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中史教育系列2

不為任何政權背書,我編輯了香港第一本中史教科書——專訪人人書局田文忠

右派書局與南來文人,成就了香港中史教育的經典,這說的是1960年代人人書局出版的《中國歷史》,作者是史學家孫國棟,校訂者則是國學大師錢穆⋯⋯


「人人書局」那幾千呎的辦公室裏,平日只有年近九旬的總經理田文忠老先生,每早回到他的總經理辦公室,一個人,在靜靜讀書。 攝:陳焯煇/端傳媒
「人人書局」那幾千呎的辦公室裏,平日只有年近九旬的總經理田文忠老先生,每早回到他的總經理辦公室,一個人,在靜靜讀書。 攝:陳焯煇/端傳媒

「人人書局」那幾千呎的辦公室裏,平日只有年近九旬的總經理田文忠老先生,每早回到他的總經理辦公室,一個人,靜靜讀書。這家出版社早就不再出版新的課本,卻藏著一段湮遠的中史教育往事:香港第一本中史課本《中國歷史》,60多年前的1960年代,就是由人人書局出版。課本的校訂者是國學大師錢穆,作者則是錢穆學生、史學家孫國棟。這套課本的史觀和寫法深遠影響了數代香港學生及教育工作者,許多歷史教育學者都同意,此書及後,香港中史課本的骨幹或風格往往以此為依歸。而即使當今的不少學生,也仍在其影響之下。

現為英國布理斯托大學歷史博士研究生的朱維理,在其中學時代2000年初期,也正是使用人人書局出版的中史課本,儘管其時市面上已有不同出版社的中史課本,而「人人」版課本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朱維理在碩士及學士年代亦研究過人人書局最早期《中國歷史》以降的版本,「從1960年代的第一版到往後出現的系列新版,《中國歷史》的內容固然會因應印刷技術的改良、考試課程的改變而有所改動,但其實其內容和論述均沒有任何結構性改變。」

這套課本的史觀和寫法深遠影響了數代香港學生及教育工作者,許多歷史教育學者都同意,此書及後,香港中史課本的骨幹或風格往往以此為依歸。

香港第一本中史課本《中國歷史》,六十多年前由「人人」出版——校訂者是國學大師錢穆,作者則是錢穆學生、史學家孫國棟。
香港第一本中史課本《中國歷史》,六十多年前由「人人」出版——校訂者是國學大師錢穆,作者則是錢穆學生、史學家孫國棟。攝:陳焯煇/端傳媒

剩下一人的人人書局

上世紀20年代出世的田文忠來自河北省定縣(現稱定州),從抗日、國共內戰、解放那個時代走過來,輾轉逃難香港,赴台灣讀書,再回香港,於1962年正式加入「人人書局」;創辦人辭世後,他更正式擔任了書局的總經理一職,直至現在。

如今,年近90歲的田文忠精神仍然很好,說起往事,興致很高:「我是甚麼歌都會唱,國民黨的、共產黨的,甚至日本國歌都會唱。」說著他哼了幾句:「中國國民志氣洪,戴月披星去務農⋯⋯」緊接著又唱:「東方紅太陽升⋯⋯」依然聲如洪鐘。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中史教育