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就算政制不向前:黃子華對香港的諫言是什麼?

黃子華極為主動地議政、進諌,甚至以推倒主流論述為己任,不單打破今天我們對香港政局的所謂奮鬥堅持,也推倒了我們對昔日香港黃金時代的自我感覺良好⋯⋯


2018年7月6日,黃子華《金盆啷口》棟篤笑。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7月6日,黃子華《金盆啷口》棟篤笑。 攝:Imagine China

我們現在身處的「亂世」之所以是亂世,乃是我們自己也有份促成。

黃子華這次的棟篤笑,是兩篇社論:一是「由中國建國談到香港撕裂」;二是「不讓偽君子獨佔世界」。幾年前有個台灣歷史科的補習老師在網絡視頻爆紅,叫呂sir,將歷史解讀做出棟篤笑效果。黃子華是次最新穎的,也是講述歷史:既能演繹得津津有味,又不失真確,更凸顯了個人的反思及評價。

演出首幾晚,看到很多支持佔中者說黃子華在演出中嘲諷香港人不分黑白,儘管話說得婉轉幽默,令觀眾不自知自己也正是港豬之一。入場後,卻發現他沒有這個意思,反是以「愛之深、責之切」去分析了佔中運動 ,亦不認同所有的歸邊與標籤。上一次棟篤笑,時值佔中,他表明是站在雞蛋的一方。當時還有傳言因為內容涉及佔中,令他不能再到大陸開騷(show),不過他最後其實如期於廣東廣西巡迴演出。大概因為被標籤為黃絲,但又上祖國出騷賺錢,他今次表態自己不屬兩邊,故黃絲藍絲才各自幻覺在他口中聽到自己想聽的話。

以「愛之深、責之切」去分析了佔中運動 ,表態自己不屬兩邊,故黃絲藍絲才各自幻覺在他口中聽到自己想聽的話。

泛黃是一種政治正確?

我個人覺得他是勇敢的。當然,他不是自己口中極度擦鞋(註:拍馬屁)、孝順阿爺的愛國者;作為泛黃一員,支持民主的知識份子,他認真成為極少數敢公開評價這項運動的「意見領袖」。須知當下除深藍者,泛黃在某程度上已成一種政治正確,而他竟然嬉笑「愛與和平」是不夠的,甚至覺得《色,戒》中的色誘策略會比佔中有用。表面雖顯輕佻不文,卻提出了在歷史角度,與共產黨/新中國拉据談判,應該是以認清歷史再行戰略的方法去做;而與此對比,流於穿「生於亂世」T恤或針對警務人員的粗口謾罵,對於爭取民主卻並無助益。

他的講述以新中國對97年不收回香港的決定做根基,在此我不詳述,其內容與我記憶中齊鵬飛寫的《新中國成立後中共「暫時不動香港」戰略始末》差不多,但當然黃子華是搞笑版。重點是毛澤東至鄧小平對暫不收回香港的態度,是基於「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策略,而黃子華對此見解是:無奈香港年輕人從不知道自己是「長期打算ed,充分利用ed」(被「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而年輕人也過份歌頌了香港的黃金年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