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深度

詹正德評《燃燒烈愛》:世界深不可測的謎題從何而來?

韓國城鄉落差來於二戰後地緣政治演變,同代成長的青年人縱有貧富差距,但內心都充滿對現實的憤怒、荒蕪、憎恨與迷惘,命運糾纏無解,終將化為團團烈火⋯⋯


申海美(全鍾淑飾演),《燃燒烈愛》(Burning)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申海美(全鍾淑飾演),《燃燒烈愛》(Burning)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在韓國近廿年來的傑出導演中,李滄東算是產量相對較少的一位了。今年這部《燃燒烈愛》(Burning)之前,他只拍了五部作品,距離前一部《生命之詩》(Poetry)也間隔了有七、八年之久。

曾經在《生命之詩》裏,尹靜姬飾演的女主角美子在邁入老年之時仍持續探索生命與創作的本質──一方面學習寫詩,一方面還要處理孫子涉入的集體霸凌及性侵導致女學生跳河自殺一案。電影拍完後各方評價相當好,也拿到當年坎城的最佳劇本獎,但戲外的李滄東本人卻似乎沒有停止探索。

最新這部《燃燒烈愛》則描述有意從事小說創作的青年李鍾秀(劉亞仁飾演),面對青梅竹馬申海美(全鍾淑飾演)的失蹤疑案,從一開始在首爾的異地重逢,到她自非洲旅遊歸來後與認識的富家子Ben(韓裔美籍的Steven Yeun飾演)的交往,然後某日離奇失蹤,海美整個人間蒸發,再無音訊;原本在重逢後對海美產生了愛意的鍾秀在這過程中探訪尋查,發現許多蛛絲馬跡,於是開始創作寫出他的第一部作品。

世界是深不可測的謎題

劇本的主要架構是改編自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燒掉柴房》(另譯《燒倉房》),主要角色全都沒有名字,只以「我」、「她」、「他」三個代稱來交談或敘事,其中的「我」是個小說家且已卅一歲,喜愛爵士樂,有慢跑習慣,甚至有家眷,或可視為是村上春樹自己,只是多了個女兒;「她」年方二十,與海美的角色設定差不多;「他」則是廿五、六歲的富少,電影中的Ben則是卅歲左右,而鍾秀與海美同年,都是廿歲出頭──這是電影與原著最大的差異。簡單說就是村上春樹把自己放入小說中,但保持在一旁觀且非全知者的位置上,細細咀嚼思索著「她」與「他」這對男女的詭異交往過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詹正德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