齡組別的人;
(d)如屬公開展示的事物,該事物正在或將會在何處公開展示,以及相當可能觀看該事物的是那些人,或是那一類別或年齡組別的人;及
(e)該物品或事物是否具有真正目的,或其內容是否只是掩飾,以使其任何部分成為可予接受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村上春樹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